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香港專題 > 正文

反修例暴力運動 齊備顏色革命特徵

2019-07-23
■7月21日,暴力示威者攻擊警方。 資料圖片■7月21日,暴力示威者攻擊警方。 資料圖片

修訂《逃犯條例》一事,被反對派利用製造暴力運動。過去一個多月,社會各界都見到連串示威及暴力衝擊,令香港社會秩序大亂、治安被破壞、經濟受影響。時至今日,大家越來越看到,反對派「縱暴派」所反對的,不是修例那麼簡單,而是徹底地要令香港管治真空、法治失效,直至挑戰中央、令香港「獨立」。

由事件的發生,到不同後遺症的湧現,都一一符合「顏色革命」的特徵︰有美國長期資助、培植反對派骨幹和頭面人物、建立旨在顛覆政府的政黨及組織、向香港社會灌輸極端「西方價值」、利用突發事件製造街頭政治活動,每次行動都有組織及有預謀地部署,不斷製造顛覆政權的輿論。

香港文匯報整理了「反修例」前後的七大特徵,讓普羅市民看清楚連場暴力運動,目的只是一個-就是在港發起一場「顏色革命」。 ■香港文匯報記者 甘瑜(相關社論刊A4版)

【特徵1】「美國友人」養活反對派

香港的反對派中人一直接受美國資助,在香港社會已是公開的秘密。反對派的領軍人物、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曾被「維基解密」及 Foxy揭露與美國情報人員來往甚密。2014年年中,網上流出有關壹傳媒高層的電郵,顯示該集團一直與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往來。在「反修例」連場示威期間,黎智英赴美時獲美國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美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等高層官員高規格會面。

由2004年起,包括祁俊文、郭明瀚、唐若文、楊甦棣及夏千福,所有駐港總領事及相關外交官員,都與黎智英私交甚篤。黎智英又曾被傳媒踢爆在遊艇鬼祟密會美國國防部前副部長保羅.沃夫維茲(Paul Wolfowitz),此人曾協助黎智英在緬甸掘金。

2014年7月,一位自稱「壹傳媒股民」的網民在網上發放資料,顯示黎智英連年向反對派政黨政客大手派錢,在此前兩年間豪擲4,000多萬元,當中更有鉅額資金直接交到反對派個人手上,包括「禍港四人幫」的陳日君、陳方安生,以及民主黨、公民黨等。

同時,當年大型、長期的違法「佔中」,有人估算當中涉及4億元的物資,而「佔中」賬目至今仍未有交代。數年前,有自稱於「佔中」期間協助處理財務問題的「小人物」致函傳媒爆料,指「佔中」涉及的逾千萬元的巨額資金,幕後金主正是來自「黎先生」及「外國神秘人」,與過往「佔中」爆發前後的證據不謀而合。

美援直接加持親美團體

在回歸前後,作為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白手套」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及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等組織便一直向本地政團、民調機構或所謂人權組織提供資金,資助他們從事反政府活動、研究和偽學術民調,包括在是次「反修例」中全力將法案妖魔化,「香港人權監察」及原由鍾庭耀主事的「港大民研計劃」等等。

【特徵2】物色親美政客「嚴格保護」

要操控香港政局於無形,「代理人」是必不可少的角色。美國在香港有不少關係密切的代表,2011年「維基解密」就曾一舉公開近千份美國駐港總領事的機密電文,當中看到美國駐港領事館對香港反對派中人的一舉一動了如指掌,經常與反對派頭面人物吃飯見面。隨荂u禍港四人幫」及傳統反對派「老一輩」開始未能吸引激進分子的青睞,一批屬於傳媒反對派、立場偏激的「新血」被推上前線。

是次修例事件的轉捩點之一,就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任有關法案委員會主持時,多次濫權阻撓會議進行,甚至自立為「山寨王」。而當年的「維基解密」文件其實一早已指出,涂謹申被美國總領事形容為要「嚴格保護(strictly protect)」的對象,而涂謹申向美領事分析香港時政的內容亦被公開,成為民主黨勾結外國勢力的鐵證。

涂謹申阻撓完法案委員會開會後,隨即飛往美國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由過往歷史來看就更是毫不出奇了,社會上亦有不少聲音揶揄他是去向主子「匯報」。

在修例事件期間頻頻到外國告洋狀的民主黨李柱銘、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再加上一再藉《蘋果日報》等去宣傳「反修例」的黎智英,都是美國在一直「培育」的對象。

在2011年披露的「維基解密」文件,美國駐港領事館早於2006年3月31日已在其電文中,探討「禍港四人幫」中陳日君、李柱銘、黎智英組成的「宗(陳日君)、政(李柱銘)、媒(黎智英)組合」的影響力,不但透過美國「線人」收集當時三人在梵蒂岡的一言一行,還研究了當時傳媒的看法,更特意就此事詢問了香港天主教界消息人士的意見。

據文件披露,3人此後不時一起與美國駐港總領事會面吃飯,討論的話題非常廣泛,包括香港的政治、政黨及政府官員等方面。

鴿黨青壯漸取代「老餅」

在「四人幫」外,今次「反修例」連串示威以至暴力衝擊中,傳統反對派一批「新血」則頻頻露面,包括民主黨的胡志偉、鄺俊宇、許智腄B林卓廷、尹兆堅亦披掛上陣。公民黨黨魁楊岳橋亦頻頻現身前線,阻隢警方前線執法,在事後又不斷抹黑特區政府以及執法部門。

【特徵3】栽培「獨瘤」充當爛頭卒

除了這些「禍港四人幫」、涂謹申等「老牌政客」,一再關注、 聯絡香港的不同反對派政黨,美國亦積極扶植香港新興的反對派組織。「香港眾志」作為由黃之鋒等十多二十歲年輕人主導的政團,一出現已獲美國方面高度重視,而「眾志」核心人物黃之鋒等人的言論亦越來越與「港獨」主張靠攏。

「眾志」自2016年成立起就一直密集赴美,據不完全統計,僅2016年到2018年已有近10次赴美記錄,起初以該組織秘書長黃之鋒活動較為頻密,包括多次到美國多間大學「唱衰香港」並自吹所謂「自決」。其間,黃之鋒與美國多名國會議員聯繫,包括極端反華議員史密斯和魯比奧等人。2017年5月,黃之鋒更曾出席「美國國會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聽證會,與李柱銘唱和稱,香港情況愈來愈糟,要求國際社會「加強關注香港民主發展」云云。

在黃之鋒未能離港,則由敖卓軒、羅冠聰和周庭代行美國。

是次修例中赴美國唱衰香港的反對派中,羅冠聰亦參與成為團員之一。「眾志」於修例事件中一再發佈抹黑修例的言論,以影響年輕網民對事件的看法。

「眾志」反修例最賣力

在反修例過程中,「眾志」一夥人經常現身在暴力隊伍中。在6月12日,黃之鋒就鼓動暴徒包圍警察總部,其他反對派立法會議員隨即前往警總「支援」,在前晚圍堵中聯辦時,黃之鋒亦夥同一批成員到場阻撓警員執法。在7月1日香港慶祝回歸祖國22年紀念日,7月8日西九龍遊行示威,「眾志」不但手持象徵恐怖主義的「黑旗」,更將之掛到政府建築物上。

除了「眾志」這類「暗獨」組織,美國亦一再為近年出現或冒起的「港獨」組織及「港獨」分子撐腰,例如一再干預特區政府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一事,更借題發揮質疑特區政府甚至中央政府「限制或企圖限制表達不同政治意見的權利」;對選舉主任依法DQ不真誠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的「港獨」分子一事一再指指點點,又聲言擔心「香港的自治與法治受到威脅」云云。

【特徵4】灌輸扭曲價值觀鼓吹「抗命」

反對派一再於香港灌輸奇葩的、扭曲的「西方價值觀」,例如在是次「反修例」風波中,反對派一再「發揚」所謂「公民抗命」、「違法達義」的歪理,認為政府「無回應」訴求,暴徒就可以瘋狂襲警、衝擊立法會大樓、在各區作出暴力滋擾行為等,將包圍警察總部、稅務大樓和入境大樓等視為「集會自由」、「不合作運動」,營造只要是示威者,什麼行為都「合理」的奇怪論述。此外,反對派又將網上的欺凌、恐嚇言論視為「言論自由」云云。

這些所謂「西方價值觀」,其實早於最近一次政改及違法「佔中」時被反覆鼓吹,所謂「公民抗命」、「違法達義」早前終被法庭裁定不是抗辯理由後,反對派又利用「佔中九犯」全部罪成及部分須入獄一事,去煽動支持者情緒,並與「反修例」混為一談,「九犯」中亦有不少人為「反修例」造勢等。

逃犯忽然高調 製造想像

在「反修例」如火如荼期間,因參與旺角暴亂被控、潛水多時的「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和李東昇忽然高調現身,並宣佈自己獲德國提供「難民庇護」,令「反修例」陣營又冒出暴力衝擊後若被檢控,可獲外國「庇護」的歪理,間接鼓勵暴徒作出激進行為,而媒體亦揭發已有數十人到台灣「尋求庇護」。

除了這些主張,反對派在最近一次政改一再反覆宣傳只有包括「公民提名」、「無篩選」的才算是「真普選」,聲稱要符合「國際標準」,要求香港的政改要「一步到位」,最終令香港錯失政制改革的機會。有關主張明顯不符基本法所訂明的「循序漸進」達至普選,亦有學者指出無論是英聯邦體制國家,還是其他西方國家,選舉制度有不同的模式,難有權威界定哪一種模式是「國際標準」。

其中,美國實行選舉人團制度,總統非由選民直接選舉產生;直接選舉統總的法國亦須獲得500名民選公職人員的提名等。不過,反對派灌輸的扭曲價值觀已誤導不少市民。

【特徵5】利用突發事件搞街頭政治

反對派在現屆政府上台後,一再想製造政治爭議,包括「一地兩檢」、DQ問題、國歌法等,都未能造成關鍵的社會影響,在6月9日第三次的「反修例」遊行,終於累積到一定人數後,部分黑衣暴徒隨即以眾多的和平遊行市民作掩飾,肆意作出衝擊立法會,並借機襲警,再由反對派將多數人只是遊行的情況「定性」6月9日一直都是「和平示威」,連衝擊者亦是「手無寸鐵的學生」云云。

6月12日原本立法會將開會討論修例時,反對派又再號召支持者包圍立法會,並再次以多數和平的市民為掩護,暴徒肆意襲警衝擊,立法會以至中環一帶一片混亂。

反對派更一再將焦點導向個別警員制服暴徒、斷章取義的畫面,又杜撰一系列謠言抹黑警方,例如「警方在救護車拉人」、「警方近距離爆英勇媽媽頭」、「警方不讓孕婦、長者下班」、「警方扮示威者製造混亂」等,以此煽動「仇警」、「仇政府」的情緒,企圖令更多人上街表達不滿,又將種種暴力襲警行為謊稱為「警民衝突」。

企圖擴大認同 大搞遍地滋擾

其後遊行人數、支持的民意回落,反對派又再以不同名目製造街頭活動,例如在上水搞「反水貨」、紅磡和土瓜灣一帶反旅行團,想藉此擴大「認同面」。

同時,針對不作暴力行為的市民,反對派又想出所謂「連儂牆」去令到各社區所謂「遍地開花」,結果變成「遍地滋擾」、「遍地紛爭」,一再出現因所謂「連儂牆」而被捕被控的情況。

為了為暴徒暴行撐腰,每次出現爆力衝擊、襲警,甚至動私刑的情況時,反對派總會絕口不提譴責暴徒暴行,反而將一切問題歸咎為「政府製造民怨」,要為所有事情「負責」云云。

【特徵6】暴衝行為有預謀有組織

是次「反修例」自身亦明顯有個循環模式,使香港一再陷入混亂,市民以至執法人員和其他公僕日常生活和工作一再受到滋擾。

觀察每一次的暴力衝擊之前,都先有反對派一再鼓動市民上街,例如6月12日號召大家包圍立法會、提供「抗爭」和被捕支援;再有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大發「官威」向警員施壓,阻撓警方執法,並助長暴徒氣焰;其後一旦出事,反對派就會以謊言美化暴行,甚至不惜妨礙司法公正,要求政府放棄追究暴徒,以鼓勵暴徒日後再作出極端行為;在市民開始發現端倪,反對派又會放流料、謠言等煙霧,去煽動市民繼續「仇警」;至出現首宗自殺,不理政府已停止修例工作,反對派繼續大力消費、將問題歸咎政府,並催谷市民上街,於是一再陷入循環模式。

從每次暴力衝擊後網上必然會出現為暴徒辯護或煽動仇警的文宣,到每次反對派議員定時定候地現身阻撓警方等,都看到種種由示威演變成的衝擊,都有其一貫模式。

【特徵7】借機製造顛覆政權輿論

反對派一直以「反修例」為名目,但事實上是政府宣佈停止修例工作後,有關人等未有收手,反而將問題越演越烈。在「反修例」之初,反對派已將修例問題純粹視為香港與內地移交逃犯,並一再針對內地司法水平,大肆抹黑攻擊,以陰謀論一再揣測中央政府,聲稱「內地司法水平低」、內地會「捏造證據」、「迫香港交人」云云。

「反修例」被迫「暫緩」後,反對派就全力將矛頭指向特區政府一眾高官,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等,要求他們下台,冀出現管治真空,同時續針對中聯辦及中央政府,繼續聲言是中央「干預」香港、給香港「政治任務」云云,破壞香港與內地的痡`溝通機制,亦想打擊中央駐港機構以至中央政府的威信。

「港獨」分子更看準機會,借機大肆鼓吹其「港獨」主張。在前日暴徒到中聯辦肆意塗鴉,並刻意損毀侮辱中國國徽後,有面戴口罩的暴徒就讀出所謂「宣言」,聲言政府「放任警察以暴力對付市民」、「選擇與民為敵」,更聲言會「以一切方法迫政府回應」,並稱香港回歸祖國後「惡法不斷」。

公然宣稱成立「臨時立法會」

前晚,暴徒更直接叫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聲言不排除會成立「臨時立法會」去「捍衛香港民主」云云。

除此之外,在修例問題上,反對派一再與「台獨」勢力沆瀣一氣,附和台灣民進黨當局的所謂「主權」說法,明顯亦是想顛覆「一個中國」的原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