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宅藝術:來一碟貝式蛋炒飯

2020-03-07

宅家日久,諸事荒疏,唯期待廚藝有些長進,略略彌補體重秤數字不斷飆升的尷尬。從書櫃底翻出不少廚藝書,本想在難得不返工的日子裡學幾樣招牌小菜;廚房間手忙腳亂數日,承認天賦太差,無奈退回日復一日蛋炒飯的生活。

大家千萬別像我一樣小看蛋炒飯。事緣我炒炒炒數周後,前些天心血來潮上網學藝,發現我的蛋炒飯與名家蛋炒飯的水準相差足足數光年之遠。欣賞過粒粒分明、晶瑩剔透的蛋炒飯相片,再瞥一眼我眼前那碟黏乎乎的、色澤暗淡的東西,窗外明媚陽光也無法挽救迎面而來的沮喪,為求樂觀以抵擋病毒侵襲,我扭開收音機,聽一首我最愛的貝多芬《第七交響曲》,振奮一下身心。

記得美國「朋克教母」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說過,在她動搖的時候,是約翰·列儂的歌聲賦予她力量。「貝七」之於我,亦然。

貝多芬一生共寫下九部交響曲,每部皆是經典。九部偉大作品中,創作於1812年的第七交響曲並不是其中最知名或者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前有原本為拿破崙而作的第三交響曲「英雄」,有試圖「扼住命運咽喉」的第五,後有極盡輝煌炫目之能事的第九。反觀第七,沒有宏闊的篇幅,沒有令人瞠目結舌的配器,卻一直是我的心頭好。用一個不算恰切的比喻,就像這碟蛋炒飯,食材普通,配料平凡,卻百食不厭,讓人時常想念。

吃貨如我,雖然根本炒不好一碟蛋炒飯,卻能在炒飯端上桌的五秒之內判明定其色香味道如何。最上等是好看又好吃,飯粒金黃,入口唇齒留香;中等是好吃不算好看,色香勉強,味道補救;差勁的蛋炒飯便如同我面前這碟,無賣相又無味道,果腹而已。再用一個不算恰切的比喻,指揮和演奏貝多芬第七交響曲,亦同此理。

貝多芬第七交響曲自1813年在維也納首演以來,200多年間經眾多指揮家與樂團詮釋,有些堪稱神品,有些中規中矩,另有一些遭人詬病。現場版的「貝七」,我聽過數個版本,有梵志登帶領香港管弦樂團在香港文化中心的演出,有波士頓交響樂團在當紅指揮家尼爾森斯執棒下的版本,等等。不同版本各有特色,都悅耳耐聽,但真正觸動我的,讓我如同見到神品蛋炒飯一般兩眼放光的,還要屬傳奇奧地利指揮家小克萊伯(Carlos Kleiber)與維也納愛樂樂團那一場合作,行雲流水,堪稱完美。

小克萊伯與維也納愛樂樂團的貝七,後來與貝五一同灌錄唱片,由DG公司出版,據說是唱片史上唯一登上「企鵝三星帶花」以及《留聲機》百大唱片等五份權威古典音樂榜單的錄音神品。且不論這些榮譽,單說錄音本身的質素以及樂團與指揮的配合,已然無可挑剔。小克萊伯出名擅長描畫旋律線條,而被華格納譽為「舞蹈的神化」的貝七,尤其能突顯他的優勢,加之維也納愛樂優雅又不失深沉的音色,尤其是中間慢板樂章的抒情,均衡克制卻感人至深,頗有「此曲只應天上有」的意味。

一曲聽畢,我已然忘記自己糟糕的廚藝,忍不住起身翻檢櫃中唱片。今年逢貝多芬誕辰250周年,無法踏足音樂廳的遺憾,唯有靠這些「貝式神品蛋炒飯」彌補。

文:李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