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隨想國】蘆葦

2017-08-11

興 國

人的記憶真是奇怪得很,中學時讀過的西方詩人的詩句,就連莎士比亞的情詩句子,我都沒有一句記得住,倒是西班牙詩人加西亞.羅卡的幾句詩:「他知道,蘆葦和燕子,比雕塑堅硬的面具,更加永琚C」一直都未曾忘記過。而讀到這句譯詩的時候,我連蘆葦是什麼樣子的植物,都不曾看過。

後來當然看過了,還在那條長滿蘆葦的河畔,在落日時分,拍過不少夕陽與蘆葦的照片。就是在拍照的時候,這幾句詩句,就突然浮上腦海,到如今還不會忘記。

最近看到被英國學者李約瑟在《中國科學技術史》裡、稱讚為「中國科技史中最卓越的人物」的宋代沈括的一篇文章,就是收在《夢溪筆談》裡的「蘆葦」,才知道我非常喜愛在河畔長茪@大片的蘆葦,原來有十數種之多。

其實蘆葦的名字,和蘆葦的品種,也一樣很多。像《詩經》說的「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查字典的話,蒹是「沒有長穗的蘆葦」,葭是「初生的蘆葦」。《韓詩外傳》說:「有鳥於此,架巢於葭葦之顛,天喟然而風,則葭折而巢壞。」葭葦,就是蘆葦。

明代的李時珍在《本草綱目.草四.蘆》中說:「蘆有數種,其長丈許中空皮薄色白者,葭也,蘆也,葦也。短小於葦而中空皮厚色青蒼者,薍也,荻也,萑也。其最短小而中實者,蒹也,薕也。」

日前的八月七日是農曆的立秋,秋天一到,蘆葦就會長出狐狸尾巴般的花穗,在山上或河邊迎風搖曳,美麗得很。白居易詩說:「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這樣秋瑟瑟的景象,恐怕還得等上幾個月才看得到。

宋代的歐陽修詩說:「荻時魚方有味,恨無佳客共杯盤。」在這個立秋時節,最好莫如到上海館子,和良朋友伴,共享鰣魚的美味。

如果找到臨河可以觀賞到蘆葦的館子,那就是人生一大快事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