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蘭茜的理想人生》大玩心理戰 姬絲汀娜崔︰真相與謊言「騙上騙」

2018-10-26
■韓裔美國導演姬絲汀娜崔處女作即奪美國最大影展之一大獎。■韓裔美國導演姬絲汀娜崔處女作即奪美國最大影展之一大獎。

活於貧窮潦倒單親家庭35年的不入流女作家,有天在電視看到一宗多年前的綁架案,竟開始深信自己是該對有錢文學教授夫妻失散多年的女兒!韓裔美國導演姬絲汀娜崔(Christina Choe)獲得2018年辛丹斯電影節最佳編劇大獎的奇情處女作《蘭茜的理想人生》(Nancy),以導演自己遇上冒名騙子的親身經驗作啟發,大玩心理與懸疑,遊走於真相與謊言之間。■文:陳添浚

姬絲汀娜崔趁「2018 辛丹斯電影節:香港」之際,與香港影迷會面,並抽空接受了記者專訪。提到為什麼會創作這個中年女性幻想自己是被綁架的小孩的瘋狂劇本,她說自己一直想創作一個複雜的、在道德上模棱兩可的反派女性,並指這種角色尤為少見。

電影中的女主角蘭茜先是在網絡以不同身份欺騙別人,最後又編織自己是被綁架小女孩的故事自我欺騙,可謂「騙上騙」。導演繼續解釋生活中的詐騙故事如何啟發她:「寫劇本時我發現了我讀書時最喜歡的劇本創作教授竟然是一個騙子!他很受學生歡迎,很有魅力,教我們要在劇本故事中書寫真相,還告訴我們他是荷里活大片的影子寫手。但最後大家都發現他原來是在說謊。但我就覺得雖然這個教授是個大話精,但是他教我們要在故事中呈現真相卻是對的,所以不能因人廢言。這種真相與謊言的矛盾關係被我放到了電影中。」

網絡造成人與人之間疏離

孤獨感、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一直困惑電影中的角色,不只是窮困的蘭茜,連那對富有的教授也面對同樣問題,可以說是片中人物悲劇的起源。導演說:「科技發展、社交網絡的確令人與人失去了真實的聯繫。就像蘭茜她不斷在網上營造一些不真實的自我形象,這種人與人之間的疏離的確是我們現在社會的一個趨勢。」

電影到了一半時,銀幕的比例變大了。導演解釋:「因為蘭茜在她原本的生活環境中感到很壓抑。當她發現自己有可能是別人的女兒時,生命出現了轉機,銀幕的比例就變大了。不過這個決定是在剪接時才最終定下來。」

不過,結局是否真的讓人看到正面改變,卻引起了不同解讀。導演也有她自己的解讀:「結局是無可避免的。蘭茜很渴望自己是另一家庭的女兒,但最終只是她一廂情願。當然,那個家庭的母親最後也很接受她,所以電影更重要的一個主題就是一種對於被接納的渴望。這種被人接納的渴望與是不是真的有DNA聯繫沒必然關係。」

希望本片有機會韓國上映

幕後很多工作人員都是女性,但導演說她們沒有將具體個人經常放進劇本,但其實每個人都可以代入蘭茜一角,「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可能為了得到別人認同而說過謊吧!」她笑言。

姬絲汀娜崔此前是短片導演,她說本片不是自己前作的延續,但她一直很荌g於真實與虛假的辨證關係。「我製作過一部我去朝鮮的短紀錄片,也是和這個主題有關。不過我不是只拍懸疑,以前的短片也有喜劇、寫實類劇情片。」對於獲得辛丹斯電影節大獎,她說是夢想成真,不過電影暫時還沒有機會在韓國上映。「很希望將來有機會,尤其想在我母親故鄉放映。」她如是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