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南北直通車 > 正文

【學界正能量】義工「傳道人」 開班教助人

2017-10-10
■STIR成員曾到訪柬埔寨,了解當地以孤兒院作旅遊招徠的情況。STIR fb專頁圖片■STIR成員曾到訪柬埔寨,了解當地以孤兒院作旅遊招徠的情況。STIR fb專頁圖片

嘆旅遊心態充斥誤善舉 盼熱心人「先學習後服務」

中學要求學生有「其他學習經歷」(OLE),部分大學亦把「服務學習」列為選修或必修項目,其原意是培養學生的同理心及責任感。不過,這些「義工大軍」質素參差,有時更是缺乏經驗,造成服務重疊、錯配,有人更只當作旅遊而「hea」做,效果遠遜預期,亦變相浪費資源和時間。9名來自不同大專院校的學生及畢業生,由於看不過眼這些情況,遂組成「搞作」(STIR),免費提供坊間少見的「義工教育」服務,期望學生不要再好心做壞事。■香港文匯報記者 黎忞

「STIR」全稱是Student Take Initative Rally,9名成員希望團結學生搞好義務工作,於是組織在2014年成立。成員黎悅知(Vanesse)來自中大新聞及傳播系,她指「STIR」並不舉辦義工活動,而是提供義工教育的平台,旨在讓年輕人「先學習、後服務」,實行裝備好自己,才推動有效益兼具持續性的義工服務。

忌盲教「ABC」 宜因材「義教」

談到義工服務的「怪現象」,搞手之一的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學生陳寶怡(Daisy)分享,很多人愛去「義教」,卻一心以為「我是大學生,要教小學生有何難度」,從不思考當地孩子的需要。去年他們曾到柬埔寨,原來當地有孤兒院會以義工和義教作招徠吸引遊客。

當時來自法國的「義工」教孩子唱「ABC Song」(字母歌),但其實孩子根本能操流利英語與別人溝通,其中有孩子坦白告訴Daisy,「義工開心我就開心囉!」不知內情的義工,卻自我感覺良好。

另一方面,不少外地義教隊伍會向孩子提供英文課,但很多窮孩子可能連母語都未學好,要勉強學英語,成效可想而知。

Vanesse則提到,有次他們甫下車,就有一群柬埔寨孤兒熱情地跑過來迎接,後來他們一行人轉到另一所由港人在當地開辦的幼稚園參觀,孩子卻躲在教師身後,表現害羞。

這令Vanesse反思到,孤兒院的孩子是否「trained up to be happy」(訓練成快樂),他們的笑容或許只為「應酬」不同的義工訪客,這是因為義工準備給孩子的,都是大同小異的東西,孩子只能扮投入,「究竟他們是真開心,還是心底裡覺得厭煩?」

有時要做義工的人太多,但能堅持下去的卻太少,也會傷了孩子的心。Daisy觀察到,與一般孩子比較,無父無母的孤兒更需要安全感,但不少孤兒院原來會將接待義工當做生意,但當孩子與義工建立感情後,義工卻要離開,一批接一批的義工們固然「自我感覺良好」,但他們拍拍屁股走後,卻永不回來探望,這會直接影響孩子對人的信任。

忌開「空頭票」 營造「假希望」

為了提醒義工們不要好心做壞事,「STIR」會不定期舉行工作坊,或應邀為不同的義工團作起行前的講座,提醒義工不要對服務對象亂開「空頭支票」,別令對方「期望愈大,失望愈大」。該會也會透過通訊軟件如WhatsApp或WeChat等,為有疑問的義工提供免費諮詢。

由於「STIR」的成員本身亦是年輕人,生活經驗不算太豐富,因此他們會舉辦或參加本地或國際性的義工會議,與不同地區的義工交流,實行集思廣益,以裝備自己推動義工教育。

另一名成員、嶺大工商管理學系學生林姵妡坦言,「STIR」的成員人數有限,能提供的服務亦有限,但他們想藉茬o個平台,拋磚引玉,讓社會開始注意和反思義工文化,並探索理想的服務模式。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