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敢觀舞台:熱鬧繽紛的《愛麗絲夢遊仙境》

2018-09-08
■《愛麗絲夢遊仙境》舞蹈員:陳稚u/攝影:Conrad Dy-Liacco/相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愛麗絲夢遊仙境》舞蹈員:陳稚u/攝影:Conrad Dy-Liacco/相片由香港芭蕾舞團提供

文:聞一浩(本欄由本地知名評論人聞一浩與梁偉詩輪流執筆,帶來關於舞台的熱辣酷評。)

香港芭蕾舞團暑假壓軸演出《愛麗絲夢遊仙境》,是藝術總監衛承天去年到任後,舞團首次演出他的作品,我們可藉此一窺其創作風格。這齣衛承天為華盛頓芭蕾舞團創作、老幼咸宜的演出,可以說是出盡劇場法寶,芭蕾舞以外,更用上了皮影戲、戲偶、雜技等不同劇場技法。整體節奏明快,熱鬧繽紛,叫人目不暇給,佈景及服裝等各方面亦相當出色。

這齣兩幕舞劇改編自路易斯.卡羅膾炙人口的同名故事。序幕由愛麗絲家中開始,身穿招牌藍裙的愛麗絲看荇a人團團轉,各人的服飾裝扮已暗示之後愛麗絲在兔窟遇到的各式生物的原型。這部分動作編排及調度均十分輕快,道具的移動均由舞者負責,可以說為整體的演出定下了基調。

舞作大抵依從原著小說的脈絡,並沒有大幅改動情節,愛麗絲追茈旍艀]而跌下兔窟,遇到各式各樣人物,誤闖紅心皇后的花園派對及槌球遊戲,再與惡龍大戰。衛承天每段的舞蹈編排都乾淨利落,節奏及式樣跟故事情節一樣出人意料之外,點子層出不窮,輕鬆中卻顯見難度,像淚池場景中,愛麗絲一連串的芭蕾後翻動作,優雅之餘,也凸顯其技巧及力量。毛毛蟲一場更叫人驚喜,飾演毛毛蟲的女舞者先在一群男舞者的肩上舞動,柔軟輕巧如無骨,然後化成蝴蝶後於半空展翅,看起來美麗動人,但不管對演毛毛蟲的還是承托她的舞者技巧的要求都相當高。其實,這次演出有不少雜耍式的動作元素,像描繪愛麗絲變大時,以鋼索把舞者吊起,而長裙下掩蓋蚥|羅漢的舞者以營造愛麗絲高大的感覺。這些編排讓觀眾看到舞者在純粹芭蕾技巧以外的另一面向,顯示舞者的可塑性。

當然,作為芭蕾舞演出,衛承天也精心編排了好些舞段,以顯示舞者的芭蕾技巧。如愛麗絲在家中的獨舞,以及渡渡鳥及小鷹如古典芭蕾中的大雙人舞,當中最突出的應是紅鶴舞,二十位舞者擔演的紅鶴跳出經典的芭蕾舞步,其中還有四紅鶴之舞。

由於角色眾多,除了擔演愛麗絲和個別舞者外,許多舞者都是擔當多個角色。不停地轉換角色身份及裝扮,不僅對舞者,對後台團隊的考驗也相當大。而男舞者更要負責一些道具及佈景的移動,如瘋帽匠的下午茶派對中的長桌,又或承托毛毛蟲,實在需要相當的體力和技巧。舞者整體的表現不錯,能量也一直保持。其中主角愛麗絲的戲分相當重,絕大部分時間都在台上,自己看的一場由陳稚u演愛麗絲,她頗能呈現愛麗絲對眼前事物的好奇,也一直保持茯﹞O,演毛毛蟲的高歌也不錯。不過,這次最突出的是演白兔先生的尊納芬.斯納,他每次上台都能叫人感受到白兔先生的靈巧慧黠。

而舞者中,另一叫人矚目的是眾多的小演員,他們分別飾演小門、小紅鶴、小豬、小撲克牌及太陽花等。每次出場的人數雖然有二十至三十多人,但難得地整齊有序,也與演出有機融合,而不像某些演出中只是行出行入的佈景板,而且個別的舞蹈根基也不錯。

今次演出除了大布幕式的佈景,還採用活動靈活的佈景與道具。愛麗絲跌進兔窟後,喝了藥水撥下扇後身體又變大又縮小,編舞利用舞者及小演員帶出不同面積的門,以舞者疊羅漢來製造大小對比的視覺效果;一個大紅鶴的佈景已帶出池邊的想像,血紅色的玫瑰也相當刺眼。柴郡貓及毛毛蟲這兩場更是簡潔卻效果好。另外,瘋帽匠下午茶派對則運用了光影對比。而惡龍以戲偶形式出現,也為觀眾帶來驚喜。至於多次與太陽劇團(香港前稱索拉奇藝坊)合作的利茲.凡達爾則為此作品設計了色彩鮮艷的服裝,像紅心皇后的服飾,便相當配合繽紛的舞蹈編排。

演出可供斟酌的是上下半場不均,第一幕在一小時左右,下半場則短得多,尤其是作為故事高潮的紅心皇后一段,雖然熱鬧,卻未能將氣氛再推高,以致有點頭重尾輕的感覺。儘管如此,整體而言,《愛麗絲夢遊仙境》依然是高水平的製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