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敢觀舞台:紐邁亞的世界

2019-03-30
■漢堡芭蕾舞團客席首席舞者亞里娜.科作卡羅與亞歷山德.崔奇在《約翰.紐邁亞的世界》中獻上纏綿悱惻的《茶花女》的雙人舞選段。攝影:Kiran West  香港藝術節提供■漢堡芭蕾舞團客席首席舞者亞里娜.科作卡羅與亞歷山德.崔奇在《約翰.紐邁亞的世界》中獻上纏綿悱惻的《茶花女》的雙人舞選段。攝影:Kiran West 香港藝術節提供

文:聞一浩(本欄由本地知名評論人聞一浩與梁偉詩輪流執筆,帶來關於舞台的熱辣酷評。)

今屆藝術節以「一步一舞台」為主題,而其中一個重點節目,或者該說舞團,或者藝術家--漢堡芭蕾舞團及其藝術總監約翰.紐邁亞--可說是這句話的活例子。八十歲的芭蕾舞編舞家,領導漢堡芭蕾舞團四十六年仍未言休,在過去五十年的舞蹈生涯中,創作了超過一百六十部舞作,人生每一步都與舞台緊扣。雖然今年藝術節只帶來了他的三個作品:1974年為漢堡芭蕾舞團重編的《胡桃夾子》和剛於去年首演的《貝多芬計劃》,以及舞作展演《約翰.紐邁亞的世界》,但一個是早期經典,一個是最新作品,再加上一個精選,足以讓觀眾認識他的創作面貌,可見藝術節的心思。

看罷三個作品,不得不佩服紐邁亞的創作力,尤其叫人敬佩的是其對舞蹈的堅持和創作方向的明晰看法。在《約翰.紐邁亞的世界》中,親身上台解說的大師開宗明義地說:「舞蹈就是我的世界」,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他的《胡桃夾子》場景不是聖誕節派對,而是主角瑪麗的生日會--在胡桃夾子以外,她還得到一雙足尖鞋作生日禮物。

《胡桃夾子》既是紐邁亞向芭蕾舞藝術致敬的作品,也看到年輕的他的自信和膽識:將根深蒂固的觀念打破並不容易,而《胡桃夾子》幾近是聖誕節的同義詞,大多數的編舞即使嘗試翻出新意,也不會動聖誕節這背景框架。紐邁亞將一個胡桃夾子大戰老鼠王的兒童故事改為一個少女發現芭蕾舞瑰麗世界的成長故事。整個作品蘊含了他對芭蕾舞的熱愛,小女孩瑪麗可說是他的影子。而送她足尖鞋、在宮廷劇院跳舞的瑪麗姐姐之芭蕾導師杜塞梅爾,則由本來的配角變成了主要角色之一。他是在夢中引領她穿越劇院舞台,展示芭蕾舞作創作過程的人物。紐邁亞在演出中安排了舞者在把桿前練習的情節,不同的段落都顯示了他對古典芭蕾舞的喜愛,故事背景變成了芭蕾舞台,在夢境中出現的不同民族舞蹈就顯得順理成章。

在《胡桃夾子》中有一段雙人舞,紐邁亞明言靈感來自俄羅斯傳奇芭蕾舞者帕芙洛娃及她的老師切凱蒂,這一段也是他選放在《約翰.紐邁亞的世界》的《胡桃夾子》段落,可見其重要性及意義。《胡桃夾子》本來是紐邁亞出任法蘭克福芭蕾舞團總監時,於1971年為該團而作,今次演出的則是他擔任漢堡芭蕾舞團總監後的版本,主要改動在於舞台設計。雖然紐邁亞版本的劇情也免不了較單薄,而且畢竟是近半世紀前的作品,芭蕾舞動作語彙較傳統,但舞蹈編排流暢,看到紐邁亞喜愛以舞蹈說故事的技巧。舞者的水平都很高,在我觀看的一場,亞歷山大.里亞比科擔演的杜塞梅爾最是搶鏡,不論演戲或是舞技都十分出色。

近作《貝多芬計劃》則讓我們再一次看到紐邁亞如何以舞蹈動作演繹古典樂章,儘管這個作品依然有多少舞劇的味道。因為,紐邁亞將「貝多芬」放上了舞台,尤其是上半場由鋼琴、弦樂三重奏及四重奏作品組成的〈第一章 貝多芬片段〉中,亞歷西斯.馬丁尼茲擔演的貝多芬,在台上與自己創作的樂音或音樂中的人物共存或比拚,觀眾猶如潛入他的腦海看茈L在創作。雖然仍以芭蕾舞動作為主,但動作編排自由奔放,尤其是見到貝多芬在舞台上苦思創作,指尖不斷的抖動;又或是他在現場演奏的鋼琴家、弦樂演奏家、他創造的角色身旁穿插或翻滾,相當悅目。而獨舞員馬丁尼茲的演繹也十分精彩,叫人目不轉睛。在隨後用了貝多芬唯一芭蕾舞劇《普羅米修斯的創造物》選段組成的〈第二章 間奏曲〉,作曲家就變成了普羅米修斯,恍如他在夢中,在自己的創造物、阿波羅及忒耳西科瑞,以及神話人物間起舞,短短的篇章簡潔明快。

下半場的〈第二章 英雄〉則以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入舞,與上半場的清楚利落相比,下半場顯得有點混亂,整體來說未能製造高潮,但個別段落仍見紐邁亞編舞的功力,舞者的技巧也極高。個人覺得,紐邁亞更擅長說故事,舞劇作品較其純舞蹈作品更好看。

而《約翰.紐邁亞的世界》不僅是其舞作精選,實際是一場紐邁亞與觀眾分享其舞蹈人生和心志的演出,一次對舞蹈藝術的「愛的宣言」。他親自上陣,在選跳的作品片段之間甚至演出當中,現身說法,生動又活潑地講述自己學舞的過程,創作背後的理由或對舞蹈的心志。十三個選段包括舞劇、古典樂入舞,以至流行樂曲等不同類型的創作,橫跨其創作生涯,叫人感受到他充沛的創作力及堅持。除了紐邁亞台上親身解說外,資深舞者勞埃德.里金斯成了貫穿不同選段的引線,沒有刻意縫合,但里金斯的穿插令片段間有了關聯。整個演出是一個上乘的、構思周詳流暢的舞作展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