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訪貧問苦

2019-03-20

彥 火

原來死者的一家祖籍是閩南人,我在採訪過程中獲悉,心中竊竊而喜。

當他們甫抵香港,我這個閩南小同鄉,便用閩南語撕破喉嚨大聲向他們直嚷嚷,並向他們問好。

他們在異鄉遇到鄉里,也不禁怔住了。

此後,我們記者群亦步亦趨跟蹤他們一切起居生活。但無奈警方二十四小時嚴密防護,誰也不得越雷池半步。

我仗茼P鄉關係,不斷以閩南話與他們打招呼。

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他們為那股鍥而不捨蠻勁的小同鄉所打動。

一次在酒店餐廳用膳中,他們倏地向我主動揮手,並示意讓我單獨過去會見。

我大喜過望,排眾(記者群)突圍進入餐廳,甩下同行一片艷羨目光。進入餐廳,我再次以從老媽子學來有限的閩南語與他們進行交談,倍感親切。

以後發生的事情可想而知,我全部起了女死者的身世、甚至日常生活習慣。

敝報天天用我的獨家新聞做頭條,報紙銷路也直線上升。

每當我返到報館,從老總到編輯部每一個同事都投以嘉許的目光。

我表面裝作若無其事,查實內心也不免有點躊躇滿志了。

不多久,張老總又找我談話,說讓我當助理編輯、繼而編輯。

這是我最風光的日子。

我當記者期間,在資深記者李傑大姐的帶領下,我們年輕記者在新聞版開一個「訪貧問苦」專欄。

我們待上午出報紙之後,餘暇便去訪問一些貧困戶,包括木屋區的孤苦老人,火災、塌樓後沒有棲身之所的人,病弱婦孺,在橋底生活的單身漢,拾紙皮盒維生的婆婆,甚至行乞的盲人等。

我們把以上這些生活在大城市背後的小人物的悲慘遭遇,以特寫筆觸出之,字裡行間,有血有淚,讀者閱後無不感動,往往伸出援手,自動送上捐款。

當我們經手的記者親自把捐款送給當事人的手上,這些處於水深火熱之人無不為之熱淚盈眶。雖然是杯水車薪,但這點捐款也可略紓解眼下窘迫的困境。

我當時在街頭遇到一個盲女──這個盲女叫阿彩,平常是作男裝打扮。我最初還以為她是男孩子。

她常在街頭用各種廚房器皿,如膠桶、木桶、碗碗碟碟敲出悅耳的音樂來──或粵曲或流行曲,別饒情致,令行人不禁駐足。

因她這種特異兼具魅力的表演,圍觀的路人不少,都會給她一點賞錢。

(《我的報紙生涯》之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