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百家廊】又聞栗子香

2018-12-05
■栗子。網上圖片■栗子。網上圖片

嚴 巍

家鄉是個富有靈氣而秀麗無比的山間小鎮,那一片充滿溫情的土地不僅孕育了我的生命與靈魂,還滋養了一種特別的生靈--板栗!我們經常稱作栗子。

有句話說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家鄉的土壤非常適宜種植板栗。栗子不僅營養豐富,而且還是鄉親們的一種收入來源,栗子既滋養了鄉親們的身體,又為鄉親們拮据的生活帶來了填補,所以栗子便成鄉親們的寵兒,幾乎每家每戶都種植或多或少的栗子樹,只要走近我的家鄉,眼簾便會被一片片的栗林所充盈,遠處、近處、山坡上、地裡、田裡......幾乎都能找到栗子的身影!所以家鄉也有了個貼切的美譽:「板栗之鄉」!  

記得兒時,每到這個季節-栗子成熟之際,那棵棵栗樹上的栗子便一個個調皮得樂開了嘴,像是在催促蚖﹛G「主人快來採我吧!要不我要跳到地上了,叫你們找不荂I」

每當這時,我們全家便會浩浩蕩蕩去栗林收穫栗子。父親便會頭戴草帽(一為遮陽,二為防栗刺扎),肩挑籮筐(籮筐裡有剪刀和鉗子-用來剪栗子),手持長杆(用來敲擊樹上的栗子),徑直走到栗樹旁,放下隨身攜帶的東西,雙手緊緊地抱住樹幹,與此同時雙腳也死命環勾住樹幹,這樣父親整個人就牢牢地粘在了栗樹上了,然後整個身體協調地向上移動荂A不一會兒工夫就將自己穩穩扣在了樹杈間,這時樹下其他成員便將長杆遞與父親,他便穩穩地握住長杆,有節奏地敲向那些個樂開懷的小刺球,總是會聽到母親這樣說:「敲仔細點,瞧,那邊的樹葉下還藏茩茪j的,我們走了樹上的栗子可就不是咱們自家的了......」

邊說邊用手指荇艉l的藏身之處,父親便會掄起長杆順茈擦豸漇的方向將其敲下來......隨茪@陣乓乓啪啪的聲音,栗子們便乖乖地睡在了地上,等差不多敲完了,(這期間我們是無論如何不能站在正下方的,這樣非常危險,那刺球砸到身上好疼好疼的!最危險的是若砸到眼睛就完了!)父親便也利索地從樹上爬了下來,隨後與我們一起撿地上撒落的栗子,撿完了,便樂呵呵地挑起籮筐回家......  

每每當大人們敲完了,便是孩子們忙的時候了,(村裡有一習慣,就是不論誰家的栗子樹,只要是收穫過的栗子樹,什麼人都可以敲第二遍的)因為有些栗子樹很大,敲得再仔細,也往往會有疏漏的時候,而這時候孩子們便三五個結伴效仿茪j人們的樣子去敲收穫過的栗子,孩子們眼尖,往往都會有收穫的,運氣好的話,一天還會有二三十塊的收入呢!這對當時的我們來說可是筆可觀的數目啊!我們管這行動叫「搜栗子」。要知道,「搜栗子」在當時的暑期裡可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哦!每次搜到栗子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拿起剪刀順手先剝一個栗子塞到嘴裡,邊忙活邊「咯嗤咯嗤」地享受荇艉l的美味:香香的,脆脆的,甜甜的......

等到家了,小夥伴們又聚集到一起剝栗子,那可是要穿上保護性很好的鞋子,要不很容易被栗刺扎到腳的,我們往往會選擇球鞋的,就是那種厚底黃面的鞋子,有時候沒有就套上大人的,一切都準備好了,便開始剝栗子了,用剪刀夾住一個栗子球,放腳下死死踩住,不讓它溜走,再用剪刀很小心地順荈}口的地方慢慢地將刺殼剝掉,(稍不留心便容易扎到手的),好一會兒才剝完,便將剝好的栗子收集到一個袋子裡,拿到集市上去賣,賣栗子的所得可是自己的私房錢哦,為了犒勞自己,總不會忘記給自己買個棒冰啊,小玩意兒什麼的...... 

漸漸地,栗子樹愈來愈大,小栗子樹也愈來愈多,暑期的作業更是愈來愈多,只有「搜栗子」的時間卻是愈來愈少了,每每當大人們收穫完栗子後,我們也要回家幫忙一起剝栗子,有的時候還要趕夜剝好呢!為的就是要等到第二天能起早賣個好價錢。記得有一個晚上,可能是困了吧,一不小心竟踉蹌了一下,摔了個跤,摔一下倒沒什麼,關鍵是右手按到了一個栗子球上去,手頓時像被好多隻蜜蜂叮咬了一樣,好疼好疼......我頓時哭了起來,母親心疼地看荍琲漱熐﹛G「玉兒,別哭,媽給你拿針去......」沒過一會兒,母親便找來了一根縫衣針,然後將食指沾點唾液,塗抹在我被栗刺扎傷的地方,再輕輕地剔掉了那一個個刺頭,有的挑破了,傷口就會滲出點血,母親柔聲問我:「玉兒,還疼嗎?......」

看茈擦佌ぞ曭滲垮〝M發紅的眼眶,我趕緊搖蚗Y對母親說:「媽媽,不疼了......」第二天早上當我睜開眼的時候,母親已經從集市裡回來了,並樂呵呵地衝我說:「玉兒,看我買了什麼回來!」我跑過去一看,原來是隻大活雞!呵呵,我知道母親要做什麼了,隨後跟在母親後面忙活了一個上午,終於到了開飯的時候了,一盤香噴噴的栗子雞被母親端上了餐桌,我跟哥哥的筷子不聽使喚地直向那盤子伸去......那味道別提有多好了,直到現在回想起來還口留餘香呢! 

慢慢地,高樹變成了老樹,小樹變成了大樹,空地上又多了些許小樹,而我卻在另一個地方建立了自己的家庭......這將注定極少有機會看荇艉l成熟了,再也沒有機會和昔日的小夥伴們去「搜栗子」了,也不能夠幫母親一起剝栗子了,昔日的家鄉變成了今日的故鄉......

儘管這樣,母親每年還是會託親戚給我帶來家鄉的栗子,看茬o些栗子,我的思緒便又不禁飄到和夥伴們「搜栗子」、和母親一起「剝栗子」的那會兒,好想再被栗刺扎一回,再讓母親深情地為我剔一回刺......就算很疼心裡也是溫暖而甜美的!我用母親的方法燒栗子雞予我現在的家人和親戚吃,在一片讚揚聲中,我也嚐了嚐,可是那味道完全不如當年母親做的好,我心裡就在想:栗子還是家鄉的栗子啊,可是味道怎麼會完全變了呢?這是為什麼?  我想了很久很久:其實自己就是一隻蠶,家鄉便是我靈魂賴以生存的那片桑葉,在桑葉上面,我可以忘情地起舞,盡情地歡笑......然而當我的軀體離開那片賴以生存的桑葉之時,就是再好的環境,再美的佳餚,也無法替代那一片小小的桑葉......我的靈魂從此不會在任何地方扎根,內心深處總有一扇窗戶,它的方向始終朝向那片桑葉,就像太陽升起的方向一樣--永琱變...... 

「街巷才飄栗子香,心頭已是故情悵......」家鄉美味的栗子啊,還有令我魂牽夢繞的那片青山秀水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