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架之外】一位瑞典「中國迷」

2019-12-02
■著名漢學家、諾貝爾文學獎終身評委馬悅然。 網上圖片■著名漢學家、諾貝爾文學獎終身評委馬悅然。 網上圖片

這位瑞典「中國迷」名叫馬悅然,1924年出生。他對中國的「迷」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刻苦學中文,二是努力教中文,三是認真研究中國文史哲,四是勤奮翻譯中文著作。

1946年,馬悅然讀到了林語堂的英文版散文集《生活的藝術》,便立馬被其深深吸引。從這一年起,他開始學習中文,中文教材竟然是中國典籍《左傳》,難度之大,可想而知。兩年後,他來到中國四川,白天向川人調查當地方言,夜晚則在峨眉山的報國寺中學習中文。不久,他操茪@口地道的四川話,回到瑞典。1951年,他大學畢業,老師是瑞典著名的漢學家高本漢。畢業後,他開始了中文教學生涯,編寫了多種中文教材,供瑞典和其他北歐國家的青年學者使用,教材的內容甚至深入到上古和中古漢語的音韻學、古代和現代漢語語法、詩律學等方面。

馬悅然對中國文史哲的研究十分寬泛,包括《詩經》、《論語》、《孟子》、《史記》、《禮記》、《尚書》、《莊子》等。他所撰寫的《中國西部語音研究》、《現代漢語語音》、《現代漢語語法》、《漢語並不難》、《一張牡丹畫上的六首詩》和《中國文學手冊:1900-1949》等,無不顯示了他高度的藝術鑒賞力和豐富的歷史文化知識。

馬悅然中譯瑞的內容更是五彩繽紛,涵蓋了中國古代文學和現當代文學作品,如《桃花源記》、辛棄疾詩詞、《水滸傳》、《西遊記》、毛澤東詩詞以及老舍的《普通病房》、聞一多和艾青的詩、沈從文的《邊城》、張賢亮的《綠化樹》等。他甚至還英譯了董仲舒的《 春秋繁露 》。這些古今文學作品大都具有習近平主席所描繪的「像藍天上的陽光、春季裡的清風一樣,能夠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人生,能夠掃除頹廢萎靡之風」的特點。

馬悅然曾經深情地說過,「中國是我的第二祖國」,「我不是中國人,可是我讀過相當多的中國文學著作,從上古時代到現在。每讀到一篇我非常欣賞的作品,我都希望把它譯成我自己的母語。為什麼呢?因為我願意讓我的同胞欣賞我自己欣賞的文學作品。」

2019年10月17日,馬悅然溘然去世。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從自己的書架上取出他用中文撰寫的散文集《另一種鄉愁》,一頁接一頁地輕輕翻動荂C深深的哀思中,一種強烈的情感驀然從心頭升起:一個瑞典人能夠如此看重中國的文化,那麼作為一個中國人,就更應該充滿文化自信,全身心地熱愛中國文化了。■文:鄭延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