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興國】鄰居與朋友

2019-11-29

隨想國

香港的交通網為港人帶來無比的方便,儘管生活在不同的區域,但只要想和朋友見面,一通電話,一段簡訊,便可約在雙方都可乘搭港鐵、巴士、電車或小巴到達見面的地方。

所以有人說,現在的大眾運輸網,使人人都成為鄰居,要見面隨時都可以。不過,鄰居是鄰居,卻絕不是朋友。而且以個人的經驗,就算是真正住在對門的鄰居,也有可能住了幾年也不會交談一兩句。這就要看鄰居的內心在想些什麼,不喜和陌生人來往的話,對門同住多年,也視同陌生人。 更何況是因為交通方便而說成是比鄰而居的陌生人?

唐代王勃的詩作《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說:「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與君離別意,同是宦遊人。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他和擔任少府一職的朋友,需要分開了,但無論關山如何阻隔,他們的友情是常在的。在唐代,要和遠居關外的朋友見面,那真是難上加難,不像現代,無論朋友相隔多遠,一小時內就可以見到,就算是在海外的朋友,如果要見,搭乘飛機,也最多是二十四小時內就可見面了。

不過,自從暴徒破壞了港鐵、紅隧之後,見面就相對困難了,因為有些朋友說他這幾個月都生活在孤島的區內,交通極之不便。而且晚上太晚就回不了家,只能靠傳短訊來褅瞻F。

在紅隧未能通車的時候,特別從港島前往土瓜灣去見朋友,卻原來沒有過海巴士經過土瓜灣,必須從東隧到九龍城的富豪東方酒店站下車,再過馬路去坐九巴。但平常生活在港島,九龍的巴士怎麼乘搭才能到達朋友居所附近?結果是,花了兩個小時才能見面,真是要命得很。如今紅隧通車了,又恢復比鄰而居的日子,但願暴徒不要再破壞這麼方便的交通網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