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憂父母言放棄 黑青重新出發

2018-06-24
■香港青年協會「重新出發」頒獎典禮,8位青年獲得獎項。■香港青年協會「重新出發」頒獎典禮,8位青年獲得獎項。

涉黃賭毒「入差館像返家」 見家人傷痛終灑淚改過

香港文匯報訊(實習記者 鄺錦蓉)年輕人少不更事走錯路,但只要肯回頭,人生總有路可以走,現年20歲的小智昨日分享了他浪子回頭的經歷。13歲「英雄主義,要威要型」的他,加入黑社會後,「入差館就像返屋企。」父母由原本緊張、撕心裂肺,最後當沒有兒子。父母的冷淡反應反讓他害怕起來,「父母是否選擇要放棄我?」那刻的擔憂,讓他得到迷途知返的覺醒,如今重回正軌的他,終贏得父母的燦爛笑容。小智在昨日的香港青年協會「重新出發」頒獎典禮上獲得嘉許。

小智第一次犯事是在12歲,在朋輩影響下,因非法集會而犯事。他13歲時就加入黑社會,他表示經常因黃、賭、毒而犯事, 「入差館就像返屋企」, 16歲的小智開始吸毒和販毒,當時見到有些人吸毒彷彿在瀕死邊緣,甚至沒有了腳,但他仍然不害怕。

販毒闖大禍 掃毒組上門

小智憶述,在一開始犯法時,父親會把他關在家裡,之後接二連三發生不同案件,父親自知阻撓不了他犯事,唯有定下規矩,不要闖大禍,例如販毒。但是當第一次掃毒組來到家裡,父親知道小智有參與販毒後,打了小智兩巴。隨後雖然小智有給予父親8萬元的家用,但父親也二話不說,就把一疊錢扔向門外。

小智表示,當時販毒可能大概每天能收取約幾萬元,但是「錢來得快,使得快」,他表示當時賺的錢都用來買毒品,或與兄弟花天酒地,到夜總會包場,而每場需要花上約15萬元。但經歷了四五年花天酒地的生活,小智開始覺得悶,覺得自己好像沒有靈魂似的。

談到涉事最大的案件,18歲的小智販毒100克、市值十幾萬元的可卡因,雖然最後串謀販毒罪並沒有裁定罪成,但隨後警察特別留意他的動向,他販毒生意也隨之大受影響,那時他曾問兄弟借十幾萬,但最後兄弟不是封鎖他的聯繫方式,就是給予他5千元,叫他不要再聯絡,他明白那些人以前只是見他有利用價值,才與他熟絡。

歷多次被捕 父母變心淡

之後他繼續販毒,但有一次「如常」地被捕,父親到警署放下了保釋金後,頭也不回地離開,警員對他說:「他是你家人嗎?你父親一開始是怎樣緊張你,為你而落淚,現在又是什麼樣子啊?」

第一次被捕,小智的父母都十分緊張,但是那次父親的心淡表現反讓他害怕,是否父母不想再理會他呢?

隨後他回到家,看到父親因工作而弄傷眼睛,母親則胃痛在家,他看到這一幕,眼淚縱橫,父親問他為何哭,他說「見到你們這樣,我不知說什麼好。」他母親說:「條路是你自己選擇的,我當沒有你這個兒子。」那刻,他向父母許下承諾,會改過自新。

雖然父母不再相信他會改過自新,但他最後用行動證明了一切。他離開黑社會後,改做搬水的工作。他坦言當初從事搬水工作,心裡確實有點不平衡,每天送千桶水,但只得500元,以往從事非法勾當,不用工作也能夠每天收到幾萬元,但是直至第一次出糧後,他覺得這約一萬元的薪水卻比以往的收入,分量更加重。

「不怕人不敬,但怕己不正」

第一次出糧,他把5,000元交在父母手裡,他們終於接過手,並且開心地笑,「知道你辛苦啦!」他表示那刻的喜悅是前所未有。小智表示「不怕人不敬,但怕己不正」,他希望能夠努力工作,向成為運輸業老闆的目標進發。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