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江上行

2019-03-30
■船停靠在河灘邊。■船停靠在河灘邊。

終於如願以償,上船了,水路從沅江返回瀘溪。這是一條為沿岸農民提供的交通船,每天只要一班,約三個小時行程,收費30元。

突突突......隨荌邦F聲,小船顫抖地離開碼頭,很快把沅陵縣城放到身後。

這六十里航程當年沈從文走了兩日,在船上給夫人寫了四封信。按照信中的描述,早晨啟航時大霧,下午「太陽甚好」、「天氣太好我就有點惆悵。今天的河水已極清淺,河床中大小不一的石子,歷歷可數,如棋子一樣,較大的石頭上必有淺綠色藍絲,在水中飄蕩,搖曳生姿。這寬而平平的河床,以及河中東西,皆明麗不凡。兩岸山樹如畫圖,秀而有致。」當年大霧過後是陽光,今天天色陰沉,寒風襲人,有時淅淅瀝瀝落下一條條雨絲。

我貪婪地向兩岸張望,豎起耳朵,試圖穿過馬達的雜訊聽到岸邊的鳥鳴,哪怕是雞犬之聲。

84年過去,下游修建水電站後的沅江水位提高,灘沒了,潭不見了,那歷歷可數的石子早已沉入深深的江底,唯獨沒有變的是水還是那麼清澈,好似綠色的翡翠。這以綠色為基調的江水,是發源地的礦物質使然,還是因為它從茂密的綠色植物帶穿過?

近處的樹叢為暗綠色,遠山是淡淡的灰色。沈從文看到的「兩岸小山皆淺綠色」應當和「現在太陽正照在我的小船艙中,光景明媚」相關聯。

山水依舊,兩岸的建築變了,吊腳樓不見了,一幢幢磚瓦樓建在距河岸較遠的地方。一個荒廢了的廠房告訴我們,在沈從文告別家鄉後的幾十年間,這裡經歷數次「革命」,遠處那廢棄的建築,可能是曾經風靡一時的鄉鎮企業。

小船一次次靠岸,船上的乘客走了一批,又上來了一批。兩岸景色、清澈江水他們早就看得麻木,在他們眼中我可能是唯一的「風景」,不停地東張西望,手機、相機不斷更換,一對鄉下姐妹坐在我旁邊,看茪p學課本,不時側目望我一眼。我試茼b地圖上找出船隻行走的路線,姐姐主動湊過來,幫我確定位置。美景又在眼前出現,當我再次拿起相機時,妹妹指指地圖上的風景插圖,又指指窗外的景色,意思是告訴姐姐,地圖上景色在外面,外面的景色在地圖裡面。生活在這美景中,真是為他們感覺幸福!

船到瀘溪,和沈從文抵達的時間接近。「這黃昏,真是動人的黃昏!我的小船停泊處,是離城還有一里三分之一的地方,這城恰當日落處,故這時城牆和城樓明明朗朗的輪廓,為夕陽落處的黃天襯出。」

可惜不是同一個碼頭,天色也沒有那麼動人。

幾何圖形的水泥建築出現在岸邊,顯然正在建一個現代化的碼頭,為了發展,它佔據了相當一塊河面。船停靠在一個完全不能稱為碼頭的岸邊,上坡後是一個碎石貨場,一行人頂茞茷B、腳踏泥濘,小心翼翼鑽出貨場的鐵絲網,總算走上正路。

沅江行之十 呆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