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何君堯湯家驊指法官量刑專業

2018-06-13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范童)旺角暴亂核心人物、「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獨琦」)暴動罪成,被判6年監禁。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昨日竟以梁天琦是港大學士、「無私奉獻香港」等理由為其罪行開脫。香港律師會前會長、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反駁,正因為梁天琦受過高等教育,就更不應以身試法。資深大律師、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就慨嘆,有人以政治眼光看待判決,是在侮辱司法體系、法官及陪審團。

「獨琦」暴亂不同匪徒?

梁家傑昨日在接受電台訪問時稱,法官彭寶琴對梁天琦的判刑「太重」,而法官完全拒絕考慮其背景及犯案動機「值得商榷」,因為梁天琦是香港大學學士,「分析能力」及「思辯能力強」,倘法官將「無私奉獻想改變香港」的年輕人與作奸犯科者作同樣判刑,會發出港人只需要「拜金」、「拜權」、「毋須有理想」的信息。

他並以「撬門」為例,稱為了救人而撬門,與為了私利而去撬門打劫不同,法官不考慮動機、只考慮「度門爛成點」不太合理,又以2005年韓國農民在香港舉行世貿會議時示威一事轉移視線,聲稱事件比旺暴「更像暴亂」,但當時示威的韓農並沒有被控暴動罪,而只是被控非法集會。

曾受高等教育應明辨事理

何君堯反駁,梁天琦的確受過高等教育,「正正就是讀得書多,對明辨事理方面有這樣的能力,更加不應該以身試法。」

他相信法官在量刑時會有專業考慮,指雖然同案有被告被判7年監禁,判刑是多宗旺暴案件中最重,但香港地少人多,由暴亂引申出來的後果可以非常嚴重,故是次判刑合適。「治亂世必定要用重典。」如果這些罪行不在早期治理,事情就會惡化。

何君堯指出,旺暴的前身是「佔中」,很多年輕人在當時受到誤導而走上歧途,故一定要發出嚴正信息,「無論你有什麼理想、理念,這都不是理由,不是給你一個免責金牌。」

他更批評,多名「佔中」主事者早在2013年已承認「公民抗命」並非抗辯理由,又稱願意承擔罪責,「現在有幾多人走數?」

判刑「過重」論侮辱司法

湯家驊在另一個電台訪問時批評,有人從政治眼光看待是次判決,稱判刑「過重」,是對判決非常不公平,更是對整個司法體系、法官及陪審團的侮辱。

他強調,單從刑期來判斷判刑輕重太過片面,不是一個正確看法,應從罪行嚴重性、及對社會的影響性來看。是次判刑沒有違反原則,或者是不公平地重。

湯家驊指出,香港是全世界犯罪率最低的地方,港人對社會安定性及安全性有高期望,惟香港出現很多直接影響社會安寧、特別是暴力的行為,從法律的眼光看來是不容忽視,故需要阻嚇性的判刑,遏止以政治為目標、嚴重影響社會安寧的問題。

對於前港督彭定康評論判決時,聲言《公安條例》被「政治利用」,湯家驊批評對方「非常偏頗」,更對其言論感到非常憤怒及反感。

他解釋,暴動罪條文引用的元素及刑期,完全根據英國的普通法,以及港英殖民統治時期的準則而通過,而《公安條例》第十九條的定罪基本元素,亦完全按照普通法案例,故彭定康的說法是無理由兼無事實根據。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