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數據生活 > 正文

【財技解碼】聯儲局鴿派立場愈益鮮明

2019-06-24

美國聯儲局上周三表示,正密切關注國際貿易緊張關係及通脹低迷等越來越令人擔憂的跡象,準備採取措施對抗逐漸增大的全球及美國國內經濟風險,暗示最早可能在7月採取減息措施。聯儲局傳遞的基調比他們原先預期的更加鴿派。

各央行陸續迎降息周期

進入2019年以來,隨茈球經濟增速放緩,全球央行開始進入寬鬆模式。目前,除英國央行在鋪墊加息外,全球主要央行多數已降息或正在鋪墊降息。5月以後,先後降息的國家包括馬來西亞、菲律賓、新西蘭、澳洲和印度。目前市場對聯儲局在2019年開始降息幾乎沒有分歧,分歧在於何時降、降幾次。

聯儲局在去年還在加息,為什麼這麼快又轉向了「降息周期」?這先要理解一國貨幣政策的主要目標。

通常來說,一個國家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主要有幾個目標:包括支持經濟增長、促進充分就業、保持幣值穩定(對內為物價對外為匯率),以及穩定利率和國際收支平衡等。然而,事實上,沒有哪個國家的央行,可以準確預測經濟未來的走向。比如,在美國歷史上,歷次降息都伴隨虒g濟環境的惡化,但大部分的經濟泡沫,都是聯儲局的貨幣政策過於寬鬆形成的。而泡沫的每一次爆破,又幾乎都是伴隨蚆p儲局收緊貨幣所致。

可見,央行政策本質上是在不斷糾錯和平衡的結果。以聯儲局為例,之所以要進行剛剛過去的一輪加息周期,是因為聯儲局認為美國經濟增長表現強勁,也已經實現充分就業,但有潛在的通脹走高風險,因此需要通過提高利率來抑制風險。

最近聯儲局貨幣政策的快速轉變,也源於經濟和幣值穩定因素,主要兩個原因:

一是貿易衝突升級對美國經濟的影響,這是美聯儲轉變貨幣政策立場的重要因素。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研究,中美貿易衝突如果持續升級,最差的狀況是拉低美國經濟增長1%,這相當於目前3%左右的美國經濟增速的1/3。

二是通脹預期下行。儘管鮑威爾強調通脹目標仍為2%,且當前通脹僅僅略低於目標水準,但是通脹預期近期卻大幅下行,甚至下破年初的最低值。

人行貨幣自主可控增強

對中國而言,隨茈球主要經濟體央行先後跟隨歐美轉向寬鬆,此前中國人民銀行在穩增長與防風險之間艱難的平衡將有所緩和,未來一段時間人行貨幣政策的自主可控性將有所增強。■太平金控.太平証券(香港)研究部主管 陳羨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