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DIY奏交響樂

2020-03-21
■作者與友人試奏貝多芬第一交響曲小提琴與鋼琴改編版。■作者與友人試奏貝多芬第一交響曲小提琴與鋼琴改編版。

宅藝術 疫情影響下,各種演出陸續取消。宅在家中如何享受藝術?小編請來各路藝術發燒友,和大家一起「宅藝術」。

曾幾何時,音樂會是難得的盛會;樂迷都珍惜和嚮往欣賞名家音樂會。只二十多年前,風行西方的「馬勒熱」也席卷香港,年輕的我得知韓國指揮鄭明勳將率領愛樂者樂團於沙田大會堂演出馬勒第五交響曲後,是多麼的雀躍--畢竟此作最偉大的錄音之一正由此樂團灌錄。失望的演出又教我抱憾好一會。現在?「希望於現場聽馬勒每首交響曲最少一次」的兒時願望早已是歷史;單是剛退休的大師海汀克指揮馬勒第六,我便現場聽過四次,且是跟不同的樂團。世界越來越小、出行越來越易(不管是你、是樂團還是名指揮名音樂家!),倒令人忘卻美樂得來之不易,特別是我最喜愛的管弦音樂。突然來一次新冠肺炎,不但沒有趨之若鶩的「國際名樂團」演出,「本地樂團」也不得不取消音樂會。哪怕音樂會照常舉行,台上台下也會人心惶惶--音樂家在公共場合會有心情演奏?你又會否有心情欣賞呢?

「樂迷難為無演出」可不是件什麼新鮮事;錄音便是上世紀的解藥。可以想像訂購了本年香港藝術節演出門票的朋友,最近花了多少時間聆聽錄音作補償--不論在網上看YouTube 還是玩黑膠。但聽錄音早已是我每天的指定動作--在地鐵巴士上用以阻隔噪音、在辦公室內用以解悶--所以並不怎新鮮。要分享的,卻是更好玩的自己動手、 DIY 弄交響樂的樂趣。畢竟這玩意上世紀初曾經時髦過--不然的話,哪有我現在的交響樂DIY工具包?

可惜我不會彈鋼琴。如果會的話,什麼問題都能解決了:要聽貝多芬交響曲全集,李斯特不是都改編成精彩極的濃縮版嗎?由拉威爾配器的穆索斯基《圖畫展覽會》管弦組曲,本來不是首氣勢磅銵B令人聽得奏得津津有味的佳作嗎?如果你的閱譜能力不賴,那你大概有能力「即興壓縮」不少交響曲了。不是指揮家不是都是以此法學習作品的嗎?你還可以幻想十指下各聲部的「真正音色」。弄一整套歌劇又如何?反正近代史上又不是沒見過指揮家臨場以鋼琴伴奏代替指揮樂團上演歌劇。倘若能召喚上同會彈琴的朋友,那嬉遊空間便更闊了--自布魯克納第三號交響曲(由欣賞布魯克納的馬勒改編)至布拉姆斯和德伏札克的《匈牙利舞曲》和《斯拉夫舞曲》鋼琴四首原版(沒錯,令德氏揚名的《斯拉夫舞曲》,是出版商 Simrock 趁十九世紀中的室內樂熱,乘布氏《匈牙利舞曲》的成功委託德氏創作的作品),供鋼琴演奏的版本,大概夠玩味上一年半載了。

我只有能力胡亂拉拉小提琴。還好,我有的是熱誠和好奇心。小時候於尖沙咀的琴行見到一套由著名提琴老師 Josef Gingold 編輯的「管弦樂作品選段集」小提琴分譜,仔細比較過內容後,決定用寶貴的百多元零用錢購買藍色的第三輯。(疫症初期,竟於倫敦一間二手樂譜店找到了兒時不夠錢買的、啡色的第二輯,盛惠只四英鎊!)沒交響樂聽嗎,在提琴上奏奏小提琴旋律也勉強足夠頂頂癮的。其次是二十年前在加拿大找到的貝多芬第七交響曲和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的第一小提琴部分譜:一邊拉、一邊可幻想一下其他聲部如何共奏。但小提琴部分譜卻不是我的交響樂DIY工具包裡怎麼突出的玩意兒。突出的東西都是上世紀由歷史悠久的萊比錫出版商 C F Peters 出版。剛才提過李斯特改編的貝多芬交響曲鋼琴版,但我最近竟找到了一本貝多芬第一交響曲的小提琴帶鋼琴伴奏版,改編者是十九世紀下半葉的名提琴老師 Hans Sitt。上周把此譜拿至朋友家試奏,兩人都樂得哈哈大笑。(之後做了點功課,驚覺原來Sitt君把貝多芬所有的交響曲都改編為小提琴與鋼琴演奏!有興趣的話,大可到https://imslp.org這美妙的舊樂譜資料庫下載。)

以上網站,包含了不少貝多芬交響曲的各種室樂版本(不知第五交響曲的弦樂九重奏版本,聽起來效果會如何?)交響曲的室樂版本,是錄音技術出現之前,於無現場樂團演出之下的聽樂方法;唱片公司因為交響錄音市場已經飽和的關係,推出過這類錄音來滿足如我這般好管閒事的樂迷。但我最想聽的是布魯克納,怎辦?我知道有第七交響曲的單簧管、圓號、雙小提琴、中大低音大提琴、鋼琴加小風琴版本,但樂器組合這般複雜,你說可以找齊樂手嗎?還好,兩年前在德國一所有名二手樂譜店淘寶,竟淘得 Peters 發行、二戰時萊比錫布業大廳樂團成員「呈獻給」老闆、樂團團長阿本德羅德(Hermann Abendroth)教授布魯克納第四至七號交響曲的弦樂四重奏改編版本;稀有得連開店四十年的店東也說之前不知其存在!遺憾改編版竟沒分譜:三位朋友與我戴茪f罩在同一譜架前摟在一塊試奏,原因是因為疫情而沒機會聽「真布魯克納」,可謂超現實主義的極致了。 文、圖:路德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