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民陣顛倒是非 推卸暴衝責任

2019-07-13
■民陣硬將衝擊責任推卸給政府「一直拒絕回應市民訴求」。圖為示威者破壞立法會玻璃門。 資料圖片■民陣硬將衝擊責任推卸給政府「一直拒絕回應市民訴求」。圖為示威者破壞立法會玻璃門。 資料圖片

港區人大代表:鼓吹暴力 只為達政治目的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尹涵)民陣昨日再次以所謂「五大訴求」為由,發起7月21日的金鐘集會,其發言人岑子杰無恥地稱,當日倘有市民「自發行動」,都不會和民陣集會同時同地,即使有任何衝擊,原因都是政府「一直拒絕回應市民訴求」。多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昨日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政府對市民訴求已逐一回應得很清楚,倘繼續以此為由示威是沒意思的,繼續堅持無理要求只是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民陣竟將暴力衝擊的責任推卸給政府,就擺明是顛倒是非、鼓吹暴力。

岑子杰在昨日的記者會上聲稱,民陣將就7月21日晚的添美道集會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重申他們的五大項訴求,而重點是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近幾個月來的連串衝突。

被問到會否擔心集會爆發衝擊,他聲稱,根據過往經驗,市民自發行動都不會和民陣集會同時同地發生,即使出現任何衝擊行動,原因都是政府「一直拒絕回應市民訴求」所致。

葉國謙:繼續拗無意思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批評,民陣將暴力衝擊的責任推給政府明顯是顛倒是非,和平示威是市民權利,但如果因為他們覺得政府沒有回應訴求就訴諸暴力,「那是否警方也可以用暴力?」他希望大家能看到,政府是有誠意就修例工作的估計不足、敏感度不高等問題誠摯致歉,「如果(反對人士)繼續挑戰管治,破壞香港社會安寧,相信市民也是不願見到的。」

他強調,政府很願意傾聽市民意見,對市民訴求也逐一回應得很清楚,包括以「壽終正寢」來形容修例工作,「講到明是不可能,還要繼續拗是沒有意思的。」

針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要求,葉國謙指出,監警會已在處理相關投訴,並承諾將盡快遞交相關報告,這也是回應,「但如果指向清晰、僅針對警隊調查衝突,將會打擊警隊士氣。」是次事件並不簡單,相關工作也不應由法官或所謂獨立調查委員會去做,而應由政府內部與學者及相關機構一起找出問題。

他還表示,反對派中人要求「特赦」違法之人的要求是無法答應的,「對不起,香港是法治社會,怎麼能答應?」他希望反對派中人能考慮,政府對能做到的事,已然全部回應。

盧瑞安:完全本末倒置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盧瑞安說,特區政府已經逐條回應訴求,所謂「沒有回應」的說法不實,但類似「特赦」的要求並不符合法治,政府沒理由帶頭違法。他認為,現在反對派中人繼續堅持無理要求,是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例如影響即將到來的區選。

他批評,民陣一而再再而三「吹雞」集會,但次次出了問題,就不承認與自己相關,反將所有責任推給政府,有衝突、有自殺全都是政府的事,「完全是本末倒置」。民陣現在的說法就是推卸責任給政府,甚至是鼓吹暴力。

陳振彬:市民已經厭倦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振彬說,政府一早就回應了訴求,現在反對派中人的目的就是借遊行繼續衝擊、挑戰政府的底線,且他們並不會負責。近日,他收到很多市民的意見,「很多市民已經厭倦了。」

他強調,香港一直致力於搞好經濟發展,市民也希望香港的經濟、民生都能夠更上一層階,如果只是一味堅持無理的政治訴求,尤其是挑動年輕人,是會為年輕人甚至香港的發展都蒙上陰影。

陳振彬又提及連日來發生的所謂「連儂牆」所引發的衝突,「根本不是民主牆,他們都不允許別人貼,只允許貼自己硠左滿F如果要貼,讓你去其他地方貼,自己霸晒所有位。」

陳勇:受害的也是示威者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陳勇就笑言,民陣如果是和平示威,天天去都沒問題,但他們倘不能避免暴力衝突的發生,受害的也是示威者自己。他指出,就算民陣推卸責任給政府,在香港這個法治社會,違法者都不可能逃脫法律制裁,非法「佔中」和旺角暴動均是前車之鑒,「希望他們能夠回頭是岸。」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