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香港再演精彩節目

2018-09-15
■綠葉劇團作品《爸爸》■綠葉劇團作品《爸爸》

由藝發局主辦、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的「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將由今年9月起至明年1月舉行,活動旨在把十二組名揚海外的本地藝術家及作品帶回香港舞台。是次活動涵蓋不同的表演形式,觀眾可以借今次活動,欣賞本地藝術家的精彩作品!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朱慧恩

是次參與演出的單位包括馮樂恆、梁基爵、黃靜婷、楊嘉輝、林丰×張駿豪×黎智禮、影話戲、Music Lab、非凡美樂、春暉粵藝工作坊、綠葉劇團、桃花源粵劇工作舍及無極樂團,形式涵蓋音樂、劇場演出、戲曲、多媒體藝術及當代舞,共有二十九場售票表演節目及二十五場公開綵排。除了五大類別的演出節目外,主辦方亦繼續把藝術帶進不同社群,在小學、大專院校、社福機構等舉行150多節教育及藝術活動,讓藝術走進社區。

無語言面具劇說親情

綠葉劇團為形體劇場訓練的表演團體,是首個售票表演藝術節目單位,今次向觀眾呈獻無語言面具劇《爸爸》。《爸爸》早在二十一個地方巡演,是次為香港首演。故事講述一個錶匠在孩子成長離去後,追回時間的故事,帶領觀眾遊走長者、記憶及家庭的人生課題。

綠葉劇團監製李宛虹在接受訪問時介紹,《爸爸》取材自名為《歡樂皺紋》的西班牙繪本,故事中有「爸爸」一角,深深吸引了創作團隊,遂以此為藍本,創作了《爸爸》。另一個原因則是綠葉劇團駐團導演暨藝術總監黃俊達的爸爸將近退休,而他的爸爸在其創作路途上一直十分支持,所以亦想趁此創作主題圍繞「爸爸」的故事。談到「爸爸」感覺,李宛虹坦言感情複雜。「我們很少人真的跟爸爸很熟,但在我們小時候有很多回憶是關於爸爸的。可能被爸爸打過,又或者會『騎膊馬』,但長大後反而好似難以和爸爸溝通。」因此演出過程中,演員將戴上出自意大利面具製作大師之手的特製面具,以肢體語言演繹故事,帶領觀眾重新找回逐漸消逝的情懷。

李宛虹表示,《爸爸》糅合眾多香港元素。「當中有很多『好香港』的元素,可能是舊時的地板,或者歌曲。始終我們是香港人,對我們來說,巡演其中一個意義是向各地觀眾訴說一個關於香港的故事。」《爸爸》是一個無語言面具劇,演員在整整一小時裡,以肢體作語言說故事。肢體默劇在香港未算是十分流行,故團隊亦希望借今次演出了解觀眾反應。傳統的劇作以對白推動情節,以臉部表情表達情緒,但肢體默劇則摒棄兩者,純以肢體推動一切。「對演員來說確實很大挑戰,因為無語言,只靠身體,所以身體(動作)必須十分準確。例如頭部的角度不同,已經表達了不同意思。因此導演十分嚴格,由我們的呼吸、節奏、角度都經過設計,而且要準確地呈現出來。」李宛虹說。

《遙遙之城》折射城市現狀

藝術家黃靜婷上年參與澳亞藝術節的舞蹈交流平台《Dance Lab》,今次會帶來全新當代舞蹈作品《遙遙之城》。《遙》融合舞蹈、音樂、環境空間及道具意義,探索人類身體流動的狀態。據黃靜婷介紹,作品取材自希臘神話西西弗斯不斷推大石上山的故事。狡猾的西西弗斯因為被天神懲罰,所以每天都推大石上山,日復日如是。看茼閬镼探答犒猁p,使黃靜婷想到,城市裡每一個人的生活似乎亦如是。「簡單來說,我們不斷返工, 每日每個崗位都會重複一個動作,每日都好似營營役役,但是否一定是這牯G呢?」 再引申下去,就是反映香港的社會現狀。當現時生活指數越來越高,活得越來越辛苦時,面對此狀況,黃靜婷會拷問:「當我們不斷向前時,我們究竟在推茖リ偵穧V前呢?」

因此,她便借荂m遙》試圖尋找答案。《遙》的每次演出均由五個表演者組成,他們在街頭上推茪@個巨型銀色球體,不斷向前。「球體之所以選用銀色,正是因為那就像一塊鏡,當我們把它推出街時,它就反映茤P遭的事物和人物。」今次共演出二十五場,選址約十個地方,包括心臟地帶中環 ,也有較休閒的觀塘海濱公園等。在這些人多密集的外地方演出,對表演者來說無疑是一大挑戰。不過,黃靜婷認為正是這種不確定性,為演出帶來好玩之處。「個波波很大很重,要控制得宜便必須高度集中。表演者正面望不到前面的事物,只能望到鏡的反映,他們要時刻警覺周邊的環境。當我們一路推,前面的人是否肯讓路呢?」但假如真的有人不肯讓路,豈不是會影響整個流程?「不,這也是創作的一部分。」她說。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日期:由2018年9月至2019年1月

詳情可參閱www.newartspower.hk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