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素描是不入流習作? 畫家寓理論於實踐 展示當代素描新可能

2018-09-11
■一新美術館以「素描」為題探討它的藝術可能性。■一新美術館以「素描」為題探討它的藝術可能性。

素描是繪畫的基礎。當今中國繪畫的白描法已成一門獨立藝術,而西方的素描法亦大大提升了地位,甚至結合當代美學新觀念,成為藝術收藏品。可惜素描一直被香港畫展及市場忽視。究竟素描最適合表現什麼題材?素描如何才可以成為和其他藝術平起平坐的門類?傳統素描如何結合現代藝術觀念?由即日起至10月20日於一新美術館《一線之間:香港新素描》展覽展出的藝術家就分別用自身作品闡述了各自的觀點。■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添浚 攝:實習記者 劉悅

一新美術館館長、前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總監楊春棠向記者表示,現在年輕一輩藝術家很少專注於素描,所以他策劃是次展覽,希望可以讓藝術界重新認真看待素描。他說:「我在博物館工作幾十年,但很少見到素描作品。就算有,也是在那些上了年紀的畫家的回顧展看到,而且他們會跟我說拿出來展出的素描畫都是在年輕時畫的,現在已經沒有畫了。我覺得很可惜。」

他續說:「其實素描是最古老的藝術傳統,牽涉到光的運用、線條的美學這些很重要的基本功。無論中西方的藝術傳統,也是由線條開始。我50年前考會考藝術科,當時就已經要考作為基本功的素描。而到了現今,素描也糅合了其它藝術的技巧,例如水彩、水墨、油畫等多元技巧,成為創新的藝術集錦,變化其實可以很豐富。」

廖井梅:素描適用於樸素題材

廖井梅於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任教藝術,她從學院派角度分析適用於素描的題材,以及速寫和寫實這兩種不同的素描表達手法如何影響要表現的題材。

廖井梅表示,素描的特質是樸素、直白,因此最適合用來表現樸素的題材。她以自己是次展出的其中一幅作品「華年」為例解釋:「畫的這朵花本來打算先用素描畫,再上色,但之後覺得沒上色前的樸素感更切合主題,所以就視之為成品。」她續說:「素描又可以分兩種,一種是速寫,另一種是寫實,同樣應該因應題材所需而選擇。速寫是用來捕捉剎那間的感覺,所以較適合用來畫那些轉瞬即逝的題材,我這次展出的人體速寫只用幾分鐘就畫成。而寫實的題材就需要較多時間,主要用來呈現細節。」

作為藝術系老師,廖井梅指素描作為基本功,在學院裡依然是一門獨立的科目,備受重視。素描很多時用於寫生,廖井梅說除了會教學生素描的用筆技巧外,也會教授觀察方法,即如何將被畫的對象呈現在畫紙上。「畫畫和平時看一件物件不同,如何抓住眼前現象的重點,做到觀察入微,再根據畫面的比例構圖。」

潘躍輝、謝政:糅合其他技巧的新派素描

傳統上,無論是速寫還是寫實,素描和油畫一樣都是按被畫對象的真實比例呈現出來。但自從現代繪畫時代開啟以來,真實呈現眼前所見之物已非畫家的目標。

當代素描的作品同樣受這些新觀念影響。潘躍輝的素描作品就超越現實,善於畫人物的他,筆下人物的頭部都刻意畫得比正常大,而手腳則比正常小,融入「東方美」,也用來寓意時下年輕人的神經高壓狀態。

潘躍輝說即使是畫超現實的水彩、油畫作品,素描能力依然在當中佔一席位。「在我個人習慣來說,畫油畫上色前先畫素描做底,作品成功率會高很多。」他說。另外,他透露以前在會考、高考年代,他會和妻子徐淵一起開班教寫生素描,可說是當年有名的「會考、高考奪A工場」,所以素描一直是香港藝術教育重要一環。徐淵笑說:「當時我們會教學生如何陰影畫少一點,在滿足考試要求的情況下又能在限時內完成。」

謝政作品的超現實程度比潘躍輝有過之而無不及,作品中人體扭曲的形態,就像立體主義作品一樣。他形容自己的作品為「中西方美學交集,非視覺真實。」而更有趣的是,雖然不是按「視覺真實」畫成,但卻也有特意請模特兒作「寫生」。他說:「這些畫都是幾年前請model回來畫的,55元一個鐘。」

胡浚諺:捍衛素描作為完整、嚴肅作品的地位

擅長不同藝術門類、在不同畫展都有豐富展出經驗的胡浚諺坦言,藝術上的傳統觀念的確對素描有偏見。「因為油畫上了色,所以很多人覺得是一幅完成了的作品,而素描因為是黑白,所以給人沒完成的感覺。」

胡浚諺認為要提升素描的地位,畫素描時要視它為完整作品,換句話說是用畫油畫、水墨等的準則去創作素描。以他自己為例,無論是畫油畫還是素描,他都一視同仁地延續自己「缺憾美」的創作主題。他解釋:「例如你看到我素描作品畫的身體都是滿佈傷疤。所以首先從題材上我就很嚴肅地看待素描,給它的作品一個完整主題。」此外,針對素描被輕視是因為被人覺得沒有上色,他在畫紙上會刻意以白色顏料按題材、光暗等需要「打底」,也茩奎瞼桼C色的不同深淺變化。此外,他會選用較高級的畫紙。「即使用紗紙割去製造不同藝術效果,紙張也不會爛。」種種針對素描的藝術手法,皆是為了將素描提升至嚴肅作品的地位。

那什麼題材胡浚諺會用油畫表達,什麼題材則選擇素描呢?他謂:「油畫因為較多色彩,所以會用來表達真實、色彩豐富的題材。而素描因為顏色少,更像是介乎真實與幻象之間。在顏色被淡化的背景下,也可以更集中地表達形狀、質感。例如我這次展出的『檸檬』素描,我就刻意放大、抽象化,像是顯微鏡頭下看到的一樣,而且畫面中仔細的紋理也是我刻意要強調的質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