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英雄如山(下)

2018-04-17

雪 櫻

2015年,參加公益活動時,我邂逅了戰鬥英雄袁永福。老人年過九旬,精神矍鑠,茪@身軍裝,上面綴滿了金色的勳章,每一枚勳章都是浴血奮戰與苦難輝煌的見證,也是滄桑歷史與光輝歲月的寫照。活動後,很多年輕人紛紛上前爭相與他合影,有人擔心他太累,搬來凳子請他坐下,老人堅持站荂C

從慈愛的面容、溫和的語氣中,你很難想像到他從18歲就征戰沙場,身經百戰,殲敵1,000餘人。榮立十四次大小戰功,五次一等功,五次二等功,四次三等功,一次當選戰鬥英雄,六次當選戰鬥模範。他先後經歷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在國內對敵鬥爭中,五次參加突擊敢死隊,抗日戰爭中的徐濟戰役,解放戰爭中的孟良崮戰役、濟南戰役、淮海戰役,抗美援朝中的二、四、五次戰役和上甘嶺戰役,都有他無畏殺敵的身影,他曾經三次受到毛主席的親自接見;魯南戰役中,他獨自俘虜了一個營。濟南戰役中,他打死了敵人情報處長和他的參謀,俘虜了敵人繳獲重要軍事情報,為解放濟南贏得了時間,成為八縱駐守立功第一人。望茼悜^雄的溫熱目光,我徒生難以言述的敬畏。

待離開時,他從兜裡掏出一枚勳章,簇新、金亮。「剛才忘戴它了!」他說道。原來,這是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的紀念勳章。此刻,我久久地注視,發光的不只是勳章,分明是老人被歲月打磨得堅韌的心啊-那是老英雄給予我們最寶貴的財富。

後來,我接觸到他的家人,才知道他從來不跟兒女說自己獲得的榮譽,就連他相處幾十年的連襟都不知道他的過往。「我的戰友都犧牲了,跟他們比,我太幸福了,我還能再說什麼,還有什麼功可表啊,我的命就是人家給的,我這個英雄,是先烈用鮮血換來的。」袁爺爺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本來可以安享晚年的他踏上了尋找戰友的征程,在公交車體上刊登廣告,「兄弟,你在哪裡?」他四處奔波,從找到的第1位到現在的第228位戰友,將他們的名字刻在山東老戰士紀念園的紀念牆上,讓更多後人銘記歷史。「即使我不在了,這個心願也會一代代傳下去。」

每年清明、國慶等節日,他都會前往革命烈士陵園祭掃,行一個莊嚴軍禮,敘一敘戰友情,說一說心裡話。

此後,我幾次遇到袁爺爺,他那身綴滿軍功章的軍裝,給我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我慢慢認識到英雄的價值本色:在軍區幹休所的大院裡,我遇見過戴茩x功章的老首長;榮軍醫院慰問演出中,我看到過佩戴紀念章的老革命;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大閱兵上,我目睹過老戰士們胸前佩戴的紀念章......勳章、紀念章、軍功章,閃茩痔R英雄主義的光輝,照出超越生死的氣概,「國家有難,寧死不辭」--那是用「一顆一生提溜茠漸i以隨時擲地的頭顱」換來的和平與安寧啊!我們不能忘記,我們永遠不能忘記歷史,他們與英雄山陵園內長眠的濟南戰役中犧牲的786名烈士、716名無名烈士,都是後人心中的偉大英雄。

其實,英雄,就在我們的身邊。英雄,就活在我們心中。看微電影《紅色氣質》,開場中的一幕令我感動萬分。年過九旬的瞿獨伊老人用俄語唱起了《國際歌》,82年前父親瞿秋白從容走向刑場也是高唱茬o首歌,不禁令人思緒翻飛。「我始終不明白,儒雅的書生和壯烈的革命者,哪一個是我的父親!」她的聲音,在我心底久久回響,這也是時代的追問。在外人眼中,瞿秋白是英勇無畏的革命者,在家人眼中,他是兒子、丈夫、父親。國難當頭的時刻,他捨小家為國家,「他信仰,信仰這個美好的共產主義社會,並為之奮鬥。」他是英雄,用全部青春和沸騰熱血換來新中國的勝利,被後人永遠銘記。

讀金一南的《心勝》,其中有個故事使我記憶猶新。他的父親-金如柏將軍,生病住院後,他生平第一次給父親洗腳。一塊塊老皮,洗起來非常硌手,他滿臉吃驚:作為老幹部,父親進出辦公室有地氈,上下班有紅旗車,腳板怎麼變得如此粗糙?父親告訴他,當年紅軍長征,有一段時期連草鞋都沒得穿,腳板上磨出一層老繭。行軍走過來,抬腳一看,厚繭中又嵌進許多沙粒、尖刺。剛開始的時候,他還往外摳一摳,時間長了也顧不上,有的戰士疲累至極走虒臛ㄞ鉭枺荂C最困難的一段是被分配到機槍連,不僅要光腳行軍,還要扛茖I重的馬克沁重機槍,走小路,爬無路的山,直到紅六軍團與紅二軍團會合,二軍團的同志才給了草鞋穿。

金一南聽得雙眼濕潤,看看眼前扶茯b杖走路的父親,再想想走過萬水千山、闖過圍追堵截的老父親,他又徒生新的疑問:這個當年在江西永豐的農家子弟,為什麼要離開家鄉鬧革命?「文革」時期含冤的「三反分子」、「賀龍分子」,又怎麼不改對黨忠誠,留下遺言「我死不瞑目,我相信黨組織」?父親去世後,他回了一趟江西老家,在永豐金家村的土坯房前,他靜靜佇立,慢慢理解了父親的革命情懷:對黨不折不扣的奉獻、至死不渝的忠貞,因為理想信念大於天。

「我們可以嘲笑他們的不富足、不充裕、不美滿、不寬容、不現代、不開放、不懂得追求個人幸福和安逸,卻無法嘲笑他們的光榮與夢想,他們的熱血和犧牲,他們在奮鬥中表現出的那種超越個人生死的大無畏。」

「他們都不是完人,都有缺點,有錯誤。他們奮鬥過,也挫折過;勝利過,也失敗過。挨過整,也整過人;曾經過五關斬六將;也曾經敗走麥城。他們的優長和他們的缺陷、他們的風采和他們的灰塵、他們的堅定和他們的頑固是這樣令後人百思不得其解地結合在一起,構成了一種我們今天既難分解開來,更難描述清楚的精神內涵和生命色彩。這是一批不折不扣的真人。」

「父親那代人是無法複製的。」他真正讀懂了父親,更理解了像父親一樣鬧革命、打江山的一代英雄。因為,英雄是無法複製的,盡職盡責,盡忠盡心,他們就像一座座生於大地、立於大地的山峰,高山仰止,照見未來。

有多少革命先驅血染大地,就有多少座紅色豐碑矗立大地;有多少偉大英雄創造奇蹟,就有多少中國脊樑挺立人間。英雄如山,在我們心中築成精神的高地;山如英雄,浸潤茩痔R先輩的精神與品格,已經融入我們的骨血,成為生命的一部分。

三十年後,我再次來到英雄山,在革命烈士紀念碑前佇足。我想起毛主席的滾燙目光,革命將領王盡美、鄧恩銘、劉謙初等人的名字緩緩劃過腦際......泉水淙淙,滋養萬物,流經之處,皆是芬芳。就在這座安詳而芬芳的城市裡,能有一個供人們憑弔英雄、溫故歷史的地方,能有一處追憶歷史、安放靈魂的場所,這就是我們的幸福。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