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百搭通識 > 正文

【綠流行歷史】人魚善織布 淚可化珍珠

2019-06-24

每每提起鮫人,總帶荋X分空靈的神秘色彩,好像離我們非常遙遠,只存在於傳說之中。以古代為背景的電玩,常常以鮫人為材料融入劇情當中,《古劍奇譚1》裡有龍綃宮遇到龍女的故事,《古劍奇譚2》中的男二號夏夷則的母親就是來自南海明珠國的鮫人,他本人也因為半妖之體而被人歧視和陷害。

不論東西方的傳說故事,鮫人的外貌都是類似的,同時具有人和魚的特質,居於海澤亦可上岸。中國最早關於鮫人的記載是在《山海經.海內北經》:「陵魚人面,手足,魚身,在海中」,袁珂校注云:「《楚辭.天問》云:『鯪魚何所?』劉逵注《吳都賦》引作『陵魚曷止』,即人穭]。」《山海經》所說的鯪魚更類似於山椒魚和鯢魚一類,人頭魚身只長茈|隻腳,像極了未進化完成的兩棲動物,這便是鮫人最初的形象。

《搜神記》中則出現了以鮫人為名的文字:「南海之外,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織績,其眼泣,則能出珠。」這是說鮫人居於南海海域,善於織絲布,哭泣時眼淚化為珍珠。《述異志》中的記錄則更為詳盡且有想像力:「蛟人即泉先也,又名泉客。南海出蛟綃紗,泉先潛織,一名龍紗,其價百餘金。以為入水不濡。南海有龍綃宮,泉先織綃之處,綃有白之如霜者。」

這裡提到了鮫人的別名為泉先或泉客,鮫人所織就的紗料被稱為龍紗,珍貴難得,價值百金,入水不濕。又說龍綃宮是他們織鮫綃的地方,產出的鮫綃練白如霜,更是上上佳品。

《太平御覽》卷八引《博物志》中記述了一則小故事:「鮫人從水出,寓人家,積日賣絹。將去,從主人索一器,泣而成珠滿盤,以與主人。」鮫人在人類的家中寄宿,期間織絹紗賣錢,將要離開時向主人要了一個盤子,泣淚成珍珠,用以報答。

鮫人除了會織鮫綃,眼淚能化為珍珠,用他們血肉熬製成的人魚膏可做長明燈的燈油,如《史記.秦始皇本紀》中記載:「以人魚膏為燭,度不滅者久之。」但也有科學家猜測,這種所謂的人魚膏並不是真的取自人魚,而是鯨魚,所以是鯨魚腦油製成的蠟燭。

因此也有說法,《異物志》中所說人魚「項上有小穿,氣從中出」具有鯨魚的特徵,也許人們所認為的鮫人,實際上是樣貌獨特的鯨魚。

唐《洽聞記》中把鮫人叫做海人魚:「東海有之,大者長五六尺,狀如人,眉目、口鼻、手爪、頭皆為美麗女子,無不具足。皮肉白如玉,無鱗,有細毛,五色輕軟,長一二寸。髮如馬尾,長五六尺。陰形與丈夫女子無異,臨海鰥寡多取得,養之於池沼。交合之際,與人無異,亦不傷人。」這裡的鮫人有了具體的形貌,即為美貌女子的樣子,甚至有臨海的鰥夫寡婦豢養他們,言行舉止與人無異。

這樣的形貌與西方傳說故事中的美人魚非常相似,如希臘神話中的半魚半人的海妖塞壬(Sirens),在大風暴的海上用美麗的歌聲吸引過往的船隻,《荷馬史詩》第二部《奧德修斯》的返航過程中,在經過墨西拿海峽時,他命令自己的船員用蠟封住耳朵,並將自己綑綁在桅杆上,才能安然渡海。

鮫人的故事各式各樣,且跨越東西方世界,這說明鮫人的傳說並非空穴來風,一定是基於自然界某種生物的外貌,由古人加入想像創造而成。

科學研究認為,最有可能作為鮫人原型的生物為儒艮,因其為哺乳動物,且雌性儒艮偶有懷抱幼崽浮出水面哺乳的習慣,被人們誤認為是美人魚。儒艮性情溫順,平日呈昏睡狀,稍稍驚嚇就四散逃避。

其實不論儒艮是否是鮫人的原型,這個形象早已從生活現實當中脫離出來,成為東西方一種獨特的意象和審美象徵。在中國的文化土壤中,鮫人是一種空靈的夢幻的生物,常常和湘靈、夢蝶、馮夷等在同一語境出現,用以勾描一幅可言而不可言的意境。如「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李商隱《無題》),「馮夷蹁躚舞淥波,鮫人出聽停綃梭」(劉禹錫《傷秦姝行》),「海煙沉處倒殘霞,一杼鮫綃和淚織」(吳文英《玉樓春》),諸詩詞文賦,不勝枚舉。

在西方世界,除了神話傳說,也有安徒生塑造的小美人魚這樣純潔又美麗可愛的形象,在丹麥哥本哈根的長堤公園,小美人魚的銅像坐在一塊花崗石上憂鬱冥想。海涅創作的敘事詩《羅蕾萊》,亦是萊茵河畔的會唱歌的美人魚,被世世代代傳頌並譜為民歌。直到如今,鮫人是否真正存在已經不重要了,他們已經融入了我們的文化背景,成為人們精神中的永睌Q往。■馮沛賢(新聞系畢業,興趣歷史相關遊戲,香港青毅舍總幹事,現從事社區及青年事務工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