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鵬情萬里】活茠漲漯怉u的死了

2019-04-17
■母斑鱉在進行人工授精時,不幸意外身亡。 網上圖片■母斑鱉在進行人工授精時,不幸意外身亡。 網上圖片

趙鵬飛

兩年前,我開始關注蘇州動物園裡的一對斑鱉。牠們是一對由人類一手包辦婚姻的夫妻。雄的斑鱉一直都居住在長沙動物園,雌的斑鱉在蘇州動物園。十多年前,研究人員發現,全世界竟然只剩下三隻斑鱉了,除了中國這兩隻,還有一隻生活在越南的一座水庫裡。是一隻雄性。

研究人員暗自慶幸,在一番交涉之下,以種族繁衍之名,長沙動物園的這隻雄性斑鱉入贅蘇州,做了上門姑爺。牠們在蘇州動物園共同生活了十一個年頭,自然交配的可能性太小了,因為新郎已經超過80歲,新娘更是百歲高齡。圍觀的科學家不甘心,就主動插手,一次又一次借助科學技術,為牠們夫妻實施人工授精。

2012年6月24日,當世界上最後一隻平塔島象龜「孤獨的喬治」,在孤獨中離世之後,全球最為瀕臨滅絕的龜鱉類動物的標籤,便貼到了蘇州動物園這一對斑鱉夫妻身上。讓牠們盡可能誕下下一代,愈來愈讓科學家感到憂心。

很可惜,在過去十年的時間裡,對斑鱉夫妻先後進行的四次人工授精,都以失敗告終。在重視子孫繁衍的人眼裡,不能為種族綿延作出貢獻,也不過是活茠漲漯怴C

本月12日,不甘心的蘇州動物園又邀請了國際專家,為這對夫妻進行了第五次人工採集精子和人工授精工作。施行操作之前,兩隻斑鱉得到了一次體檢,雖然老邁,但據稱健康狀況良好。不料,雌性斑鱉人工授精之後卻再沒有能醒過來,專家們不眠不休又搶救了24小時,宣告回天乏術。

很悲哀,這次,連活茠漲漯抭ㄕ漱F一隻。

儘管科技日新月異,兩隻雄性斑鱉仍然無法完成綿延子孫這項艱巨的使命。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蘇州的雄斑鱉和越南的雄斑鱉,在各自生活的水塘裡,孤寂卻悠閒自由地隨意游弋,我卻由衷地為牠們感到開心。繁衍並非個體存在的主要價值,更不是婚姻的主要目的。況且,每個物種的存在和湮滅,自有其遵循的規律。有文字記載的人類歷史不會超過1萬年,這相對於億萬年的地球和沒有邊際的宇宙,連一瞬間都算不上。人類又何必執茤騚傅儐漁齯`?

常常聽到有科學家試圖借助動物化石和標本中殘留的DNA,復活早已滅絕的一些動物,比如猛熄H,比如體型碩大的恐鳥等,我並不能理解這種行為。如果是為了醫學進步,這樣的做法值得鼓勵,但如果只是為了滿足人類的獵奇心理,讓已經滅亡的物種在動物園裡重現,實在不必為此耗費財力智力。

物競天擇,世易時移。既然已經不合時宜,又何必徒然逆水而上。眼前看到花開,便擁有了眼前一亮的喜悅。抬頭望見大雁,古人會思念故鄉,廣東人會感嘆,一行肥美的食材飛過。雁字回時月滿西樓,風雅婉約;大快朵頤,也不失酣暢淋漓的嗜食本性。當下的歡愉得失,勝過所有美妙幻想和對昔日輝煌的無盡沉迷。

最後,還有一個喜憂參半的消息。今年年初,科學家懷疑越南的一個湖泊裡有斑鱉。於是採集湖水,在水中找到了極微量的斑鱉DNA,微弱又明確。於是確認,這片水域存在一隻斑鱉。但很可惜,到目前為止,這隻斑鱉雌雄未辨。

不過,我私心裡希望,這仍是一隻自由自在的雄斑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