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睆畹雄腹j特朗普的「小學雞」英文

2017-10-11

本欄7月5日談到卡耐基梅隆大學的語言科技學院做了一個研究,指出美國總統特朗普口語詞彙只有小學七年級的程度,語法水平只達小學五年級。

下面的例子,是選自特朗普在電視節目中的談話,句式簡單,用詞絕大部分是單音節或雙音節,屬於低語域,只有tremendous、California屬多音節:

"But, Jimmy, the problem-I mean, look, I'm for it. But look, we have people coming into our country that are looking to do tremendous harm. You look at the two-Look at Paris. Look at what happened in Paris. I mean, these people, they did not come from Sweden, okay? Look at what happened in Paris. Look at what happened last week in California, with, you know, 14 people dead. Other people going to die, the're so badly injured. We have a real problem..."

筆者嘗試用Google Translate翻譯,譯文如下:

「但是,吉米,這個問題-我的意思是看,我是這樣的。但看,我們有人來到我們國家,正在尋求巨大的傷害。你看看這兩個-看看巴黎。看看在巴黎發生了什麼。我的意思是,這些人,他們沒有來自瑞典,好嗎?看看在巴黎發生了什麼,看看上周在加利福尼亞發生了什麼,你知道,14人死亡。其他人死亡,他們受了嚴重的傷害。我們有一個真正的問題......」

譯員「加料」增領導人格調

Google Translate的譯文是可以接受的,最低限度內容沒有大錯,稍微潤色一下,可以變成一篇過得去的譯文。較為複雜和文雅的原文,Google Translate和其他的機器翻譯軟件,以目前的水準來說,雖說比以前大有進步,還是不能應付,因此可見特朗普說話詞彙和句式在什麼水平。

但是,如此低水平的語言、沒有邏輯結構,又缺乏修辭,翻譯出來會否貽笑大方?有些譯員認為口譯最好是代入講者的性格和角色,但也有譯員說,他們國家的領導說話都有政治家的風範,莊重有加,否則會被人認為沒有禮貌或者不尊重。

假如把特朗普的話直譯,會給人誤認翻譯有問題,甚至說譯員是一個傻子,所以大部分的譯員都會編輯特朗普的說話,或者摘要地翻譯,把語法改正,再加上一點嚴肅和邏輯,使翻譯近似國家領導人應有的格調。

例如俄語的譯員便說,他會把特朗普的話淨化,使他聽來像普京。至於一些誇張的言詞,阿拉伯語的譯員說他們國家的領導也慣於感情化,但一定要把特朗普的通俗語言演化為較複雜和文雅的譯文。

語法錯誤、詞語誤用(malapropism)、俗語和俚語等經常都會在特朗普的言談中出現。還有,他的語詞雜拌(word salad)和像意識流(stream of conscious)般不停轉向的話題,譯者都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有心理準備。至於粗俗用語,大部分譯者都會淡化。例如他著名的兩句話:

Grab them by the pussy. You can do anything.

內地譯為:你想怎麽做都行,包括摸她們的隱私部位。

我可以抓住她們的む嗶-め,我可以做任何事。

墨西哥譯員拒譯「建牆費」

語言的不足或誇張,大多可以用文過飾非的態度處理。麻煩的是,假若譯員不認同講者的意見,自然很難代入,勉強翻譯,只會影響水平。

例如特朗普說,他決意在墨西哥和美國邊界建一堵圍牆,防止非法移民偷渡入境,而且要墨西哥負責建牆的費用。墨西哥譯員同傳時只是沒精打采地翻譯,完全沒有特朗普的神氣,後來更拒絕翻譯,認為墨西哥人民一定不會出錢。

又如特朗普最近在聯合國發表演說,大力攻擊伊朗,說伊朗是a depleted rogue state whose chief exports are violence, bloodshed and chaos(一個貧瘠的流氓國家,主要出口暴力、流血和混亂),伊朗譯者便拒絕把這一段話翻譯,只說了一些無關痛癢的話,敷衍過去。他的理由是,特朗普的話並不真實,而且猛烈抨擊譯者的國家。可見翻譯不時都會牽涉到政治,帶來操守問題。■琤芮瑊z學院常務副校長及翻譯學院教授 方梓勳教授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