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高齡趕科場 餘暇夜苦讀

2019-09-12
■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圖為當年在北京參加高考的青年在認真答卷。   資料圖片■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圖為當年在北京參加高考的青年在認真答卷。 資料圖片

「剛得知中斷了11年的高考要恢復時,我有些將信將疑:這是真的嗎?考試之後真的能按成績錄取嗎?」田浩存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當時身邊好多人都報了名,他還在猶豫。

日上班夜溫書 僅睡兩三小時

「你作為曹縣一中的尖子生,你有能力用自己的真才實學取得成功。咱盼望的就是公平,你一定要參加高考!」姐姐田浩梅騎了40多里路的單車,從定陶縣城趕回老家,勸說田浩存備考。妻子王婷榮說:「你去考吧,家裡的老人和孩子我來照顧。」

家人的鼓勵和支持讓田浩存如夢方醒,他趕緊報了名。這時,距離那場著名的高考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當考生們苦於沒有複習資料的時候,田浩存珍藏了10年的一套高中課本幫了大忙。白天他給學生上課,晚上9點之後,才是屬於他的學習時間。他趴在昏暗的煤油燈下,徹夜苦讀。稍微睡上兩三個小時,起床鈴聲響起,他就趕緊爬起來,帶蚞ル肣怳@起跑操。

難忘作文考卷 書粉碎「四人幫」

1977年12月9日,田浩存趕考的日子來臨。他早早地起了床,吃了妻子做的早飯,把准考證揣在口袋裡,帶上一點中午吃的乾糧,就騎茪@輛破舊的單車,趕往20里外的曹縣八中考場。

第一場是考語文,作文題目是《難忘的一天》。田浩存清楚地記得,自己作文開頭的第一句話是:「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是我終生難忘的一天。」他飽含激情地寫出了自己對粉碎「四人幫」的真情實感。他說,考試比較從容,包括數學,都發揮出了自己的水平。

對於那場考試,田浩存印象最深的是考生特別多,雖然兩個考生一個書桌,但考場秩序非常好。還記得第一天是語文、史地,第二天是政治、數學。數學考完之後,不少考生說自己交了白卷。

七歲兒首報喜 老父喜極而泣

「媽媽,爸爸考上了,爸爸考上了!」最先得知田浩存考上大學的竟然是7歲的小田霖。他從有線廣播裡,聽到全縣參加高考體檢和政審的名單中有父親的名字。

田浩存說,當時妻子並不太相信孩子的話,等他中午從學校回來,一家人又聽了一遍廣播才確認,頓時沉浸在喜悅中。

春節後的一天,校長遞給他一張山東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全班學生歡呼雀躍,把他圍在中間。「父親看到我的通知書,手在顫抖,兩眼噙滿淚花。」說到這裡,田浩存已是熱淚盈眶。

1978年2月27日,田浩存終於辭別了父親,安頓好三個孩子,踏上了求學之路。

沿途放眼望去,冰雪消融,大地回春。「那時我的心情就像金黃色的迎春花,在暖風和麗日中怒放。」田浩存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