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文人觸電的感覺

2018-12-06

伍呆呆

今年4月底,電影《愛不可及》在第51屆休斯頓電影節上獲得了故事片白金大獎,連該片導演胡野秋自己都感覺十分意外,因為這是電影節的最高獎。雖然胡野秋在內地早已是著名的文化學者、作家,但他確確實實是首次跨界執導電影,他戲稱自己是「高齡處女」。

他說起拍電影的緣由,2011年他應邀擔任年度十大手機電子書評委,他發現了後來入選的微博體長篇小說《愛你生生世世》,那正是本呆我的作品,他建議我將其改編為電影劇本,等我把劇本寫了出來,他決定自己執導,最大程度地再現自己熟悉、喜愛的故事。

電影的主景地選在了深圳的大鵬海邊,整整兩個月時間,從前自由慣了、每天要睡到中午才起床的胡野秋跟茤褔嶊爾`奏起早貪黑,有時甚至一天睡眠不超過三個小時。後來胡野秋屢次對朋友說︰「在所有的文化行當裡,拍電影是最累的,沒有之一。」

胡野秋的身份是作家和學者,「作家電影」在中國尚不多見,但在國外卻很普遍,他們共同的特點就是不依賴明星和特效,而是作家對社會深邃的觀察力,卓越的表現力,以及藉故事本身來打動觀眾的小成本電影。所以他把一個本來想與市場再靠一點的緊張刺激的懸疑片,最終拍得純淨唯美、充滿詩情,他在拍攝完成之後乾脆把影片名字從《豹影驚魂》改為《愛不可及》,徹底成了一部溫情的文藝片。胡野秋說他不單要講一個有懸念的愛情故事,而且在故事中注入了自己對人性的思考,對當下物質社會的批判。

這部電影在休斯頓進行北美首映時,立刻吸引了眾多的華人觀眾前往觀看,連休斯頓電影節主席Hunter先生在觀影後都對其大加讚賞,表示中國電影不僅只有武打、搞笑片,讓他對中國電影更有期待。

和其他喜歡表演的導演一樣,胡野秋也在影片中客串了一把,飾演了一個世外高人的角色,因為角色的需要,胡野秋把他的一頭標誌性的飄逸長髮漂染成了一頭白髮,因為幾年前周星馳曾在深圳海邊拍過《美人魚》,所以戴上墨鏡、穿上風衣的胡野秋出現在拍攝現場,常被圍觀的「吃瓜群眾」誤認為「星爺」又回來了。儘管這次執導電影是胡野秋的「處女秀」,他卻大膽地做了「處女」往往不敢做的事:他盡力說服了執行導演、攝影師等人,拍了一個將近四分鐘的長鏡頭,在這個長鏡頭裡,有他的近百位朋友參加了演出,其中大多數是文藝界的大咖,包括著名作家千夫長、設計師韓湛寧、影評家王樽、翻譯家胡小躍等。

首次觸電的胡野秋拍攝的個人風格非常明顯,江南水鄉蕪湖的養育使得他性格的一部分特別地細膩和溫和,他不僅在拍攝過程中細膩地觸摸故事,更是在影片拍攝完之後不顧疲勞地親自上陣,守在北京暗無天日的機房幾十天,和剪輯師一道完成了全片的剪輯。後期製作中,他對節奏、色彩的把握,令資深的剪輯師訝異不已,認為完全不像初次執導的人。

12月7日電影將在全國影院公映,胡野秋告訴我,他想對所有的電影觀眾說:在一個娛樂片大行其道的時代,一部安靜的文藝片也許不能讓你熱血沸騰,但希望失過戀的人走進影院後,能夠重溫那些珍貴而不得不失去的愛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