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傳承 > 正文

紮藝陋室傳 紙鳶世界飛

2019-05-04

河南宋室風箏傳六代:父瀕失明堅守 女棄錢途繼承

每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都有自己的氣質。河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宋室風箏」的氣質是快樂的,其第五代傳承人宋天亨用自己的一雙手,將這經歷千年的「中國製造」演繹得栩栩如生,成就了其養家餬口的願望;第六代傳承人宋長虹則用自己的銷售思維,讓這隻「非遺」風箏從陋室飛向世界,從一個人的艱苦手藝,變成一群人的快樂體驗。一隻風箏,一對父女,讓記者發現,非遺傳承可以很快樂,手藝人的日子也可以過得很美。 ■香港文匯報 記者 戚紅麗、劉蕊 河南開封報道

「北宋皇城裡貴胄小姐們放的風箏飄到了城外落到民間。」70歲的宋天亨操茈罹v的開封話,向香港文匯報記者介紹「宋室風箏」的起源。這個說法無法考證,但卻能印證一點--「北宋的天空是活的,因為有風箏」。靠譜的說法是,「俺家人世世代代都在屋裡紮燈籠、紮社火、紮風箏,就是賣,也沒出過這個院子,都是人家跑到家裡來買。」

父重拾手藝 當上萬元戶

「我也有好房子,裝修得可好,我就是不願意搬過去,在這住習慣了。」宋天亨夫妻住在開封市私訪院村,不大的小院,牆壁斑駁,客廳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風箏,掛在高處的落了不少灰塵。雖是陋室,卻住得愜意。

「小時候爸爸做的風箏很受歡迎,每次帶我們出去放風箏,好多人都問在哪兒買的,我爸就隨手紮一個送人,後來廠子效益不好,爸爸下崗了,他就又開始把風箏這門手藝撿起來。」宋天亨的女兒宋長虹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

上世紀80年代,宋天亨剛開始賣風箏,一個只賣一元,「我爸那時候知道計算竹片、絹布合幾毛錢的成本,沒算人工。還是他的同事重新給他定了價格。」宋長虹驕傲地說,父親一天賣風箏掙的錢比在工廠一個月拿的工資還高,他們家是當時開封最早的萬元戶呢!

患眼疾不棄 終感動女兒

宋天亨介紹,做風箏最難的是刮篾兒和紮架子,篾兒的寬窄厚薄十分重要,烤了一握,就知道合不合適。這個環節全憑經驗。烤篾兒過去用蠟燭,後來改用酒精燈,長年累月對茈,對眼睛的傷害很大。2000年左右,宋天亨被診斷患有雙眼視網膜變性、白內障,很快就會失明。風箏是無論如何不能再做了。「結果我爸等了好幾年,眼也沒有完全失明。」宋長虹覺得是父親的心態放得好。不能做風箏,就畫畫、放風箏,反正沒閒荂C

2006年,他被評為河南省民間工藝美術大師、河南省首批民間文化傑出傳承人,宋天亨又有了新的想法,「趁茪ˊM,做了兩套微型觀賞風箏百蝶圖,閨女兒子各一套。」百蝶圖無論色彩還是比例,都按真蝴蝶的模樣做,100個不重樣。

宋長虹從四五歲開始做風箏,「爸爸忙不過來的時候讓我糊簡單的,賣了錢是自己的。一聽到這我糊得可快了,一天能糊四五個,一個月也能掙不少錢。」長大後,宋長虹沒想荌筏滓憛A而選擇了做銷售,推銷過保險、賣過寵物狗。「不論做什麼事情,一定得先有經濟基礎。」而在彼時的宋長虹看來,「爸爸做風箏來錢慢,還不如直接做銷售」。

直至看到父親送給她的百蝶圖,宋長虹說,她的心猶如被風箏線扯了一下一樣,立馬回來了。「雖然爸爸一直沒有強迫我們姐弟倆做風箏,但這麼多年看茠赤赤漸峇蓱M熱愛,才明白做風箏不止是掙錢的活計,更是藏茠赤邦鴷肮〞獐鷊R和對我們的愛。」宋長虹說。

不推銷風箏 賣非遺體驗

於是,宋長虹就從劈竹竿、烤竹子、紮骨架開始學習,「小時候紮風箏的記憶就跟種子一樣,這時候重新撿起來,就像種子發芽,一下子豁然開朗。」對於宋長虹來說,最難的是畫畫,她沒有繪畫基礎,「但可能是我從骨子裡就像我爸爸,一開始學就能找到感覺。」

得了真傳之後,宋長虹並沒有像父親一樣做風箏賣,而是設計了一種「體驗包」,賣的是非遺體驗課程。體驗包裡有一個搭好架子、由宋天亨設計的「雙頭鸚鵡」風箏、風箏線、繪畫筆和顏料。

「一個手工風箏做下來,很費功夫,我不可能做一百個風箏送給孩子們,但是我可以教會一百個孩子做風箏,還可以讓更多孩子接觸到這個傳統手工藝,很有意義。」宋長虹說,在一次風箏進校園活動中,她碰到了一個特別有天賦的小女孩。「她做的風箏竟然讓我挑不出毛病來,她有自己的想法,在不改變風箏骨架結構的同時又主動進行美化。」宋長虹欣喜地說道。家長與孩子們在製作風箏的親子活動中,放下手機、相互交流,過程中不僅鍛煉了身體,且增進了感情,還感受到了中華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