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華人藝術家筆下的油畫 尋民族文化脈絡

2020-03-03
■展覽展現了中國文化。■展覽展現了中國文化。

藝術沒有地域的界限,藝術家在創作中分享人共同擁有的人性、感受與想法,讓觀賞者在當中找到共鳴。另一方面,觀賞者亦能夠從作品的風格、創作手法、顏色與線條運用等因素,順藤摸瓜揭開一個藝術家的文化背景。油畫是西方的傳統繪畫,但當它遇上中國藝術家,兩個文化互相衝擊,會擦出怎麼樣的火花?作為中國人的觀賞者又能否在油畫中與自己民族文化相認? ■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儀雯  部分照片由主辦方提供

《華人油畫與傳統》展覽由即日到5月2日於一新美術館舉行。展覽給觀賞者帶來了二十世紀到當代的二十四位華人藝術家,共四十六件油畫。傳奇女畫家潘玉良、被譽為「東方馬諦斯」的丁衍庸、「留法三劍俠」吳冠中、朱德群和趙無極,以及沈平、林鳴崗、吳松、廖井梅等多位當代香港畫家的作品都在當中展出。「中國人用西方媒體和材料畫畫一定會受西方影響,這個展覽就是希望前來的人能用這個角度去欣賞,看看藝術家們在作品中有沒有保留中國人的影子。」一新美術館總監楊春棠在展覽開幕式的時候表示,將不同年代的藝術家作品放在一起展出是一個大膽的嘗試,他希望觀賞者能夠藉茈誚葬i覽清楚看見中國文化傳統的展現。

中國畫重寫意西方重抽象

油畫在康熙年間傳入中國,傳教士把油畫技法帶入中國宮廷。除此以外,在民國初期,中國不少青年學子先後赴英國、法國、日本等地學習西方油畫,在中西往來頻繁以後,油畫技術也被華人藝術家承傳下來。早期的華人畫家在繪畫的時候,就會將中國傳統繪畫的理念和技法直接寫進作品當中,讓人在西方油畫的基礎上,欣賞到中國傳統書法的線條以及對於其文化的情懷。楊春棠提到,中西繪畫藝術過去朝茖潃茪ㄕP的方向發展,中國畫是從寫實發展到寫意,而西方則從具象變成抽象,像是兩個無法互相搭上的創作手法,華人藝術家卻將兩種元素融合,變成別具一格的畫風,也從中充分體現中國文化的底蘊。比如說,吳冠中當年回國以後積極推動「油畫民族化」,讓觀賞者在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中國傳統水墨的神韻和西方現代表現手法的視覺衝擊力。而趙無極則從古代中國的視覺文化尋找靈感,仿照遠古甲骨與銅器的滄桑色調。從他們的作品中我們都能欣賞到西方傳統藝術表達,也能追蹤到中國文化的影子。

實景與情感的相結合

除了二十世紀的著名畫家以外,楊春棠這次亦特意帶來了幾位當代藝術家的作品,胡浚諺是其中的一個畫家,一共展出了四幅作品。胡浚諺童年的時候從廣州來到香港定居,2007年畢業於澳洲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純藝術素描及油畫系。作為一個香港的畫家,同時也受西方文化的影響,他其中一個作品《城邊》,就充分展現東方傳統元素刻畫在西方油畫上的風格。《城邊》展示的是香港新界邊界地區連接內地的一塊土地,沒有香港象徵性的建築與風景,純粹畫出自己想表達的景象。有別於一般的風俗畫,中國的畫家未必會刻意照顧觀賞者的品味,他們純粹畫自己喜歡的東西。「中國畫家與西方畫家不一樣的地方是他們的取捨。」楊春棠舉例,這幅靜態的風景畫,一般畫家都會用傳統觀念演繹出來。然而,胡浚諺則更隨自己的喜好,沒有將人們心目中的「主角」放在作品中,並透過自己的手法演繹一種精神。「選景取物,是中國人的畫風。」楊春棠認為《邊城》正體現到寫實和寫意的融合,觀賞者不一定完全從作品中取得信息,但是胡浚諺卻將意境給帶出來。

線條糅合中國畫重要元素

廖井梅是一位來自北京的畫家,曾在中央美術學院修讀一年以後,前往前蘇聯留學,1996年畢業於俄國國立蘇里科夫美術學院,擅長繪畫油畫與版畫。《午後》和《Nipper的暇想》是她在本次展覽的兩幅油畫作品。廖井梅在《午後》描繪了一個沒有頭部、女性的赤裸的身體,與其他畫作有截然不同的風格。剛開始欣賞的時候不一定會聯想到中國傳統,但仔細去看卻會發現這個女性的身體是由線條和色塊組合出來。楊春棠強調,中國無論是油畫或者山水畫,往往都會用線條勾畫輪廓,而線條在中國畫裡面是很重要的元素。「這種線條是很自然的,就好像中國人寫書法一樣。」用西方的材料寫出中國的線條,楊春棠認為越有中國題材和情懷的作品,越能建立作品的風格。《Nipper的暇想》裡面有一條小狗坐在一片荒蕪的空地上,而畫家的取捨是值得關注的創作方向。廖井梅以一種意境作為作品的背景,帶出小狗的精神狀態,她將小狗人格化,讓牠變得懂得思考。用小狗趣致的形象與體態帶出畫的味道、帶出意境,疑幻似真。「狗是真實的,環境是寫意的。」楊春棠說。

西方藝術與中國文化互相衝擊並不是一個新的話題,但一新美術館從《華人油畫與傳統》中,活化傳統藝術,讓人在新的角度重新思考中國文化在油畫中所體現的力量與深厚的底蘊。「世界還沒有完全做到全球一體化,至今作品還是以國界去區分。而國界怎樣區分呢?就是用文化去區分。」楊春棠認為無論是二十世紀大師級的作品,還是當代畫家的畫作,從他們的作品可見,中國文化從內到外對他們來說都影響深遠,因此他相信中國文化的底蘊一直都是植根在中國人的心裡。他接蚆|例吳冠中和徐悲鴻正正在國家最痛苦、動盪的時期,發揮了作為一個藝術家的功能,就是愛國。他們的作品都帶動了社會的性能,因為畫作都感動人心。「歷史永遠是重複的,即使時代在改變,但也有很多傳統遺留下來。」楊春棠認為藝術家想要在一個地方成名,要先愛那個地方,因為創作不能孤芳自賞,它們是要給觀賞者展示的,所以要先讓人感受到對一個地方的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