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化視野 > 正文

萬福寺祈福 見證中日友好文化

2018-04-28
■大雄寶殿。■大雄寶殿。

從中國風格的建築、佛像,到令人動容、祈願和平的怨親平等塔,京都宇治的萬福寺雖然少有遊人踏足,但卻在中國與日本的歷史互動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回溯歷史是為了創造美好的未來,締造世代友好的和平榮景。

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徐全

在中國跟日本的交流史中,佛教是極為重要的交流平台和載體。而萬福寺便是這一載體中極為重要的歷史見證。

宇治佛寺中國風濃郁

萬福寺乃是位於日本京都宇治的一座具有濃郁中國風格的佛教寺廟。台階、山門、大雄寶殿等等,這些在中國佛教中經常出現的元素也出現在這座寺院中,從而呈現出這座寺院與一般日本寺院極為不同的建築風格。寺院中的各種不同佛像或護法神造型,也大體上和中國佛教寺廟的風格極為接近。萬福寺乃是日本非常重要的文化資產,其與中國也具有非常深厚的歷史淵源,是古代中日文化和佛教交流的重要象徵。

在中國的福建,也有一座萬福寺。這座位於福清的寺院,乃是漢傳佛教禪宗的重要廟宇所在。該寺的匾額也是由明神宗皇帝欽賜。日本京都的萬福寺和中國福建的萬福寺其實是同源,於1653年,福建萬福寺的隱元和尚應日本佛教界邀請,前往日本擔任一所寺院的住持並弘揚佛法。隱元十多歲就已經出家,身為福建人的他也積極參與修繕萬福寺的化緣活動。初到日本的隱元,在活動方面還受到諸多限制,但是伴隨他佛事活動的開展與名氣的增大,限制也愈來愈少。1663年,在抵達日本十年後,隱元建成了萬福寺,以表示不忘故土。1673年,80歲的隱元圓寂於日本。

隱元和尚在日本佛教史和中日文化交流史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他開創了日本的黃檗宗,對包括皇族在內的日本社會產生極大影響,獲得大光普照國師、佛慈佛鑑國師、徑山首出國師、覺性圓明國師等謚號。

鐵眼和尚執茼茪萰

萬福寺在日本佛教發展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這在其寶藏院中有非常突出的體現。萬福寺的寶藏院是日本極為重要的文化資產,原因乃是此處收藏了日本最為全面和完整的大藏經刻版。大藏經全面而系統化地進入日本,也與這一寺院有諸多淵源。

佛教從中國傳入日本之後,日本沒有完整的大藏經完整部卷的刻版。日本列島佛經的缺乏,使得一個法名叫鐵眼的日本和尚立志要印刻全部的大藏經,而萬福寺也成為了他修行的場所。要印刻佛經,最重要是資金,為籌得翻刻大藏經的費用,鐵眼和尚不分春夏、四季努力,盡心化緣。

在他化緣的過程中,有一則他向武士化緣的故事。那是鐵眼開始化緣的第一天,他在橋邊向一位騎馬的武士化緣,但遭到武士的斷然拒絕。鐵眼沒有放棄,持續勸說武士對翻刻佛經給予金錢上的支持,且一直追到城外,足足有十多里地。不耐煩的武士給了一文錢予鐵眼,鐵眼欣喜若狂,恭敬向武士道謝。武士被鐵眼的琱艄敦吽C經過努力,鐵眼籌得印刻佛經的費用,卻碰上饑荒,民眾瀕臨死亡邊緣。鐵眼將化緣之錢盡數用以賑災,不久開始第二次化緣。第二次籌集費用完成,又碰上洪水,鐵眼將所得款項再次用在賑災上,進而開始第三次化緣。鐵眼感動了全日本,人們爭相給予他資助和扶持。最終,日本第一部資金印刻的大藏經誕生在1678年。

如今,在萬福寺的寶藏院,門口的匾額上寫荂u鐵眼一切經」這幾個大字,表達對鐵眼的深切懷念。在寶藏院中,各時代的印版整齊有序地疊放在一起,見證佛教在中日兩國流傳的歷史與過程。寶藏院中的法師,熱情和細緻地向參觀者介紹和講述萬福寺與鐵眼禪師的故事。這確是一座特殊的藏經閣,一張張印版就是一頁頁佛經化墨為字的書寫,也昭示人們不要忘卻那些曾經為了弘揚正氣、傳遞中日兩國友誼的高僧大德。

怨親平等塔發人深思

直白而言,萬福寺在京都這一寺廟神社林立、佛教氣息甚重的日本古都中,並非特別有名。往來的香客和遊人也比金閣寺、清水寺等佛教寺院要少得多。用人跡罕至來形容萬福寺並不誇張。但就是在這樣一個人跡罕至的寺院中,一段有關怨親平等塔的文字顯得頗為耐人尋味。

所謂怨親平等,乃是一種佛教思想,表達的是社會怨恨的人和親近的人在心目中一樣平等和重要,進而引申成為一種放下仇恨、主張和平與和解的寬容思想。在日本佛教中,怨親平等是其思想論述的一個非常重要組成部分。而在萬福寺中,怨親平等塔所表達的則是超越國界的和平主義。

在解釋建造萬福寺怨親平等塔的一塊匾額中,以書法字體的樣貌表達了萬福寺僧侶對和平的企盼。這段文字的大意是:從1937年開始,中日兩國陷入戰爭之中,這場殘酷的戰爭給兩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造成大量人員傷亡;為了讓戰爭中隕歿的兩國民眾靈魂得以安息、為了中國與日本永久的和平,故而建造了這座怨親平等塔。

善與和平是人性的境界。矗立段塔文的地方不是人頭湧動的商業區、文化旅遊區,而是一座偏僻的古寺。所以,這段文字的出現就絕非是表面文章或門面工夫,它真誠反映了這座寺院僧侶和民眾追求和平、反對戰爭、企盼中日兩國世代友好的夙願。也因為這段文字,萬福寺對中國與日本兩國的文化意義顯得更加重要、突出和動人。

中國與日本一衣帶水,友誼源遠流長。雙方擁有相近和相似的文化,也在某種意義上處在同文的狀態中;兩國也是搬不走的鄰居,和平是唯一和必然的選擇。直到今天,在萬福寺溫馨的晨鐘暮鼓中,我們似乎仍然看見隱元大師在日本弘法傳道的身影,也似乎依舊看到鐵眼和尚在燭光下翻刻經文的點滴。戰爭的硝煙已經散盡,而留在人間的,是萬福寺這座中日友好的見證法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