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半窗梧桐疏雨影

2018-09-13

付秀宏

我有時站在梧桐樹下,看小團扇般的葉片密密匝匝,綠意縱橫,面背翻搖,心情如滴露一樣。梧桐樹幹光滑,葉大優美,風起處,綠幛窸窣,青音蕭蕭。

對梧桐樹情有獨鍾,主要與我少年的經歷和情趣有關。10歲時,我眼見屋北舊豬圈後的那棵樹有魔法似的,常有春鳥、喜鵲等吉祥鳥來棲,父親說那是梧桐樹,並講了「梧桐引鳳凰」的傳說。於是,我興致頗高地觀察這棵樹,把它畫在圖畫本上,一遍又一遍。那是一棵高大的梧桐樹,有三四米高,舒展挺脫。我喜歡站在它面前,待驟風突起,覺青山搖曳。漸漸,梧桐葉充滿了音律的密碼,便如芭蕉、荷葉一樣,繚繞在我的耳畔,這也可能是許多古琴用梧桐木製成的緣由吧。

作家豐子愷《梧桐樹》中有言:「那些嫩黃的小葉子一簇簇地頂在枝頭上,好像一堂樹燈。」 我癡癡地想,春來梧桐,這嫩葉樹燈,到底是秦淮河的燈,還是用葦葉做的放於小河的點點燭燈?不知為何,聽墨綠的梧桐葉響時,我想像不出燈火搖動的場景,卻是滿耳嘩嘩流水之聲。

李清照「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讓我懂了梧桐葉與水的知音情誼,那富有彈性的葉雨韻腳,我在少年的另一個瞬間曾聆聽過多次,只是當時不懂。那聲音多年佔據的位置,突然復活起來。雨下荂A闊大的梧桐葉,好似是誰遞過來一把新製的傘。忘不了那一場梧桐雨,二姐出嫁那天,老屋門後那棵梧桐樹寬大的葉子,已變得金黃耀目,葉子飄飄落落,就像一場梧桐雨,是不是二姐心裡關於出嫁盼望與離苦的交織......一位蘇州朋友說,聽雨打芭蕉,泠泠作響才過癮。我心下尋思,比之半窗梧桐雨,雨打芭蕉顯得急驟,應是手執琵琶之聲。那細密的鼓點,一定敲擊茪H的靈魂,逕自流向低處。我盯茪T樓居處之下,小廣場上的梧桐林,遍地的水花,雨聲打在梧桐葉上,表情舒展,像是安慰,像是有故事發生,也像沒有故事發生。

請允許我把詩寫在梧桐葉上,押住韻就可以了,忽略是否音韻鏗鏘、琅琅上口。我從窗台前侍弄的花草,採摘縷縷清香,然後我靜靜看你。真實的繁榮、虛幻的潮濕,梧桐樹和雨中倒影印在水泥地上,我彷彿看到--你在雨中走,只見雨幕在你面前分成兩邊,然後又在你身後合在一起。

故鄉老屋已拆遷,梧桐早不在,天籟全無,只是後來常常想起。我不覺梧桐與秋雨的淒涼,它們是這個世界最相知的事物,雖比不上高山流水的韻律,但也有梧桐夜雨的古箏味道。梧桐葉無求無慾,它只在風雨中鳴響。假如聽覺和心靈之間有根弦,那麼風雨便是撥響梧桐葉的手指,蔚然成景。

合上眼簾,於半窗梧桐前聽雨,株株沐露的山蘭、隻隻青鳥亮翅的天空,似都在眼前;牧童的呼喚,則成為山間清泉悅耳的叮咚聲。打在梧桐葉的噗噗作響,與雨從葉面墜落的細密滴答聲,合在一處,聲聲入耳,聲聲入心。還記得小學音樂老師說過,「梧桐樹是高貴的,活茠漁伬埜溢閂搕恁A用葉子等待自由飛翔的雨聲;死了的時候,落落大方,用木質的臟腑,釋放無盡的思想和幽怨的音樂。」

我在江蘇南京,看到很多街道兩旁的樹是法國梧桐,彷彿有衍生法力似的,中山路、珠江路、建康路、中華路、北京西路、北京東路、長江路、黃埔路都有梧桐樹的身影。梧桐村是南京城的樹神骨脈,從1872年法國傳教士在石鼓路種下第一棵梧桐起,到為迎奉孫中山大典栽種2萬棵梧桐,到蔣介石大手筆種梧桐,再到新中國成立初的植樹熱,早年保存至今的梧桐,樹齡超越了這座城市裡很多居民的年齡。

梧桐是南京乾淨典雅的植物,葉色碧碧,古意青青。我知道,遍植南京的法國梧桐,學名叫三球懸鈴木,乃孫中山篤信的三民主義象徵。一位老南京對我連聲誇道,夏日外面流火炙人,走在綠蔭成廊的法國梧桐大路小路上,卻是涼風拂面,綠色隧道,名副其實。秋冬時節,斑斕多姿的梧桐落葉,又給城市平添了許多浪漫。

這位老南京還講,法國梧桐葉片大,綠量高,盛夏樹蔭下要低四五度,落雨時更是音樂如夢。一路梧桐鬱鬱青青,就像用綠色寫就的「歲月靜好,現世安穩」。梧桐陰了又涼,雨聲再至,蟬聲在那裡打盹,南京人生活在梧桐葉的深處。在異鄉的梧桐光影中,我還是很懷念少年的故鄉老屋,看見一個少年和梧桐樹的故事,那一刻雨聲瀟瀟,梧桐悅動,刷刷有聲,天地有大美。

半窗梧桐疏雨影,一個溫婉而又纏綿的意象,古色古香,細密走心;一場細雨,細如秋毫,柔若絹絲。連綿飄雨三兩日,梧桐樹依然落落從容,亭亭南軒外,貞幹修且直。走在樹下,似乎沒有感到綿柔細雨飄然而下,但周身彷彿蒙上了淡淡的青陰色。街巷、灰牆、樓閣,越發肅穆起來;近旁的幾棵柳樹,則為梧桐煙雨平添了幾分溫柔。

雨突然又急驟而來,但作勢狂妄的雨,不過是個紙老虎,很快就遁去了。走進茶樓,裡邊的木質牆體散發茞H香,閒坐在籐椅上,聽燒水壺有節奏地鳴唱,似乎又在悄然醞釀荓黈銕B意了。

凝望窗外,小雨還在輕輕下,潤濕了梧桐綠,玻璃上也掛滿雨珠。梧桐雨的流韻和節拍,時急時緩,呈現出豐富的層次感,美麗不乏堅韌。再看那梧桐葉緣,勻潤完整,像似大大的手掌,一如寬仁的如來佛祖,寬容祥和。心善忍,音韻緣;此間,梧桐雨轉變了內涵,心性向悟,意趣通明。哦,這梧桐雨,半窗疏影,是來自大自然的韶音琴弦......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