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新聞透視眼 > 正文

【辯話無窮】辯論互攻漏洞 「競技」非尋「真理」

2017-02-20

大部分人在準備辯論的時候往往消耗大量時間尋找一個無懈可擊的論點。他們希望這個論點無比正確,無從反駁;評委一聽就接受,對方一聽就認輸。即便不是為了贏比賽這樣功利的想法,他們也希望通過這樣的努力,尋覓到真理。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和隊友無休無止的爭吵。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的立論換了一個又一個。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花費了準備辯論賽的大部分時間。

不是看「誰的論點更正確」

但是,他們最後不僅輸了比賽,也幾乎找不到所謂的「真理」。為什麼呢?因為辯論賽本來就不是一個靠「誰的論點更正確」來獲得勝利的遊戲。如果遊戲規則真的是看「誰的論點更正確」,正反雙方各自寫一篇嚴肅縝密的論文就可以了,又何須你來我往的辯論呢?

辯論,固然有「論」的部分,也就是貫穿始終的主線,一套自圓其說的邏輯,但更重要的是前面的「辯」。指出對方的謬誤,釐清對錯的差別。辯論辯論,最讓人期待,最值得玩味的地方,正是因為這是一個思想「競技平台」,而非「研究基地」。

兩陣交鋒中,辯才平平的一方,不僅無法發現對方的漏洞,展開攻勢,往往也招架不住對方的詰問,甚至面對對方的惡意曲解,也很難向評委和觀眾澄清本意,場面很是難看。就算真的準備了更好的內容,也不能為我所用,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對評委而言,辯論賽的評判不是依據我們準備的內容,而是依據評委聽到的內容。交鋒過程中,若不能完整全面地展現自己的論點,那麼評委接收到的信息也只能是片面甚至是錯誤的。這樣的隊伍自然無法獲得勝利。

另外,辯論也不是一個藏匿了「真理」的叢林。辯論議題必須具有可辯性,也就是雙方都各有其情理,且情理之間難分高下。比如,「當今社會,男人/女人更累」。正方可以申張「男人有承擔更大的社會期許之累」;反方可以傾訴「女人有和社會歧視抗爭之累」。雙方的論點都容易理解,但哪種「累」更「累」呢?沒有定論,還看哪一方誰更辯才無礙,舌燦蓮花。如果未來有一天,我們通過生物學的實驗或者社會學的實驗或者定理,定量地勘測出來每一種「累」的「累值」是多少,那麼這個辯題也就沒有辯論的必要了。

再比如,「香港應該/不應該開徵肥胖稅」。正方可以講述,港人飲食不健康,肥胖疾病攀升,基於健康應該開徵肥胖稅;反方則可以陳情,政府徵稅往往需要一個正義的理由,但是健不健康的生活本身既沒有統一的判準,也沒有正義與不正義的區別,還會限制自由消費選擇,所以不應該。

公共政策的制定,到底應該更偏重社會整體的健康狀況,還是應該讓位於民眾的自由選擇呢?這取決於不同的個人經歷和價值取向。瘦人和胖人的選擇不同;健康的人和生病的人的選擇不同;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的選擇不同;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的選擇也不同。這樣的不同無分對錯,只是單純的不同。這樣的不同根植於人心,變換與不同的時空場景,幾乎不太可能達成定論,也就不存在所謂的「真理」。

找「最合適」說法 引起共鳴

所以,辯論不是為了達到一個所有人都認同的「真理」的終點。辯論既沒有「真理」,也沒有「終點」。辯論的世界裡,沒有正確與錯誤,只有接受與不接受。我們辯論的旅程,不過是為了沿途的觀眾尋找「最合適」的說法,引起他的共鳴,獲得他的認同─就好像用一把把鑰匙,打開一扇扇心門。■孟佳聰 中華思辯學會

(標題和小題為編者所加)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