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生於盛世】假如受襲的是美國總統

2019-03-11

馮煒光

前幾年黃毓民在立法會內擲杯, 法官便以時任特首梁振英沒有表示出驚恐, 便判黃毓民上訴得直。近日吳文遠在2016 年9 月擲三文治誤中梁振英身旁的 G4, 法官又以該 G4「從容不迫」「根本看不到半點憂慮」為由,判吳文遠得直。而 G4 其實是久經訓練的, 縱使擲來的不是三文治, 而是其他硬物, 同樣會從容處理。 這兩個判決都令公眾譁然,因為這等同縱容意圖襲擊者。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外國政要經常訪港。 難道美國總統訪港(1998年時任總統克林頓曾訪港), 有反美示威者投擲三文治甚或水杯, 示威者也可以援引這些案例來脫罪? 美國總統見慣大場面,其對示威者擲來物品, 只會安之若素; 這難道又是「未受驚嚇」的證明?無怪乎前段時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訪港時,有多名保鏢重重保護, 因為香港的法律制度,客觀上是縱容示威者的!

法律的本意是維護公義的, 用受襲者是否驚恐、是否「輕描淡寫」來判斷襲擊是否成立,這是否穩妥?法庭維護和平示威的自由, 沒有錯;但擲杯、擲三文治是否屬和平示威?有了這兩個案例,日後他國政要訪港時,示威者又以身試法, 以為可以僥倖脫罪; 但那些政要,例如美國總統的貼身保鏢等, 又會否「只是」擋隔擲來的示威物品?

公眾會問,為何向特首投擲示威物品,可以脫罪?那可不可以向訪港的美國總統投擲水杯和三文治?

公眾亦會問,法庭是否在縱容襲擊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