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港導隱居重慶山村數十年 為夢出山 妻子任編劇 余積廉盼有心人投資

2018-11-09
■余積廉在片場指揮電影拍攝。 受訪者供圖■余積廉在片場指揮電影拍攝。 受訪者供圖

從影棚練習生到攝影機機工,再從攝影師到導演,1940年出生的余積廉在香港電影圈滾打了三十多年。在香港電影最為鼎盛的黃金時代,他曾與古天樂、任達華、胡慧中等知名演員合作,拍過《歡顏》、《決戰天門》、《少林達摩》、《摩登大食懶》等電影作品。然而,上世紀90年代,香港影業走入低迷,百餘家電影公司遭受重創,余積廉的公司也未能倖免,由此他從香港電影圈銷聲匿跡了。但這位「為愛隱居,為夢出山,並傾盡所有」做法近八旬的余積廉,因一部《踏雪尋梅》,令原來隱居小城數十年的他再度出山,重拾電影夢。 香港文匯報記者 孟冰 重慶報道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電影業迎來了黃金時期,無論是明星陣容還是影片的數量、質量,都可謂空前絕後。尤其是武俠動作片,更是風靡全球,不但港澳觀眾趨之若鶩,就連東南亞、歐美也有大量影迷,香港因此被譽為「東方荷里活」。而此時的余積廉,也憑借《歡顏》、《決戰天門》等影片,在香港演藝圈日漸成名。1987年余積廉成立唯益影業公司,擔任獨立製片人。然而隨後,受到經濟衰退影響,電影業陷入惡劣處境,余積廉也不能倖免。

「為了吸引投資人,我不得不在酒桌上推杯換盞,但是那樣的生活令人十分厭倦」,余積廉每每回憶起當年的生活,觥籌交錯的記憶就接踵而來--「2萬元(港幣)一瓶的酒,啪啪連開兩瓶,8,000元(港幣)一份的魚翅,一人一份......擺闊氣、比排場,都是為了吸引人投資。」1991年,余積廉認識了比自己小28歲的重慶農村姑娘蔣雪梅,蔣雪梅對他說:「跟荍A受窮我也不怕,我們可以一起回我的老家種田,我養活你。」余積廉被姑娘的純潔深深打動,反覆考量後,決定跟隨姑娘來到遙遠的重慶鄉村。

為電影把養家麵館關閉

2013年,香港文匯報記者來到重慶北碚區天府鎮,見到了時年73歲的余積廉導演,彼時他與夫人蔣雪梅正一邊經營麵館,一邊拍攝動作片《踏雪尋梅》--這是他隱居重慶數十年後第一部出山之作。夫妻兩人為了籌措經費,將名下的房子抵押,每天吃茖滮舅@把的青菜,省吃儉用為經費四處奔波。小山村有個香港導演的事情迅速擴散,當地鄉親成群結隊來看熱鬧,但聽聞這個香港老頭為了電影抵押房產時,紛紛搖頭嘆氣,只有蔣雪梅一人笑瞇瞇地告訴記者:「他為了我付出了一切,是最好的丈夫,我只是想讓他圓夢。」

經過媒體報道,余積廉重新出山執導電影被老朋友張國柱得知,在老友幫助下,這部頗有八十年代武俠片風格的電影在數條院線順利上映,並收回全部投資款。《踏雪尋梅》的成功給了這位昔日的名導信心,夫妻兩人將經營十餘年的麵館關閉,專心投入到下一部電影的拍攝中。

近日香港文匯報記者再次來到重慶天府鎮,見到了年已八旬的余積廉導演和夫人蔣雪梅。余積廉告訴記者,自己導演的《青春無限》已經殺青,夫人蔣雪梅又寫了一部劇本《桃色棒棒》,籌備開拍工作。

從前的麵館佔用了夫妻太多的精力,於是他們把麵館關閉,專心寫劇本、拍攝、籌款。余積廉非常自豪地告訴記者:「別看我老婆沒什麼文化,但是現在寫劇本非常棒,絕不次於專業編劇。」他一邊向記者展示《桃色棒棒》劇本一邊說:「你看,這段景色描寫,遠景、近景都有抓住! 這是不是專業水平?」余積廉臉上一臉得意。而蔣雪梅則在旁邊微笑地補充:「這些都是余積廉教我的,我學這些很慢,但是他很有耐心,一點點培養我的寫作興趣。余積廉導演不僅是我的丈夫,更是我的老師,我的益友,我的指路人。」

在他們的第一部電影《踏雪尋梅》的籌款時,他們除了將自己的房子抵押給銀行外,還參加了內地某衛視一檔圓夢節目,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吳思遠在圓夢環節表示,他在重慶有100多塊屏幕,要拿出來讓他們的電影放映,老朋友張國柱、胡慧中也紛紛伸出援助之手。余積廉深知這樣無償的幫助是一種情義,但他作為一名藝術工作者,決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央求老友幫助、支持。《青春無限》和《桃色棒棒》的籌款,他必須自己完成。

籌經費吃了很多閉門羹

「我和老婆親自去找企業、拉贊助,去年拍攝《青春無限》的時候還有許多老闆給了我面子,覺得導演親自拜訪嘛!有的贊助十萬,有的二十萬......積少成多。但是今年不知道為什麼,企業老闆都說忙,吃了很多『閉門羹』。」談到這裡,余積廉認真地問:「對了,我知道香港文匯報影響很大,當年我經常看你們的報紙,能不能在報道中寫寫這個情況,看看有沒有港人願意投資我的下一部電影《桃色棒棒》?這是很好的一部電影,講的是重慶底層的『棒棒』(重慶方言,即人力挑貨散工)的愛情故事,我相信票房一定比武打片《踏雪尋梅》高,而且更符合大眾的審美。」

自卑不敢向古仔開口

余積廉告訴記者,前兩日,他剛與古天樂通了電話。「現在電影確實需要名人效應,我拍攝的電影都是用新人,我在想這也是投資人不敢投錢的原因之一吧?」余積廉心裡想,自己當年認識那麼多大牌港星,要不要請他們來友情客串呢?猶豫再三,他撥通了古天樂的電話號碼。

「應該是古天樂的經理人接的,我說我是余積廉,對方說古仔在拍戲,稍後給我回話。第二天,我接到了古天樂的電話,他稱我『余哥』,他說剛剛才得知我Call他,我就開玩笑說『經理人效率不高啊,要嚴厲批評』。我和古仔聊了互相近況,得知我在拍戲,古仔問有沒有需要幫忙的事情。我確實心動了一下,但沒能張開嘴求助他。」

記者第一次採訪余積廉時,他非常抗拒向社會求助,缺錢了就抵押房產,他向記者坦言「藝術家總是既自尊又自卑,不願意低人一等」。時隔五年,再次採訪余積廉,他變得更接地氣,願意向媒體、向企業求助,但是對舊友,還是不願意張口。

「你開口,別人會幫忙,這是情義,但是情義不可以這樣的。譬如我知道,我對古仔說,請你來幫我友情客串兩日,古仔一定答應,但是我必須拉到贊助來,才能張開這個口。古天樂可以念舊情,免費為我站台,但是他也有檔期,有經理人,我必須承擔他這部分的費用。」余積廉心裡始終有個準則--不能佔別人便宜,尤其是朋友的便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