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港籍飛虎隊後裔內地尋根 科幻小說《飛天密碼》揭二戰秘辛繪飛天夢想

2020-01-20
■作家楊遠康■作家楊遠康

貴州作家楊遠康歷時15年完成力作《飛天密碼》,以科幻長篇小說形式,將香港、內地,火星、地球,二戰、抗美援朝,三線建設、航天夢想等一組組頗具戲劇性的衝突元素融合在一起,引人入勝。

前香港法警成吉方舟辭去公職,與火星人宵童、留美海歸電磁感應博士哈博組成物探社,前往內地尋根。故事從破解一個黑匣子開始,歷經一系列撲朔迷離的神奇事件,層層揭秘,再現二戰期間正義與邪惡的殊死較量,以及宏大敘事之下的人性光輝......■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周亞明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飛天密碼》引人入勝的神奇故事很多,其中的一個,是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後來被稱為「自由鳥」的吉宦游,與同為二戰期間著名的飛虎隊員、被稱為「天堂鳥」的美軍唐.漢斯之間的恩怨情仇。吉宦游家人全部在日機無差別轟炸中喪生,家仇國恨使吉宦游義無反顧地投身陳納德將軍組建的飛虎隊。唐.漢斯駕駛的戰機,有一次因缺油被迫降在中國西南一個名為「南龍市」的鄉間荒野。此次迫降以及對唐.漢斯的救助,就是「自由鳥」吉宦游和「天堂鳥」唐.漢斯的交集點。之後,唐.漢斯迎娶了從小在當地法國教堂受教、現在擔任當地國民政府翻譯的美女蝶蘭。應該是英雄惜英雄,吉宦游和唐.漢斯成了好朋友,並一起並肩投入對日空戰的獨特戰場。

一個好故事的獨特講法

故事的引人入勝之處當然不全在於其情節。按照楊遠康的設計,抗戰勝利後沒有回到香港或者美國的吉宦游,在幾年後的抗美援朝戰爭中,以一名志願軍飛行員的身份參戰。命運此刻顯露了它詭異和乖戾的一面。志願軍空軍吉宦游和以美國為主導的所謂聯合國軍空軍唐.漢斯,在朝鮮的上空再度遭遇。基於多年的熟悉和了解,雙方在空中迅速認出了對方。僅僅是瞬間的猶豫之後,吉宦游果斷地按下了射擊的扳機。

吉宦游和唐.漢斯的恩怨情仇,只是《飛天密碼》中的精彩一闋。全書由149個故事構成,這些故事在講述上都有一個共同點,即充分借助科幻這一手法帶來的結構和敘事的方便或稱「無邊界性」,出神入化,上天入地,既能在內容上吸人眼球,又能在組織材料方面揮灑自如。

依然是在作家玄妙的講述中,我們讀到,吉宦游在朝鮮的空中擊殺唐.漢斯之後,再娶了唐.漢斯遺孀蝶蘭,成為他們孩子的養父。孩子則被取名為「吉他」,成為後來的中國第二代航天人。吉他後來娶了香港美女成飛地,二人生下現在故事的前台人物--前來尋根的、把我們從歷史帶進現時代的成吉方舟。前後六、七十年的歷史跨度,就在這樣精妙的構思中徐徐展開,成為講述這個好故事的一條主線。

假道科幻的飛天夢想

有評論指出,「閱讀下來發現,雖是科幻,裡面大多人物、事件,都是寫實,是歷史的再現和昇華。」

提出這一看法的作家、學者趙開雲和吳學良。二人撰文《想像,在理想與現實之間飛翔--讀楊遠康科幻長篇小說<飛天密碼>印象》(下稱「印象」),《印象》指出了小說創作中的「三線建設」歷史背景,認為《飛天密碼》是以科幻的形式再現或反映了中國三線建設這一獨特的史實。

《印象》指出,三線建設是中國生產力佈局一處由東向西轉移的戰略調整,「靠山、分散、隱蔽」的方針,正是結合了中國的地理、地形,歷史證明,這一重大決策是合理的。楊遠康出生在五十年代末,他的二哥,就在六盤水參加三線建設。六盤水的三線項目,結合地質條件,主要以煤炭、鋼鐵、建材等工業為主,結合配套的鐵路、公路等項目建設。他的大哥,當時在安順讀中專,而安順地區的三線建設項目主要是航空工業。關於三線建設的種種信息,從楊遠康七八歲開始,就在他心中不斷地粘貼,隨荇伅§徽鴃A他對三線建設的認識逐步深入。最終,通過過濾、發酵、醞釀成為他的小說內容。

《印象》指出,基於此上,在小說《飛天密碼》中有了相關的軍工單位,有了勒甲、卡西亞、垃圾婆、金竹守宮,以及吉宦游父子這一系列典型人物。同時,有了基地、研究所、飛航模、舉報信和槍擊暗殺這類名詞,以及一連串精彩故事的發生。《飛天密碼》描寫的三線軍工基地,不僅有一群深挖洞、精工藝、樂奉獻的「軍工人」。同時,這裡還是中國航空的搖籃,是夢誕生的地方。以吉宦游、吉他為代表的飛天科研者,儘管他們曾經歷風雨、遭遇邪惡,但他們前仆後繼,始終以赤子的情懷,用畢身心血和睿智,孜孜不倦構築「中國式飛天夢」。

無奈之舉促成有益探索

熟悉楊遠康的作家、學者山毛揭秘,《飛天密碼》最終採取科幻的形式,其實開初是為了出版之便而採取的一種技巧,算得上一種無奈之舉。

山毛與楊遠康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過從甚密算得上多年好友。山毛說,《飛天密碼》的故事因為時間跨度太長,從抗日戰爭勝利結束至今,免不了要涉及到社會的轉折、轉型時期一些歷史的陣痛與亂象,最終編者建議,以科幻形式撰寫。

趙開雲和吳學良在《印象》一文中就分析認為,貴州的文學發展主要以詩歌、散文為主,科幻小說是弱項。尤其是像《飛天密碼》這種融合了虛幻現實的長篇科幻小說,更是缺失。該書的出版無疑具有開拓性意義。

《印象》也指出,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科幻小說曾受到過一場不公平的、所謂「科幻就是偽科學」的全國性批判,內地科幻發表陣地全部失守。很長時間,科幻在內地被看作異類,寫科幻是一件非常寂寞清冷的事,被文學界和文學批判界徹底忽視。中國科幻從九十年代中期逐漸復甦,直到今天初步繁榮。《飛天密碼》的出版,在今天亦可以解讀為中國科幻初步繁榮的一種展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