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來論】只許反對派拉布,不許建制派剪布?

2017-10-11

文平理

37名建制派議員日前聯合建議修改包括財務委員會在內3個委員會議事程序,昨日反對派作出反撲,聯署去信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強烈反對修改會議程序,認為建制派的建議「會永久削弱議員監察政府的能力」,並要求政府對立法會議事規則修訂表態。建制派提議修改會議程序,堵塞議事規則漏洞,防範反對派濫用拉布癱瘓議會和政府運作,並非為剝奪議員監督政府的權力。反對派上綱上線,對修改議事程序強加莫須有的罪名,甚至邀請「行政干預立法」,保住其拉布的特權,暴露反對派死心不息拉布。只許反對派拉布誤港,不許建制派剪布撥亂反正,香港能容忍如此荒謬的情況長期存在嗎?

反對派不斷鑽議事規則的空子,無目的、無止境、無限制地拉布,連有利經濟民生發展、提升香港競爭力的項目也淪為拉布的對象,香港陷入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怪圈,發展舉步維艱,反對派拉布氾濫成災是罪魁禍首。

剪布合法合情合理

財委會是受拉布狙擊的重災區,陳健波提出以「主席指引」方式修改會議程序,以及建制派議員聯合對財委會議事規則提5大修訂,當中的建議就是針對拉布的慣用伎倆,例如反對派議員濫用《議事規則》第37A條,提出數以萬計的臨時動議,拖延會議;休會議案原意是在議程中加插需要迫切處理的緊急事項,卻被反對派扭曲,淪為拉布手段,反對派議員不滿某項撥款,提出中止議案不僅阻止該項撥款,而且要結束整個會議,拖累其他正在排隊審議的撥款。明眼人都看得出,這些拉布手段並不能發揮監督政府的作用,對完善政策、改善施政毫無助益,只是浪費議會時間,虛耗納稅人的血汗錢,令政府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費時失事。

建制派先從修訂財委會議事程序入手,設立阻止瘋狂拉布的機制,目的在於恢復議會的正常運作,保障全港市民的利益。更何況,立法會大會及委員會主席都擁有剪布權,而且已經過法庭的判決確立,有充分的法理依據。財委會主席和建制派議員的合作將剪布制度化,證明剪布有理有據,合法合情合理。

近年財委會眾多撥款因反對派拉布而未能通過,政府、市民都深受其害。反對派礙於民意,長期以來口頭上不支持拉布,實際上卻對拉布常客包庇縱容,關鍵時刻更與拉布政客沆瀣一氣,不惜違背民意、犧牲公眾利益。如今反對派又重演醜陋的一幕。拉布明明神憎鬼厭,對香港、對市民有害無益,反對派竟然把拉布美化為監督政府的權力,要「捍衛拉布權」,把建制派約束拉布視為「自廢武功」,這恐怕是反對派擔心喪失狙擊政府、阻礙施政的「武功」。

美化拉布 亂港心不息

為阻止建制派成功修改議事程序,反對派顛倒是非,肆意抹黑建制派,「大石砸死蟹」、「突襲」之論甚囂塵上,更攻擊建制派「破壞與泛民關係」。拉布擾民誤港,容許拉布,是對市民、香港不負責。建制派努力將剪布制度化,為民虓Q、順應民意,理直氣壯,根本無懼反對派的抹黑詆譭。要反對派放棄拉布,無異於與虎謀皮,如果為了照顧「與泛民關係」而在剪布上放軟手腳、妥協退讓,這是助紂為虐,行綏靖政策,後果可想而知,反對派拉布不會收斂,反而變本加厲。

反對派濫用拉布、騎劫議會,破壞行政主導,以往特首、官員呼籲反對派放棄拉布,不要干擾施政,反對派立即祭出不容行政干預立法的大旗,將拉布亂港的行為凌駕於公眾利益之上,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辱罵、譏諷官員更司空見慣。

可笑的是,如今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多人被DQ,市民對拉布的容忍度到了極限。形勢比人強,反對派眼見處於劣勢,擔心建制派剪布制度化成事,竟向以往受其攻擊的政府「求救」,要求政府表態反對剪布。反對派不是最反對行政干預立法的嗎,怎麼把這「天條」忘得一乾二淨?容忍反對派利用拉布為所欲為,無休止地干擾施政,政府吃過的苦頭還少、受到的教訓還不夠深?要政府支持容許拉布,玩笑也開得大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