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印度藝術家NS哈夏 生動表達 用生活「編織」藝術

2019-08-06
■「逍遙相聚」展出哈夏20多件藝術作品■「逍遙相聚」展出哈夏20多件藝術作品

萬物本身就是一件件藝術品,它們擁有不同的形態、顏色以及和人類互動的方式。日夜更迭,這種每天不變的規律彷彿變得理所當然,甚至開始感到乏味。然而,來自印度邁索爾的藝術家NS哈夏(N S Harsha)將大自然不變的循環幻化成最珍貴的元素,讓每一天生活所接觸到的事物,像日記一樣記錄在自己的藝術品當中,它們不但讓觀賞者閱讀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環境,同時還喚醒了人們靈魂深處對周圍環境的讚嘆。■ 文、攝 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儀雯

有別於香港的繁華和城市化的生活,邁索爾給哈夏提供來自大自然的靈感以及多元化的視覺語言啟發,讓他創作出多面向的藝術作品,包括油畫、雕塑和裝置藝術等。哈夏的作品獲得世界各地的認同,除了在多個頂尖國際藝術機構、雙年展及三年展的群展中展示自己的作品外,亦曾於英國史雲斯Glynn Vivian Art Gallery、日本東京森美術館及美國達拉斯藝術博物館舉辦個人展覽。

由即日起直到11月3日,南豐紗廠CHAT六廠(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舉辦展覽「逍遙相聚」(Gathering Delights),亦會展出超過20件哈夏在20多年藝術生涯中創作過的藝術品,包括油畫、裝置藝術以及參與式作品。大型藝術裝置《國家》,在場地的出入口處以及展廳中間展出了193台腳踏縫紉機,每一部縫紉機上都懸掛茪ㄕP聯合國成員的國旗,一個個縫紉機整齊排列,讓觀賞者置身在壯觀而震撼的裝置當中,也喚起了對於工業化和勞工是一個國家發展的主要驅動因素的提醒。

靈感來自生活點滴

經過大型的裝置藝術品,觀賞者需要漸漸走近哈夏的作品,仔細觀賞油畫上一個個細節,人物之間的互動、動物的日常、大自然規律都能夠一一在他的作品上發現和細數。「大自然來到我生活裡面,我只是畫出我感受到的環境。」哈夏從小就對於自然環境有一份獨特的情感,也對此感到非常讚嘆。猴子走進他的工作室、牛走到他的家、鄰居給小鳥餵食,這些都是他在邁索爾家裡的日常。他覺得是環境親自來到他的畫作中,他允許靈感用最自然的方式來到他身邊。作品《此時此地哞哞叫》呈現了他平時覺得最美麗的畫面:人和動物之間的互動。「我不會去尋找故事,因為生命裡面總會經歷一些事情,所以我從不去決定畫中的情節,我只會把我看見的畫出來。」哈夏覺得每一個畫作都是藝術家自由的表達和玩意,它們真實呈現出藝術家活在的當下。

答案就在空中

《凝視天空的人》讓觀賞者腳踏茪j型畫作、從天花板的鏡子上觀賞密密麻麻的人物,他們來自不同的地區、宗族和宗教背景,一同往上方觀看,彷彿在祈求、尋找一個答案。觀賞者在仰視鏡子的同時,亦成了作品一部分。「這是一種關係上的不同,一般情況你會站在畫作面前去欣賞作品,但這次你是站在畫上去感受。「哈夏很喜歡自己這個作品的概念,因為除了能用不同的方式創作外,觀賞者也可以從不同角度去感受一件作品,甚至連他們的身體也可以與畫作有一種聯繫。「我發現在不同的國家,『答案』似乎都是在上面,人們好像在想像天空能給予一種回應。」畫中一個個渴慕的目光,都被哈夏記錄在作品當中,他坦言只是看茪H們在尋找,卻並不知道他們最終有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

即使哈夏自己不會以往上看的方式來尋找答案,他卻因為上一次來香港,仰視高樓大廈的時候,被居民晾出來的衣服所吸引,後來因此而創作出懸在牆上的裝置藝術《上移或下降至現實》。「我看見同一條繩子,懸掛茪ㄕP的身份,例如:嬰兒、警察、和尚或者單身女性,衣服能告訴你屋裡住茠漱H的身份。」哈夏因為這個畫面讓他開始思考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怎樣一起生活。因此以黑色作為底色,在上面描繪出宇宙的模樣,用竹子撐茪@塊塊布,掛在牆上。他希望探索千年以來到現在,人最根本的疑問:我們來自某一處,又將會到哪兒去?在漆黑的布上手繪宇宙,哈夏探索人類未知的未來和空間。「宇宙是人類最終極和最深之處,是我們所有人都有疑問的空間。它也是一種象徵,背負茖I重而有趣的事實。」哈夏說。

每個個體都離不開的定律

「我們身體的設計是為了去經歷生命的一切。」哈夏認為每個人都會經歷快樂和悲傷,跟文化、出身、背景沒有關係,哈夏只是比其他人對於這些情緒和內在的變更更加在意和上心。然而,他卻覺得他並不擁有這些感覺。「我只是在觀察快樂,但是我得不到它。我觀察自己的氣憤,我也不能擁有它。」哈夏以一種截然不同的方式處理內心的起跌。作為一個藝術家,他認為沒有必要給觀賞者展示什麼價值,而是應該分享自己的點滴。「生命會讓你愉悅、生氣或者不快,但是你會慢慢發現其實都只不過圍繞這一切在發生。對於這些情緒,我們做不了什麼,我只是希望觀賞者能在我的作品中經歷,並且享受其中。」哈夏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