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中大合唱團 劇場中遇見伯恩斯坦

2018-06-09
■伯恩斯坦■伯恩斯坦

2018年是美國著名指揮家、作曲家伯恩斯坦百年冥壽,世界各地陸續展開「Leonard Bernstein at 100」官方慶祝活動。光是6月17日,全世界就有8場紀念活動同時舉行,其中一場,正是由香港中文大學合唱團所帶來的《劇場裡的伯恩斯坦--紀念伯恩斯坦誕生一百周年音樂會》。

中大合唱團的音樂總監朱振威是伯恩斯坦的「星星眼」小粉絲,他坦言追尋音樂的路上也時常會有懷疑,有疲憊,會失去動力。每逢此時,便要問問自己「當初為何撻茬o一爐火?」如果心中火苗仍在,那就不能洩氣,要不停為自己「加炭」,重燃萬分熱情砥礪前行。而這,亦是偶像伯恩斯坦帶給他的最大啟發。

這次的音樂會,請來美國指揮家艾力史達克擔任指揮,將伯恩斯坦難得一聽的幾首作品用合唱音樂會形式來展現,其中更加入戲劇元素,向大家傳遞伯恩斯坦的作品神采。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2016年,中大合唱團曾和「演戲家族」合作,將演戲家族過往所創作的經典音樂劇中的歌曲重新編曲,用合唱形式呈現,朱柏謙、張國穎及溫卓妍等幾位演員則穿插其中,擔任獨白和演唱。此一跨界嘗試叫好叫座,更激發出許多創作火花。那之後,朱振威就總想茼b人聲朗誦加合唱的形式上再作探索。時間來到2018年,他猛然想起今年正是伯恩斯坦誕辰100周年,後者的作品中不乏音樂劇、歌劇、戲劇配樂和合唱,有些曲子少有在香港上演,何不藉此機會一探(索)究竟呢?這就是《劇場裡的伯恩斯坦》的創作緣起,而音樂會被選入「Leonard Bernstein at 100」官方活動則是錦上添花的美妙緣分。

怎麼會靈機一閃想起今年是作曲家的百年誕辰?皆因朱振威正是伯恩斯坦的忠實粉絲,對他「太熟了」。「生日年月怎會難倒我?」他笑說,「我非常喜歡伯恩斯坦,他是我的偶像!」家中所收藏的伯恩斯坦指揮和作曲的唱片都有相當數量。

指揮台上的魅力之星

伯恩斯坦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其1958年就任成為紐約愛樂的音樂總監,從此開啟了該團12年的全盛時期,其間他更榮獲「桂冠指揮家」的稱號。退休後前往歐洲發展,亦留下大量經典錄音和現場錄影。其指揮的曲目涉獵甚廣,從巴洛克到現代各家均能駕馭,其中對馬勒的演繹尤為經典。

伯恩斯坦身上也頗有美國人那種開放、活力及創新精神,他的指揮狂放熱情充滿魅力,作曲作品又形式多變不拘一格。他是古典音樂舞台上的魅力明星,卻也是生動的電視主持人!運用新媒介來推廣古典音樂,正是伯恩斯坦的一大特色。在任職紐約愛樂期間,他便拍攝了《年輕人的音樂會》系列電視節目;亦充分利用媒體效果,大力推廣馬勒的音樂,這才使得當時並不被古典音樂圈看好的馬勒逐漸成為今日的主流之音。伯恩斯坦推廣馬勒的方式,用今日的網絡用語來說,可謂是「蹭熱點」的高級操作。羅伯·肯尼迪的追悼彌撒上,他指揮樂團奏出《第五交響曲》的肅穆之音;肯尼迪中心開幕,他送上《第八交響曲「千人」》的第一樂章,更請來多位頂級歌劇演唱家助陣,不僅給現場的觀眾留下深刻印象,也通過電視傳播將馬勒的音樂送到千家萬戶。有「熱點」,又有「流量」(明星),放到今天,伯恩斯坦絕對是古典音樂營銷的一把好手。

這樣的伯恩斯坦,還是出色的作曲家,創作光譜覆蓋了歌劇、交響曲、音樂劇、戲劇配樂、合唱曲等。其中,不乏膾炙人口的流行之音如《西城故事》,卻也有莊嚴肅穆的希伯來語合唱。

燃燒的音樂魂

對於朱振威來說,伯恩斯坦的作品魅力自不必贅言,而他最欣賞的是他對音樂的熱情。「當時接觸他,是小時候剛開始聽音樂,那還是LD的年代,聽了還不夠,還想看音樂會,但是音樂會不是成日有,也沒有那麼多錢,於是就去公共圖書館的視聽資料室,最常去的還有當時還在文化中心的藝術圖書館。整天去,如果去文化中心看音樂會就會特意早點去,看多隻碟,再去音樂會,很沉迷。那時一開始是因為馬勒的交響曲而喜歡音樂的,便不停找馬勒的LD,那肯定會看到伯恩斯坦的啦,因為他是最早錄影拍攝整個馬勒全集的指揮家。於是慢慢就對這個指揮有了印象。他的澎湃的激情,那種完全的投入,你看過他的錄像就會知道。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對音樂的『total embrace』。」

朱振威甚至覺得,自己能一路維持蚢鴷j典音樂的熱愛,很大程度也是來自伯恩斯坦的影響,「可能因為一路見到一個偶像,對音樂可以有那麼大的投入的熱情在其中,某程度上支持我向他效法和學習。」於是每當感到疲累或挫敗,他便提醒自己「不忘初心」,回想最初瘋狂追尋音樂的日子,問問自己心中的火是否還在。若是還在,便不斷加炭撻茪鶩]。爐火不息,熱情不止,伯恩斯坦式的全情投入,就是該這個樣子。

「把戲唱出來」

這次的音樂會,朱振威不想選擇常被演唱的《西城故事》與《齊徹斯特詩篇》,反倒從其他作品入手,選擇了伯恩斯坦17歲時所創作的《詩篇148》(獨唱曲)作為序幕,隨後呈上音樂家各個人生階段的代表作,有猶太合唱曲,有輕歌劇《坎第德》,有音樂劇場《彌撒曲》選曲,更會足本演出劇樂《雲雀》及獨幕歌劇《大溪地煩惱》。

作品的處理也頗有心思。《雲雀》邀來演員張國穎扮演女主角聖女貞德,以獨白配合合唱團演出;《大溪地煩惱》則由伯恩斯坦後人親自授權,用合唱團來代替原本的三重唱演出,更請來男中音林俊及次女高音連皓忻擔任男女主角。「原曲中的三重唱是爵士樂風格的,樂譜上的註解寫的是『電台廣告年代的希臘合唱隊』。它功能如同一個希臘戲劇裡面的合唱隊,唱法呢,又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美國電台廣告jingle的唱法。可不可以變成合唱團來演繹呢?剛好我們團就是一個室內合唱團的size,可以嘗試。」

朱振威說,伯恩斯坦合唱曲的難度,一是他的和聲,「一個20世紀的作曲家是不會老老實實地用很簡單的和聲的。」他笑道,「比如《雲雀》,本身是無伴奏合唱,雖然有旋律,音樂也多有調性,但是中間的轉調都有些巧妙的,增加了難度。」二是語言,早期的作品雖然在音樂上沒有那麼多花樣,但希伯來文的「配置」對合唱隊員來說也是挑戰;第三難,則來自合唱音樂會如何表達出原作的戲劇性。「很多的選段本來來自戲劇作品、歌劇、音樂劇或是話劇的配樂,我們無法避免音樂本身是有一定的戲劇需要的--有些劇情在背後,代表荇薵^的轉變,又或是要交代一些東西。當把合唱獨立抽出來的時候,如何去保留這些東西,讓音樂廳中的大家在沒有前文後語的情況下,仍然感受得到呢?」

合唱團請來作曲家、導演Frankie Ho來給意見,「如何把戲『唱』出來。」最後卻發現,伯恩斯坦早就有了答案。「我們要相信伯恩斯坦,相信音樂,他想表達的其實在樂譜上已經寫出來了,我們只要好好地、很清楚地去將音樂表現出來,理論上已經夠了。如果觀眾看了覺得不知道我們在幹什麼,或是覺得有違和,那一定是我們在音樂上沒有處理好!」音樂才是主角,此間自有真意。整個演出如同將伯恩斯坦的音樂歷程濃縮其中,戲劇演員的加入、歌劇演唱家的表演,都是藉助其他的元素來豐富音樂的色彩。朱振威最擔心的,反而是觀眾抱蚇欞~的期待入場,「我們是一個音樂會啊,沒有亭台樓閣,也不會穿戲服,千萬不要以為是來看戲呀!」他笑蚖﹛C

《劇場裡的伯恩斯坦-紀念伯恩斯坦誕生一百周年音樂會》

時間:6月17日 下午三時正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