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職人本是同根生──三浦紫苑的《政與源》

2020-01-20

《政與源》

作者:三浦紫苑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春天出版國際文化

今天愛接觸日本流行文化的讀者,不太可能對三浦紫苑的名字完全陌生,關鍵只在乎以什麼形式接觸她的作品,以及數量上的多寡而已。而從她較為膾炙人口的著作出發,大家也不難發現,她的強項正是透過強大的資料搜集及整合上的專注力,從而去建立不同動人的職人世界。無論是看似為無業遊民化身的《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系列,又或是回到大自然《哪啊哪啊∼神去村》系列中的森林木匠世界,甚至是出版業界《啟航吧!編舟計畫》中刻畫的字典編輯人情等等,每一次她都成功為讀者帶來匠人生活面貌的細節,從而令我們感受到古風的當下情韻。

我曾指出她筆下的職人世界,是與刻下御宅族精神匯合的命脈所在,也從而令本來看上去與當今時空格格不入的人事,得到古今融合的新貌。在《政與源》之中,以上的三浦紫苑方程式又再一次發揮作用,今天的職人是源二郎,而他所屬的就是花簪傳婉手藝的世界。每一次在處理職人世界時,三浦一定會作正反兩面的鋪陳刻畫,既歌頌手藝的偉大之處(源二郎不斷自詡手藝世界第一、有小學生參觀後大為驚嘆、在徒弟徹平的婚禮上弄出精緻的小花供人留念),同時又會明示它的落伍脫節之處(交代即使好友國政也曾看不起源二郎的手藝,認為並無前景,對照徹平的父親不認可兒子可獨立成親一事),希望提升作品的立體感。

不過重要的是,三浦每次為匠人世界所建構並置的映襯世界,簡言之就是小說中的二部行進對照人物對象。在《啟航吧!編舟計畫》中,就是馬締光也的字典出版界與林香具矢的料理界之互通聲息,本質上是一體兩面,所以構成相戀對象的發展關係。

而在《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中,同樣有不少人把多田啟介及行天春彥視為「擬同志」的關係視之,理解為BL界的前瞻性神作,尤其三浦紫苑本人是BL的狂熱粉絲,甚至曾著書就BL種種作詳盡剖析(《腐興趣 ∼不只是興趣!》)。

撇除BL角度的趣味,無庸置疑的是從作品的構成上,《政與源》的而且確較為接近《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的世界。只不過兩名男性友好的關係,年齡層由經營便利屋的青年人,化身為各自已七十三歲的老年好友罷了。在設定上,其餘三浦也沿用一貫的方程式,就是表面上嘗試先營造二人的對立特質--《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中多田認真負責任,行天愛理不理率性度日;《政與源》的國政身為退休銀行職員,一身恪守上班族思維倫理,源二郎真情大性,凡事均放手豁然投入,與太太花枝也是私奔成親。只是剝開表象之後,不難發現三浦鍾情的正是對立後的辯證結合,而此往往也是透過互動的激化,從而達至的正面後果。

此所以《政與源》中刻畫的三段婚姻關係,正是三浦本人的關鍵心曲。源二郎與花枝的浪漫激情,正是在國政的全力配合及支持下才得以開花結果。而國政想與分居的妻子清子重拾舊好,也是在源二郎的大力鼓勵及催迫下才展開行動,雖然進展並不順利,國政一直被清子及女兒所嫌棄,但至少啟動了重修舊好的模式。到了徹平的婚禮,正好借助因國政要出任媒人,而在日本習俗中要夫婦一同出現才合適(花枝已過身,所以源二郎雖然是徹平師傅,也未能擔當媒人重任),於是提供了契機,為國政提供長達數月的哀求清子協助的過程。

是的,此所以在三浦筆下的職人世界背後,她最終想突出的正是本是同根生的概念。身份職業只是代號,到最後人情歷練執茠漱摒O彼此背後的深情所在。■文:湯禎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