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謙遜真摯待人 默默傳播善心

2018-08-08
■ 蕭開廷(左)及戴大為(右)展示田校學生寫上祝福及慰問的校旗送予田老。香港文匯報記者曾慶威  攝■ 蕭開廷(左)及戴大為(右)展示田校學生寫上祝福及慰問的校旗送予田老。香港文匯報記者曾慶威 攝

老臣子泣別田老:必傳承無私精神

夜深,一個耄耋老人,總會緩緩地從家中走到地鐵站閘口耐心等待,為的只是體恤前來交收文件的下屬,省下出閘後再入閘的數元錢。

田家炳基金會第一位全職員工、高級幹事蕭開廷,一直難忘「董事長」的謙遜真摯。過去20年陪伴田家炳四處興學,近距離體會其「身教」,在得悉田老離世後他難忍悲傷一次又一次痛哭,他敬佩田老多年來人前人後都待人真誠,更感恩田老對自己關愛有加。未來他會與更多學校師生分享田老的生平事跡,希望其對教育的熱心、家國情懷與無私精神能得以傳承。■香港文匯報記者 柴婧、任智鵬

「錢到,心到,人到」是「百校之父」田家炳捐獻教育的宗旨,他堅持親身探訪與師生座談及了解教學環境,足跡與田家炳學校一樣遍佈全國,而在田老側旁,不時有蕭開廷的身影。

他與香港文匯報記者分享時憶述,20年前自己初出茅廬於田家炳基金會任兼職,首次與田老於紅磡火車站見面準備赴韶關的學校訪問,已對其簡樸、節儉、務實的風格印象深刻,「他不希望增加接待方的花費,要讓我們搶荇I單。」翌年全職加入基金會的蕭開廷說:「就算搶不到埋單,他亦會堅持住在學校招待所,上世紀90年代的學校招待所還頗為簡陋,但田老絕不會計較。」

不過對待學生,田老從不馬虎,「田老特別希望和師生有座談,了解學生的活動、想法,可他常年患喉炎,講十幾分鐘就需要停一下,但他於會上非常忘我,除非咳得比較厲害,否則從不知道疲倦。」訪校時不少學生會索簽名,田老更將之視作頭等重要的大事,「他要鼓勵學生,要問他們姓名,再寫幾句勉勵的話,如果學生太多,現場寫不完,他會帶到住處再慢慢寫。」

真誠待「小薯」 員工感窩心

因為基金會關乎教育,田老從來一絲不苟,蕭開廷說,自己撰初稿後田老會逐字逐標點修改,而直到退休後,也依然關心基金會的工作。

行事嚴謹的田老,對待員工的體恤、真誠也令人窩心,哪怕對方只是一個「小薯」。

蕭開廷回憶道,因為工作需要,常常要晚上赴田老家交收文件,田老總會事先安排好,從不耽誤自己的時間,「如果他有空,更會提早走到九龍塘地鐵出閘口等我交接,只因為他體恤我,如果出閘需要多花幾元車錢......」

田老留給蕭開廷的溫暖,還有對其家庭的關心,「他來參加我婚禮,我覺得很難得,好多謝。」因為希望一雙子女亦能從小受田老精神感染,蕭開廷為他們先後報讀田家炳小學,亦曾帶往田老家中探望,「田老會跟他們講,爸爸工作辛苦,沒有時間陪他們,希望他們諒解......」這一切都讓蕭開廷感到田老有不同於一般老闆和員工間,幾近親情的感情。

因為常年陪伴,蕭開廷常常見到大眾視線外的田老,「田老對人誠懇,從來沒有人前人後兩個樣。」他猶記得田老習慣看報,每當見到有需要的人和事總會主動伸出援手,能幫就幫,例如曾經在報道指有大學生因欠交學費而拿不到畢業證書,「田老會主動打電話聯絡嘗試料理學費,不多問原因,只希望能幫到學生;他覺得已辛苦讀了四年,畢業好重要。」而這樣默默行善的事件,蕭開廷還記得很多很多,這些記憶正督促他未來更好地服務基金會,繼續努力,冀達成田老的心願。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