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公廁門內柄乾手機含惡菌

2019-11-06
■孫桂萍(左)指,女廁整體潔淨程度高於男廁;蕭傑琚]右)表示,香港公共洗手間不算特別「污糟」。 理大供圖■孫桂萍(左)指,女廁整體潔淨程度高於男廁;蕭傑琚]右)表示,香港公共洗手間不算特別「污糟」。 理大供圖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文森)公共廁所作為市民最常用的公共設施,其實存在茷雃h衛生隱患。香港理工大學一項研究發現,公廁內細菌含量最高的位置是洗手間內側的門把手,其次為噴射式乾手機和暖風乾手機,且多種細菌表現出對一線抗生素有抗藥性。有專家建議,未來公廁應更多採用無門設計和感應式紙巾架,避免使用者洗手後受到二次污染。

該項研究於2017年4月至8月進行,理大研究團隊從本港55個公共洗手間採集樣本,涉及商場、酒店、公園、圖書館等場所,其中28間為女廁,27間為男廁。採樣位置包括紙巾架出紙位、乾手機出風口、抹手紙和洗手間大門內側門把,共採集到220個樣本。

實驗檢測出52種細菌,其中衛生間門把、乾手機和紙巾架上都有大量細菌。大部分細菌屬於正常人類菌群,一般不會令健康人士生病,惟部分菌株對人類具致病性,例如大腸桿菌、奇異變形桿菌和腐生葡萄球菌等可導致尿道炎,金黃色葡萄球菌則可引起社區性皮膚和軟組織感染。

男生懶洗手 女廁較乾淨

超過87%的葡萄球菌對至少一種一線抗生素(如盤尼西林、頭孢西丁、紅黴素等)具有抗藥性,當中23%更是同時對至少三種抗生素有抗藥性,顯示公共洗手間的潔手設備或已成為抗藥細菌的溫床。

負責項目的理大護理學院副教授孫桂萍指,研究結果表明使用公共洗手間的潔手設備不一定令手部衛生,這些設施反而可能是致病細菌的傳播媒介,使用者洗手後仍有可能因接觸設施而受到二次污染。

她並指,女性公共洗手間整體的潔淨程度高於男廁,是次研究中三個驗出金黃葡萄球菌菌株的位置全部來自男性洗手間內側門把手,這可能是由於許多男士如廁後沒有洗手或僅用清水沖洗。

專家倡無門設計免受污

研究團隊建議清潔人員要經常清潔上述潔手設施,特別是此前較少提及的門內把手,未來設計洗手間時可考慮採用無門設計,盡量安裝免觸式水龍頭、自動化或免提紙巾架。

研究並發現,公廁潔手設施附近90%的垃圾箱沒有蓋好或密封,其中近20%的垃圾箱放在乾手機的正下方。孫桂萍分析,乾手機運作時,會令下方垃圾箱內的污染物透過霧化過程污染環境,從而形成健康風險。

項目另一負責人、理大醫療科技及資訊學系副教授蕭傑琲磳隉A現時針對公共洗手間的研究不多,英國和加拿大此前對於本國公立醫院洗手間有過類似研究(細菌含量為每平方釐米80粒至183粒),對比下,是次本港一般公廁的細菌含量(每平方厘米90粒至148粒)沒有超出前者範圍。僅從細菌總量上看,香港的公共洗手間仍不算特別「污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