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名家時評】金磚體制積極對接「一帶一路」

2017-09-08

許楨 資深評論員

本周,金磚五國領導人峰會,剛剛於福建廈門結束,俄羅斯總統普京,就以主人身份,在俄羅斯召開「東方會議」。由於韓國總統文在寅亦有出席會議,普文二人對於朝核問題的表態,自然尤為吸引國際媒體眼球。無論如何,朝鮮半島作為冷戰背景下第一場局部熱戰的舞台,今天仍受其遺風所害。只要「超級大國」一天不走出順我者昌的思維,零和遊戲始終會隨霸權主義而流播四海。說到底,朝核問題是國際大氣候與區域小氣候的共同結果;美朝之間,如何以大事小、以小事大,二三千年前的儒學先賢,就已提出了高見。問題的核心,只在於人心不古而已。

「一帶一路」和金磚體系互補發展

再次以冷戰時期為例,即便在東西對峙的高峰,現在金磚五國之一的印度,也力求在美蘇之間平衡,既大量裝備蘇式武器,又在意識形態、政治、司法制度上進一步向西方靠攏。「一帶一路」和金磚諸國,都是眼前中國銳意經營的戰略空間和合作平台,說誰取代了誰、誰主要誰次要,其實也是典型零和思維的反映。「一帶一路」的提出,有其因,亦有其果。自唐朝始,中國就成為「海陸複合型」強國。因此,面對遊牧民族時,北方國人多自稱漢人;但當國人經海路南下西走,便以唐人自許。這反映了中國人經海路往外探索,正是始於千多年前的唐朝。

經過多個世紀閉關鎖國後,在改革開放的基礎上,中國重新具備硬件、軟件,成為「海陸複合型」強國。這既需要物質上,包括防衛力量的充實,也講究精神上、思維上的轉型。中國領導人不是拍拍腦袋,想起漢唐的陸上絲路,以及唐宋以降的海上絲路,就來個今古呼應。而是今天的中國,實在是水到渠成、再造崢嶸。

可以說,「一帶一路」既反映中國已重返「海陸複合型」強國的歷史軌跡,同時,亦與西方「世界島理論」相關。以中國為起點,原蘇聯國家作平台,印度次大陸諸國為支點,歐亞大陸的和平、發展,預示茈@界的和平發展。此一構想並不排斥任何國家,只是歐美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已不必然是全球政經合作體系的主導力量、決定性力量。就此而言,「一帶一路」構想及其實踐,並不能說是對現存國際秩序的挑戰,而是必要的補充,甚或有益的刺激。畢竟,不受激勵的百年老店,定必物先腐而後蟲生。

金磚體制與「一帶一路」有所重合,又有各自的角色和特點。中俄印關係穩定與否,決定了諸多新興國家的合作前景,也構成「一帶一路」和金磚體系的核心。按此思路,洞朗事件是枝節,印度、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組織才是里程碑。絕大多數問題,都要在發展中解決。中印關係不是琠w的,正如印巴關係也不是琠w的。更緊密的經貿互助,並不直接解決主權問題、外交爭議,卻必然為互諒互讓互信奠定理性及情感基礎。透過金磚峰會,進一步鞏固中印對克什米爾極端武裝的共同立場,是新德里和北京的勝利。長遠而言,亦符合巴基斯坦的戰略利益。

在中俄印以外,金磚五國中的南非與巴西,尤其是後者,除卻代表亞洲以外的新興經濟體外,本身也是地區領頭羊。可以說,「一帶一路」是歐亞大陸橋的整合,地緣關係緊密,但發展水平落差大。作為最強經濟體,中國為「一帶一路」參與國提供的政策優惠和經濟支持,自然規模大、力道強。相對地,金磚五國地理距離遠,但工業化、城市化、資訊化程度,悉數執地區牛耳,是新興經濟體中的模範。成員國為搭建合作平台所作的資金承諾和政策配合,自然更加公平,中國的負擔也就更輕。然而,負擔輕並不意味回報低,廈門峰會確認的多邊貿易合作、電子海關平台,都實質上有助中國產品、人力資源、投資項目的輸出。

有利構建合理公平國際新秩序

這一點對中國國家戰略和企業發展同樣關鍵。中國經濟規模大、效益不低,主要憑藉仍然是勞動力充沛、發展空間大、成本廉宜。核心競爭力,即便講現代化已數十年的製造業,亦僅屬中上而已。產能強、種類齊全是一回事,個別行業、產品、技術是否拔尖,明顯是另一回事。在充分肯定改革開放前30年、後30年現代化、工業化、城鎮化成果之同時,亦須秉持謙虛讓人進步的自我警惕。作為新興經濟體中的中等發達國家,中國的企業、品牌,自然更契合金磚國家,而非歐美的發展水平和市場需求。

例子之一,中國聯想集團,即便經過收購、拓展,但在西方市場的發展始終一般,而金磚五國的銷售,卻佔其總營業額近半;除卻中國部分,聯想2016年自金磚國家取得的收益在50億美元之巨,其市佔率也在穩定成長之中。可見,「一帶一路」和金磚體系,有利中國一展所長、拓展空間之餘,也為權益更均衡、更合理的國際分配,注入活力與助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