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再次出擊德國Tanzmesse舞蹈博覽 「走出去,才能反省自己的位置」

2018-08-25
■本地編舞家楊春江的作品《舞·師(暫名)》獲選於德國杜塞爾多夫國際舞蹈博覽會的「示範展演」(Open Studio)中演出。 圖片由太古坊 ArtisTree 提供■本地編舞家楊春江的作品《舞·師(暫名)》獲選於德國杜塞爾多夫國際舞蹈博覽會的「示範展演」(Open Studio)中演出。 圖片由太古坊 ArtisTree 提供

今年8月29日至9月1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將與香港藝術發展局攜手合作,率領香港舞蹈藝術家及製作人所組成的代表團,參與兩年一度的大型國際當代舞盛事──德國杜塞爾多夫國際舞蹈博覽會(Tanzmesse),這亦是香港自2016年之後,再次出擊大型國際舞蹈博覽會,對業界與藝術家而言都是極佳的實戰機會。 文:草草

行動上與觀念上的突破

2016年,香港代表團在藝發局的組織下第一次出擊Tanzmesse,在藝發局舞蹈組主席梅卓燕看來,是一個革命性的突破。「香港開埠以來,從來沒有一個政府機構肯去承擔這個工作,幫藝術家推向國際市場,直到2016年,ADC很大膽地去做了。」她認為,這不僅是一個行動上的突破,也是觀念上轉變的開始。出外交流、參與藝術市場,其目標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茞棺應N家及其作品的長遠發展。以往許多人不理解,覺得外出交流沒有經濟效益,甚至有些人會覺得藝術家是「外出遊埠」,他們不明白走出去的重要,不知道哪怕是人際網絡,也是需要逐步而緩慢地「儲」回來的。

2016年參加Tanzmesse則是一次轉折,「大家更加意識到我們有這個需要,再之後香港的不同政府部門也更加重視類似的活動。比如LCSD會繼續發展『香港週』活動,或者針對大灣區的概念有所規劃;而民政事務局也開始有相關的各種資助,投放大量的資源來幫助藝術家。雖然我們到現在還有一些東西做得不好,但是起碼邁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今年藝發局和西九聯手合作帶香港代表團二次出擊Tanzmesse,則在資源上實現了更大的共享。「上一屆最大的困難是藝發局的同事不夠人手,藝術家又很多,有點照顧不過來。今年和西九合作,我們既能獲得政府的資助,又能分享西九積累多年的connection。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這是一個很完美的組合。資源方面足夠,人手也充裕可以更好地照顧和幫助藝術家。」

上一屆的參與,從成果來看也很可喜。梅卓燕說,2016年,香港有六位本地年輕編舞家,包括陳凱、楊浩、馮樂恆、黃靜婷、林俊浩及曹德寶,分別參加了Tanzmesse的「舞台演出」(Performance Programme)和「示範展演」(Open Studio)環節。之後,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收穫了一些新機會,收到駐場或表演的邀約。同時,實戰的經歷也暴露香港藝術家的薄弱環節,不在於作品的質量,而在於如何向來自不同國家及地區的藝術中介、製作人等推廣自己,介紹及展示作品。特別是「示範展演」環節,本就不是呈現完整的作品,而是展現作品的創作理念及發展潛質,以吸引製作人及中介來支持作品的未來發展。「香港藝術家不習慣去展現。」梅卓燕說,「『示範展演』環節就是對茪ㄕP的買家去作簡單的介紹,說出自己背後的理念,談作品的未來發展,吸引大家的興趣,希望可以獲得支持。2016年時,我也看到有幾個Pina Bausch的舞者做了一個Cafm M▍ler的版本,也是在那裡推銷。如果想要作品在未來有進一步的發展,這個環節很重要。」第一次參加Tanzmesse,如同實戰操兵。梅卓燕希望今年可以繼續深化之前的成果,加強推廣的力度。「很希望多些藝術家可以有更多的機會走出去。因為反而是去了另外一個地方,且要推銷自己,要談論自己的東西,才會反過來思考香港的位置、自己的位置,這非常重要。不然就很容易像是一輛車般慣性地開,沒有機會停下來想一想。」

將舞獅橋凳帶到德國

藝發局的舞蹈組成員早前推薦了13個本地原創作品給Tanzmesse來遴選,其中兩位本地編舞家黎德威及楊春江的作品《So Low》及《舞·師(暫名)》獲選,將分別於今年博覽會的「舞台演出」(Performance Programme)和「示範展演」(Open Studio)中展演。

其中,楊春江帶領舞者,與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合作的《舞·師(暫名)》,嘗試,將當代舞與傳統舞獅相結合,玩味十足。這種跨界的融合嘗試始於2016年香港舞蹈團8樓平台所委約的《拉人Dance》,舞者跟蚖R獅師傅學習,從傳統的舞獅文化中汲取靈感,創造出新的身體動感。「在那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楊春江笑說,那之後他曾帶蚖R者與舞獅師傅到日本參加一個國際民族舞蹈的展演,意外發現原來獅子舞的世界「博大精深」,更在盛大的夜晚巡遊中與來自沖繩的獅子舞來了一次即興「Battle」。「好好玩,有很多可能性。」深受啟發的楊春江近兩年來不斷嘗試在不同場合發展當代獅子舞,2017年在太古坊ArtisTree演出的《舞·師》,以及10月即將前往上海的演出,之後11月在香港新視野藝術節上呈現的作品都是一脈相承的不同嘗試。

今年前往Tanzmesse介紹作品,楊春江將此看作是又一次探索作品的機會。「這次去不是完整版的演出,我們想要做一些示範性比較強的。先是師傅去做一些傳統舞獅真功夫的示範,然後我們再有一個當代舞的四人舞,舞者學了舞獅的基本招式和功架,再演變成當代舞。對外國的presenter我們希望去講解怎麼把這些東西吸收融化變成這樣的一個階段,所以不是很正規的舞台表演的方式。」楊春江說,這次會選擇將橋凳帶到德國場地,利用這一可靈活變化的舞獅裝置來向外國觀眾展現舞獅的特色,及其與當代舞結合的可能,也正好為作品的未來發展實現一些新的元素或可能。

實際的效果會如何?期待藝術家回港後再分享!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