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中西文化浸浴洗禮 馬友友打造不一樣的音樂周

2019-03-30
■馬友友在YMCG活動中指導學員。   YMCG提供■馬友友在YMCG活動中指導學員。 YMCG提供

為期九天的「2019廣東國際青年音樂周」(簡稱YMCG)中,72名來自歐美、亞洲及大中華地區的青年音樂家,在藝術總監馬友友和他的導師團隊帶領下,將在國際樂壇上用以培訓樂隊樂手的音樂營運作傳統打破,反而從中華傳統文化和古老哲學切入,探索音樂和文化之間的本質關係,並從人與自然的關係去看音樂的演繹和表達。

筆者北上,除出席了公開大師班演出和室內樂沙龍外,還在星海音樂廳聽了開幕及閉幕音樂會,既見證了馬友友強大的男神魅力,更親身目睹耳聞了以中西文化浸浴洗禮的方式來進行音樂培訓的過程和成果。而在各項活動中,馬友友都是焦點所在,除了登台,全以便服出現在大家眼前,任何人找他拍照,都有求必應,在YMCG中他所留下的大量照片影像,確證他就是音樂周的靈魂所在。

文:周凡夫

今年辦到第三屆的YMCG,仍以在廣州交響樂團大樓旁的草地上臨時搭蓋、面積只有400平方米的「篷房音樂廳」作為基地。這三年來,由馬友友組合的團隊成員,參與絲路計劃的成員,和他過去在音樂事業上並肩合作過的朋友,大家顯然都認同他的音樂理念,以社會學、人類學來切入,以絲路計劃的跨民族性、跨地域性來激發對音樂的理解,帶來更大的視野。為此,自1998年來,馬友友幾乎全情投入發展他的絲路計劃和絲路合奏團,才有了這三年來YMCG的持續擴展,將音樂培訓提升到文化層面去審視,從技術性、技巧性的訓練,進而發展到強調在觀念上、文化上、思考上的啟發。

YMCG與一般在夏季舉行的音樂營一樣,將入營的學員組成完整編制的管弦樂團來接受樂團訓練,但培訓方法與培訓理念都大大提升了。這除了在室樂重奏訓練外,更重要的是會提供絲路的「無譜」即興訓練,今年共有四組音樂素材,供各團學員以不同組合來自我發揮。這兩組訓練的成果,便成為閉幕馬拉松音樂會的上半場長達四小時的節目。由美國指揮家邁克爾.史特恩(Michael Stern)負責指揮的管弦樂訓練的成果,則於下半場呈獻給觀眾。為此,閉幕音樂會的表現,便成為YMCG成效的驗證了。

「無譜音樂」確是時有驚喜

閉幕式音樂會,一如去年稱為「音樂馬拉松」,就音樂會形式內容而言,可分為三類,第一類是「古典音樂」中的室內樂曲目;第二類是音樂周中絲路青年樂坊的「無譜音樂」訓練的成果,在「上半場」以「穿插」方式安排在室內樂曲目之間,以幾首一組演奏,其中第一類14首,第二類15首,合共29首。第三類是布拉姆斯的小提琴與大提琴雙協奏曲,和西貝流斯的第五交響曲,也就是交響樂團的「標準曲目」。「上半場」的節目,特別是15組絲路青年樂坊的不同組合,從各組各自取的名字,到音樂演出形式的「設計」,和最終的音樂效果,確是時有驚喜。

如第五首何佳怡(長笛)領導的木管五重奏組合,演奏以阿塞拜疆作曲家塔基耶夫(A, Taohiyev)的《望穿秋水》(Sen Gelmez)發展的「無譜音樂」,便有不少出人意外的手法和音效,營造出豐富的音樂;第八首小提琴手林辰帶領的五人組,以朱昌耀和馬熙林的《江南春色》發展而成的樂曲,既有由低音提琴奏出李叔同《送別》的音調,又有鋼片琴奏出為澳門回歸而寫的《七子之歌》的主題樂句,都融入得自然而有效果;第十五首以傳統旋律《河邊的兩個女孩》發展而成的樂曲的七人組合,以五把提琴作基礎,但將布條掛在吹口上的小號效果,和「製造」強風的打擊樂,到最後與觀眾齊齊拍掌的互動演出都讓人印象深刻。

十四首室樂曲中,則有W. Boeyce、C. Nielsen、G. B. Pergolesi、E. Schulhoff等作曲家的「冷門樂曲」,可說頗為多樣化,但亦有C.P.E.巴赫、德伏扎克、普羅哥菲耶夫、舒曼、孟德爾遜、舒伯特、布拉姆斯等名家作品。其中組合「最簡單」的二重奏,第十首默利圖斯(M. Mellits)所寫的《偏執的奶酪》第四樂章「非常慢」,林辰弱奏的小提琴輕而不虛,曾雲霞四棒擊打的馬林巴琴與之呼應,竟可感受到「偏執」(Puranoid)時的「膠虓P」;「陣容」最大,演奏時間最長(約十一、二分鐘)的C.P.E.巴赫D大調交響曲(十九人),和舒伯特F大調八重奏D.803首樂章,都奏得平穩扎實,都與「驚喜」無關,但都是很「基本功」訓練的成果展示。

「下半場」強大氣場成主角

「下半場」登場的YMCG交響樂團,是由學員與導師(全部坐於各聲部的「最後位置」)組成約八十人的樂隊,在音樂周音樂總監的史特恩指揮下,首先演奏布拉姆斯的小提琴與大提琴雙協奏曲,再奏西貝流斯的第五交響曲,可以說是這次音樂周培訓成果匯報。在布拉姆斯的雙琴作品中,馬友友自然成為各方矚目的主角,1995年自莫斯科移居美國的小提琴家約翰尼.甘道斯曼(J. GandeIsman)亦是音樂周的導師,他和馬友友是多年的演出拍檔,相互在音樂上的配合,流暢自如;但儘管在這首樂曲中,小提琴的分量很多時都較大提琴更重,但很明顯地,馬友友變化豐富的台風,大大增添了吸引力。

但更重要的是馬友友很自然地流露出強大的「氣場」,主導蚞蒤蚨t出,幸好甘道斯曼的信心亦不弱,沒有「黯然失色」。當晚馬友友的出場服,感覺上便很隨意、很自然,甘道斯曼卻是從髮飾到演出服,都顯得無比工整講究,一絲不茍,這多少可以「填補」兩人在音樂氣場上的差距吧。

不過,話說回來,對於「拉雜成軍」的青年樂團,在一個星期左右的多種形式集訓下演奏這兩首經典曲目,當晚的整體表現已超乎想像,但仍有一些不中,例如布拉姆斯雙琴協奏曲長大的首樂章(約16分鐘),奏來便仍處於「熱身」的感覺,到第二樂章三者才真正融合起來;至於西貝流斯的第五交響曲,是一首演奏時間長約37分鐘的三樂章交響曲,首樂章的色彩,北歐大自然的感覺便未夠強烈鮮明,幸好採用了較慢速度來處理的第二樂章,將速度較快的前後兩個樂章的效果加以突出,終章十二支銅管發揮強大威力,奏出凱旋般宏大開闊的美景,以強力高潮結束,亦將這場「音樂馬拉松」帶入凱旋般的情緒下落幕,讓完成這次「馬拉松」的觀眾亦能在無比滿足的情緒中離場。

當然,對於各導師與學員來說,音樂會後還有一個Farewell Party,那可是YMCG最後一場「演出」,對經過這次中西文化浸浴洗禮的學員而言,這當是告別舊的我,迎來新的我的開始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