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修改議事規則此其時矣

2017-12-01

藍海

近年來,反對派的拉布屢屢得手,惡劣的拉布已令立法會根本無法正常開展工作,浪費大量公帑及時間,嚴重地影響了特區政府施政,也令一些急需通過的有關民生和涉及香港未來發展的重要議案因此被耽誤影響。拉布竟成了阻滯社會前進的絆腳石,成了反對派「反中亂港」的手段,這豈非咄咄怪事?據立法會秘書處資料顯示,2012年至去年的第五屆立法會會議上,議員要求點算法定人數高達1478次,消耗逾220小時;而因為法定人數不足而休會也有18次。立法會大會因點人數及流會,至少損失479小時會議時間。在審議《撥款條例草案》(預算案)的拉布戰就消耗1.1億元公帑,也有多項工程因未能如期獲批撥款,而令造價上升。

近日,討論由議事規則委員會就修改議事規則提交的報告中,反對派更以瘋狂的暴力衝擊阻撓討論的進行,甚至有保安員被推倒地受傷,這種情況讓市民十分反感。誠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所言,「立法會《議事規則》極之落後於形勢」,社會各界對反對派拉布表示強烈不滿,紛紛要求對立法會《議事規則》作出必要的修改。

然而,也有市民擔心,這種修改,會否有違民主制度中的三權鼎立原則?實際上這種擔心是多餘的。儘管三權分立與相互制衡是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則,但西方民主制度設計人之一,第一個把民主制度的國家權力分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權鼎立理論的創始人孟德斯鳩,雖然他提出了三權相互制衡理論,但實際上他是偏重於行政權的,他主張行政權擁有廢除立法權決議的權力和解散立法議會的權力。他認為:「如果行政權沒有制止立法機關越權行為的權力,立法機關將變成專制,立法機關不應有權審訊行政者本身,行政應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行政者一旦被控告或審訊,整個制度也就完了。他強調:行政應通過它的反對權來參與立法,否則它必失去它的特權;但是,立法如參與行政,行政也要失去它的權力」。

三權的相互關係一直在變化

事實上,不同的歷史條件下,三權的相互關係也是一直在變化茠滿C尤其是20世紀以來,特別是二戰之後,西方各國的行政權力事實上在不斷擴大,議會的作用有所下降,三權之間失去固有的平衡。隨荌禤a對經濟社會生活的干預不斷加強,社會結構日益複雜化,舊的傳統的議會制形式已經適應不了新的社會需要。在這個歷史性的轉型時期,傳統三權分立暴露了其固有的弱點,大量立法與行政互不適應,互相扯皮,決策過程混亂,議員個人能力不足,議會規則與程序陳舊,跟不上現代信息社會發展,它的權威和作用相對衰落了。而政府部門握有收集信息的背景材料和機構以及先進手段,具有更準確和適合社會發展實際的判斷和決策能力。

人們普遍相信政府在經濟和社會領域中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行政機構和權威自然隨之增長。歐美各國都先後建立了強大的行政體系,政府首腦的權力得到空前的擴張。比如美國羅斯福總統權力的擴張和1958年「戴高樂憲法」的頒佈,總統權力空前擴大,並可對立法機構作出諸多限制,比如立法會期、立法內容、議事程序等,甚至議員提出的不利施政的議案,政府可以予以否定而拒不列入議會討論,也可採用阻撓投票方式給以否決。至於反拉布動議,西方議會中常見,美國國會為反拉布就經常有修改規則之舉。

對比一下這些西方民主鼻祖理論及西方民主社會的實踐經驗,我們不難理解為什麼西方議會能運行安穩具治理建設社會功效,而香港三權為何那樣對立不協調,我們可以看到香港當前所謂民主制度的失誤和缺陷,加強行政主導,撥亂反正,修改規則,讓議會重回正軌此其時矣!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