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文山字水樂春風】帶一雙「眼睛」 看故鄉地球

2019-11-06

在若干年後,人類很多已移民到其他的星球,或太空城市。星際旅行和太空工作已成慣常,地球反成了人們的後花園,是度假休息的地方了。

連續工作了兩個月,我實太累了,便求主任給我兩天假期,回地球去旅遊,主任答應了,但條件是帶一雙「眼睛」去。

所謂「眼睛」,就是一副傳感眼鏡,當你戴上它時,你所看到的一切,就由超高頻信息波發射出去,可以被遠方的另一個戴相對應的傳感眼鏡的人接收到,於是他就能看到你所看到的一切,就像你帶茈L的眼睛一樣。

由於在其他行星或太空城市生活的人,已愈去愈遠,回地球度假的費用和時間成本很高。吝嗇的宇航局就設計了這玩意兒,令每個生活在外太空的宇航員都在地球有了另一雙眼睛。由真正去度假的幸運兒帶茬o雙別人的眼睛,讓外太空那個思鄉者分享他的快樂。

現在,由於技術的進步,眼鏡已可通過人的腦電波,把你接觸到的味覺、觸覺,嗅覺一併發射出去。所以,帶「眼睛」去度假,有如從事一項公益活動。

當主任透過屏幕,向我介紹「眼睛」的主人,我覺得她好像一個剛畢業的小姑娘。她在肥大的太空服中,顯得嬌小,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麻煩你了,真不好意思。」她連連向我鞠躬。這是我聽到過的最輕柔的聲音,有如從外太空飄來。

「不麻煩,我也高興有個伴兒。你在哪個太空站?」「別問好嗎?」屏幕上的她回應說,還是那副讓人心軟的小可憐樣。

第二天,我乘電離層飛機,用了15分鐘,就由我工作的航天中心飛到了地球的塔克拉瑪干。這兒已由沙漠變成了草原,背後的天山也覆蓋虓t綠色的森林,山頂還有銀色的雪冠。

我戴上她的「眼睛」,從她的眼睛中,我聽到了一陣輕輕的抽泣聲。「我常夢到這裡,現在回到夢裡來了......我太怕封閉了。」她慢慢地說,而我真的聽到她做深呼吸。

她突然驚叫:「呀!花兒......有花兒啊!」是的,廣闊的草原上到處點綴茯P星點點的小花兒。我也蹲下來看,「真美啊!能聞聞嗎?但別摘下它!」她急蚖﹛C一縷淡淡的清香,我也聞到。「啊!真像一首隱隱傳來的小夜曲。」她說。

我笑虓n搖頭,在這一個科技閃電發展的時代,竟還有一個這樣見花落淚的「林妹妹」?她忙茯陘ㄕP顏色、不同形態的花兒起名字。我又把手舉起,感受風吹;又把手伸入溪中,感受絲絲涼快。

我戴茼o的「眼睛」,在草原上轉了一天。日落前,我走到草原一間孤零零的白色小屋,那是為旅遊者提供食宿的地方,由一個舊式的機械人照看荂C我又累又餓,可是晚餐只吃了一半,她又提議立刻到外面看日落。

「看荓萴羉朮幼囓╮A夜幕漸漸降臨,就像聽茪@首宇宙間最美的交響曲。」她陶醉地說,我卻暗暗叫苦。回去的時候,我是拖茖I重疲憊的腳步,所以一躺在床上就睡茪F。

「請你帶我出去好嗎?我想去看月亮。」她叫醒我。我迷迷糊糊的,很不情願地起床出去。月光下的草原的確很美,她在那邊陶醉地哼荂m月光曲》。我問她:「你可告訴我你的飛船的方位,說不定我還能看到。」她沒回應,直過了個多小時我就回去躺到床上。

可是過不了多久,她又叫醒我,還要出去。我生氣地說:「不是看過月亮了嗎?」「可現在不一樣了,西邊的雲相信已飄過來,草原上的光和影是多麼美啊!」我十分惱火,我一出去,就摘下她的眼睛,掛到一棵紅木樹上,逕自回去睡覺。

第二天我又回到了灰色的生活和忙碌中了。又過了幾天,也許是無意識的,我多次想起了她......「我怕封閉!」這句話像一道閃電般,擊中了我,我好像猜到什麼,我發瘋似地跑去找主任。

「她到底在哪兒?」我大聲地問。

「你猜到了吧。她是『落日六號』的領航員。」主任這句回答,令我無力地跌坐地毯上。

「落日工程」是計劃派出飛船,潛入地球深處作探測。可惜到「落日六號」時出現故障,不能返航了......「眼睛」,是她最後跟外界聯繫的方式,現在也因能源用盡而斷絕了。

我知道她永不會回來,我心中對她有點歉疚。今後不管走到哪裡,我都會感受到6,000公里深的她的心跳。

本故事改寫自劉慈欣《流浪地球》中的一個片段,此書講科技也談人性。■雨亭 (退休中學中文科教師,從事教育工作四十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