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路過未來》探討農民工的夢 李睿珺深入描繪社會底層悲歌

2018-01-19
■李睿珺一直關注社會議題。■李睿珺一直關注社會議題。

內地導演李睿珺一向擅長探討社會議題,新作《路過未來》更是去年唯一入圍第70屆康城影展競賽單元的華語片。前作《老驢頭》、《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到《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講的都是農村留守老人和兒童,今回他以第一代農民工在城市的去留及其後代為題材,聚焦深圳描繪社會底層的悲歌。他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表示,經常思考社會議題,他發現談農民工的人很多,但卻忘記了第一代去城市打工的農民工已經老去,本片正是由此問題而來。■文、攝:陳添浚、場地提供︰Eight Kwai Fong

服務式住宅

電影講述楊子姍暴瘦素顏演出的深圳打工妹、甘肅姑娘楊耀婷跟隨父母到深圳生活已廿多年。這裡搵工難、看病難、租房難、上樓更難,只好回鄉。滄海桑田,回到家鄉已面目全非,耀婷這一家有鄉回不去,有家歸不得。因此,為了回鄉後的二老可以安享晚年,耀婷不得不在深圳繼續打拚。

離鄉別井追尋夢想

家鄉在甘肅的「北漂」李睿珺,與很多離鄉別井在外打拚的異鄉遊子一樣,對家鄉思念之情感同身受。不過,他沒有把故事背景設定在北京,而是深圳。他解釋:「講農民工就不得不提深圳。它是改革開放下的產物,最能代表中國經濟急速發展。它是中國對外的世界之窗,也是世界工廠,因此當年吸引了大量農民工來工作。而我的故事就是設定在當下深圳房價上漲、中國製造業下滑的背景下,一大批農民工面臨失業、又無處可居而被迫離開回鄉的情況。」

李睿珺又解釋《路過未來》這個帶點抽象的電影名字:「每個人都離開自己的家鄉,去到一個自己夢想的城市,追尋自己心目中的未來,但到頭來很多人都發現自己跟未來擦肩而過。」

對一直愛思考、愛拍社會議題的李睿珺來說,《路過未來》是為了揭示過往「農民工」討論的盲點。「很多人談農民工,但他們忘記了第一代去城市打工的農民工已經老了,他們的去留怎麼辦?身份歸屬怎麼辦?中國有二億幾千萬人口是農民工,那是一個巨大的群體,我們必須面對。」他認為,「農民工」這個概念本身隨社會發展出現變化。但他又感慨道:「唯一的不變是個體的命運依然是被動的。」

拍文藝片模式不同

電影以寫實風格為主,但後段有一段比較魔幻的情節。這是李睿珺每一部電影也有的簽名式敘事轉折。「這次是一個女孩(楊耀婷)的夢,發生在她坐火車回故鄉的路上。那隻白馬就是女孩自己,因為她自己屬馬,一直佩戴馬的玉佩。這可能是她人生中最後的一段路程,因為窗外的沙漠沒有生機,象徵了死亡,但也有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夢,解讀是開放的,終點在哪,沒有人知道。」

以往李睿珺的電影都起用業餘演員,這次他選用了職業演員。他坦言這次製作成本更大,而且之前拍短片時正好認識了本片女主角楊子姍。「她之前也看過我的電影,並很喜歡我這個故事。我對職業演員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離開劇組,也希望演員可以給自己足夠的信任,因此他們之前都是拍商業片,這次卻是拍文藝片,模式有點不同。」

電影入圍康城影展

電影入圍了去年第70屆康城影展,成本又比前作大,不過李睿珺否認這次野心比前作大。「入圍只是偶然。我們一開始覺得應該趕不上,3月時才剪好初版,不過有劇組朋友說不如試一試報名,聽聽意見也好,但其實那時候後製、聲音、字幕等等什麼都沒有,但我們還是報名了。最後他們回覆說挺喜歡,讓我們把新一點的版本給他們看,之後就入圍了。」

隨荌磥H收入提高,近年中國電影市場愈來愈蓬勃,但也同時出現了電影市場愈來愈商業化的現象,反而少了一些打出名堂的「作者導演」。李睿珺就表示《路過未來》在內地還沒正式上映,因為要避過即將來臨的賀歲檔,將來會在小型的影院放映,因為在商業院線難排上好的場次。」

不過他認為文藝電影在內地的發展其實是走進了另一個新階段。「內地現在有很大的觀眾群,到了可以分流的階段。剛成立的藝術電影聯盟就有政府資助和賈樟柯加盟,現在到了一個設立藝術電影院線的時機,而且也有公司專攻一些比較獨特、有人文關懷的電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