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室內歌劇《鬼戀》 借「人鬼殊途」再探討華語歌劇

2018-01-13

鬼才作家筆下的一段人鬼戀,穿梭上世紀40年代的上海與香港,十幾年的悠悠歲月。如今幻化為作曲家筆下一齣歌劇,用西方的藝術形式唱出東方的迷離奇詭。這,就是改編自徐訏的同名小說,並由陳慶恩作曲、意珩編劇及創作文本的室內歌劇《鬼戀》。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香港康文署提供

奇情人鬼戀

《鬼戀》的作者徐訏1931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之後又轉入心理學系修讀。上世紀三十年代,他曾先後在林語堂所創辦的《論語》、《人間世》和《宇宙風》等刊物擔任編輯。1936年,他前往法國研讀哲學,抗日戰爭爆發後回國,1950年後定居香港,曾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浸會學院。徐訏一生著作頗豐,對小說、新詩、散文、戲劇等各種門類都有涉獵,他的哲學及心理學背景也為他的文學創作注入了獨特的氛圍。然而對其作品的評價十分兩極,例如夏志清就覺得徐訏的小說不對胃口,在《中國現代小說史》中對其不置可否,而林語堂則對徐訏十分推崇,認為他與魯迅一樣是20世紀中國最偉大的作家,更讚賞徐訏為唯一的中國新詩詩人。

《鬼戀》是徐訏旅法期間的作品,令他在文壇嶄露頭角。1945年的上海,一個男人邂逅一隻女鬼,並對她迷戀非常;輾轉十年後,移居香港的男人再次造訪那段迷離的記憶,「打開了鬼的世界,才知道人是什麼。」徐訏被稱為「言情鬼才」,此稱號的意義在《鬼戀》中可謂被展現得淋漓盡致。曲折離奇的愛情故事背後,潛藏的是對人物心理空間的細緻挖掘。1966年,導演陳逸飛曾把《鬼戀》改編為電影《人約黃昏》,由梁家輝、張錦秋領銜主演。現在,《鬼戀》又將成為室內歌劇,由男高音柯大衛、女高音鄺勵齡與男低中音黃日珩將故事娓娓道來。

「瑕疵」作品的再次創作

為這次的歌劇作曲的音樂家陳慶恩認為,徐訏的作品是有瑕疵的,「他的白話文是很清通的白話文,但是文字是否有魅力到像看張愛玲的小說那樣?我又不能這麼說。但是正因為有瑕疵,就有空間在第二個藝術形式上面來發揮。」這次為歌劇創作文本的是曾和陳慶恩一起合作《蕭紅》的編劇意珩,這一次,她在創作中幾乎擯除了徐訏本身的文字,只是保留了故事的框架和主題。「從創作的角度看,意珩的文字本身有自己的魅力。在做《蕭紅》的時候,我們沒有給她框框,她用了很多魯迅和蕭紅的文字融到劇本中,有時我都分不出是蕭紅的文字還是她的文字,很厲害。但這一次沒有用(徐訏的文字),我也不覺得有什麼遺憾。」

陳慶恩說,這次製作的另一特別之處是專門請來了歌劇導演菅尾友。在西方,歌劇導演是專門的創作崗位,他的視角、風格與詮釋方式是歌劇製作的靈魂,但香港在這方面並沒有成熟的人選。之前的《蕭紅》與《大同》,陳慶恩先後和舞蹈家黎海寧與劇場導演鄧樹榮合作,兩人跨界操刀,帶來獨到的風格和視角,但畢竟都不是專業的歌劇導演,這次則不同,菅尾友在歐洲和日本是知名的歌劇導演,對音樂有茷亄`的認識。「他第一件事就是逐個音地和我探討,問我為什麼;排練期間,他會提出很多意見,比如這段的節奏是否可以加快以令到劇情更緊湊,那一段是否可以刪減不用等等。」

從《蕭紅》到《鬼戀》,陳慶恩一直在華語歌劇的創作上不斷積累經驗。創作《蕭紅》時,他說「什麼都不懂」,很興奮也很緊張。「那時我在譜上面設置了一些念白的空間,結果發現唱歌劇的人不大懂念白,他們學的是意大利的念白,也不是廣東話或國語,於是不懂怎麼處理,首先聲音一出來聲量就和演唱差很遠。所以寫《大同》時我盡量令所有的東西都是唱出來。」陳慶恩說,西方的歌劇有詠歎調和宣敘調的分別,前者如同完整的一首歌,後者則介乎說話和唱歌之間,功能不同。但是華語的歌劇中沒有這樣專門的門類,傳統戲曲中倒是專門有對不同念白的處理,到了歌劇中則仍要慢慢摸索。

橫的移植,不是縱的繼承

正如陳慶恩所說,華語歌劇與西方歌劇相比,是「橫的移植,不是縱的繼承」,如同新詩之於唐詩,有蚨I然不同的特點,需要建立全新的體系。「中國的傳統戲曲,基本不是靠作曲家,而是靠程式,西皮二黃,最重要的是填詞的人,而不是作那些音的人。現在我們要作曲,沒有太多的例子可以遵循。一個寫西方歌劇的人可以聽莫扎特的歌劇,可以聽史特勞斯的歌劇來參考,而我們不行,加上我要解決的問題他們這些歌劇都給不了答案。」

陳慶恩口中所說的問題就是音樂如何與中文的調性相契合。「中文和西方語言不同,西方語言如果要寫一個很漂亮的旋律出來,把字的節奏fit進去沒問題,但是中文是一個有聲調的語言,改變了文字的調就不知道唱的是什麼了。」他坦言寫《蕭紅》的時候沒有考慮這個要素,於是其中有很多聽來拗口的地方,到了《大同》便開始有意識地去遵從語言的聲調邏輯,令到它和音樂有機融合。到了這次的《鬼戀》,普通話演出,他更是一個個查字典去參考字詞的音調。

陳慶恩說,雖然難,但華語歌劇仍然是充滿吸引力的挑戰之途,「想要這個藝術形式可以開花結果,想要將來華語歌劇有自己的傳統和經典,一定要多人寫。寫的人多了,作品自然多,也許有很多的失敗,但也累積了經驗給後人參考。」他又說,中文世界其實有很多題材可以發掘,就說香港的武俠小說,有朝一日改編成歌劇又有何不可?「選取其中的一個片段來改編,比如《天龍八部》中喬峰的聚賢莊、陸小鳳的決戰紫禁之巔,都會很有趣!」

室內歌劇:徐訏《鬼戀》

時間:1月13日 晚上8時

1月14日 下午3時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