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珠落玉盤】未知生 焉知死

2017-10-04

中國人自古至今對「死亡」的印象都是陰沉可怕,進而諱莫如深。這大概源於對死亡的恐懼和一無所知,所以古人想出許多神話來解釋死亡及死後的世界。《山海經》、《淮南子》都有很多這類的故事,諸位讀者如有興趣,可以找來看看,筆者在這裡不贅述了。

除了神話故事,一些有關死亡或死後世界的民間傳說,也逐漸「升級」成為宗教信仰,或跟外來的宗教融合,譬如佛家轉世輪迴之說、道教超度亡魂的儀式等。秦始皇千方百計尋覓長生不老丹藥,終未如願,歷代道士方士更有不少因煉丹而死。可見自古以來,「死亡」這可怕而必會來臨的過程,一直困擾茈民。

往生極樂 主觀願望

中國歷代繁瑣的喪葬禮儀,例如屍體的防腐、棺槨的選擇、陪葬物的挑選(特別是玉琀、玉蟬、覆面、玉衣等),以至陵墓的結構、選址、座向,都可窺見生者希望死者往生極樂、羽化成仙的主觀願望。

以上所言或許大家覺得較陌生,但這種恐懼心理,直到今天仍然存在,現今辦喪事仍有許多習俗規矩,而我們的日常用語,也多少反映了潛意識中對死亡的害怕,或趨吉避凶的心態。比如我們要說某人死了,甚少會直言「死」字,而會採用一些委婉的措辭,諸如︰去世、過身、歸道山、仙遊等,或只說「不在了」。談及跟死亡相關的事物時也往往含蓄其辭,意在言外,如不少人常用「太平間」指殮房,用「大酒店」取代殯儀館。

現今科學昌明,古代不少神話傳說和宗教儀式已不為現代人所取,然科學終究未能完全解釋死亡這一現象,也對死後世界一無所知。而各種宗教的解說也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活於兩千多年前的孔子,似乎比現代人還要看得開,他這樣回答子路的問題︰「未知生,焉知死」,孔子認為與其花精力思索這無法解答的問題,不如多花時間活好現世。

捨生取義 入世精神

「貪生怕死」本是自然界所有生物的天性,然儒者卻重視仁義甚於性命,孟子說︰「生,我所欲也,義,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者而取義者也。」這種入世精神似乎比釋家道家的死亡觀積極不少。

古代文人雖說「死生亦大矣」,但有骨氣的文人總是不怕死,文天祥慷慨就義前高吟︰「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譚嗣同在行刑前便大聲呼號︰「有心殺賊,無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其豪邁之氣,聞之動容。

現代人平均壽命雖不斷延長,「人生七十古來稀」之說已不可靠,然「靈龜雖壽,猶有竟時」,有風骨的人所考慮的,便是能否「死得其所」。《孝經》有言︰「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孝之終也」。雖說「死去原知萬事空」,但身後之名,也是一大考慮。回看文天祥盡忠於國,慷慨赴死,實質他也在乎日後的史書對自己的評價,有所執荂B有所牽掛,這樣看來,又似乎未及釋者道人的超脫了。■李昂尼 現職中學教師

gglit@hotmail.com

逢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