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維港波覽】港人美國觀亟待更新換代

2019-04-03

陳少波 正思香港顧問公司總裁

特區政府3月29日刊憲,正式推動修訂《逃犯條例》。3月31日,反對派組織了一場「反修例遊行」,報稱逾萬人參與。在此之前,陳方安生、郭榮鏗和莫乃光赴美十餘日,所有行程幾乎都不離同一個議題:反對特區政府修例。反對派與外部勢力圍繞荂u反修例」,正在廣泛動員,迅速集結力量。《逃犯條例》修訂已經成為今年上半年香港政壇壓倒性的政治議題,一股低氣壓正在維港上空不斷增強,大有形成政治風暴之勢。

值得注意的是,早前已發表公開聲明表示「嚴重關切」的美國商會,在反對派遊行前再次公開表示,對修例草案感到憂慮,並「強烈相信」修例安排,會減低國際企業考慮在香港設立區域業務基地的吸引力。美國商會一而再地向香港反對派發出清晰而強烈的信號:他們支持「反修例」。從去年的「FCC馬凱風波」到今年的「反修例」,美國商會總是第一時間衝出來,傳達美方政治關切,越來越積極地扮演政治代言人的角色,而不僅僅只是一個利益團體的代表。這也是美國調整對港策略的一個重要信號。

美國商會更積極扮演政治代言人

美國對港策略從來都服務於美國國際戰略,從來都在配合茯國對華的整體戰略,冷戰中如此,冷戰之後亦復如此,始終不脫此一框架。在之前三篇專欄文章中,筆者梳理了冷戰結束後美國確定對港新策略,以及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落子佈局,推動經濟自由化、政治民主化的脈絡。必須指出的是,1992年美國確立對港新策略,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的時空背景,是世界開始邁入後冷戰時代,美國一強獨大,西方政客與智囊普遍沉浸於獲勝後的喜悅與亢奮之中,幻想荂u歷史之終結」。當時間來到2015年前後,美國對港政治策略之所以開始面對調整的壓力,不僅僅是因為港版「顏色革命」的失敗,以及反對派陣營捆綁否決政改方案,更深刻的原因還在於,國際秩序早已進入深度調整期,形勢已非1992年可比。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理查德·哈斯在其著作《失序時代》(A World in Disarray)中寫道:「21世紀將極難管理和控制。事實表明,這個世界正在偏離過去近400年來(通常稱為近現代)的歷史軌跡。」當哈斯2017年出版此書時,特朗普尚未正式就任美國總統,黃馬甲運動也仍未在法蘭西大地蔓延開來,英國脫歐進程也還沒有踏入今天這般進退兩難之境地。這三大標誌性事件不僅撼動了英美法三大老牌帝國,也蚢篨_盪了整個西方中心世界秩序。

世界進入了失序時代。法蘭西斯·福山2017年4月在台灣演講時,甫一上台便拋出問題:「我們過去熟悉的『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目前正面臨許許多多威脅,是否即將正式的畫上句號?」福山哀歎正在逝去的「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其主軸正是經濟自由化、政治民主化,也就是1992年以來美國對港的戰略框架。

美利用「反修例」讓港重陷政治紛爭

美國對港策略的調整,也勢必服務於美國當前以華為敵的大戰略。基於如是戰略需要,美方很可能利用「反修例」議題,嘗試尋求一個政治突破口,協助反對派走出過去幾年的政治低谷,讓香港重新陷入政治紛爭,從而干擾中國實施國家戰略,分散中央的戰略精力。

香港主流社會特別是知識界、工商界,或許未必能夠認識到這種國際格局的深刻變遷,但是想必能夠真切感受中美全方位博弈的巨大張力。當香港諸多知識精英大談港美關係時,很多人所在乎的不過是美國對香港的觀感,期盼美國看在巨大經濟利益的份上而「放香港一馬」,對於反對派赴美「告洋狀」也大多見慣不怪。很少人會主動反問:香港該如何看待美國?香港該有怎樣的美國觀?

回歸將近22年的今天,港人的世界觀、美國觀依舊混沌不清。當西方知識分子普遍都在反思民主政治秩序,香港的精英們卻幾乎視若無睹;香港知識界不乏本.安德森的信徒,卻罕有人用心聆聽他的弟弟佩里·安德森對美國外交政策的精闢論斷,對新自由主義的深刻批駁。了解美國的人都知道,傳統基金會是美國保守主義的大本營,是里根主義的發源地,是「台獨」的支持者,但是香港政商知識界上上下下依舊陶醉於傳統基金會所給予的「全球最自由經濟體」讚譽。不少知識精英包括部分反對派成員,很可能非常厭惡特朗普,卻不願正視特朗普現象背後的深刻社會肇因,更看不到「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的結構性危機。香港主流社會如何認識美國,不僅影響茩輕銂漪F治生態,也將會影響茩輕銂漯懋|治理路徑,甚至投射到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之上。

在這樣一個劇烈變革的大時代,港人的美國觀須要與時俱進,就從平視美國開始。 (系列之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