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雲端看藝術另闢蹊徑 or 無奈之舉?

2020-03-14

受新冠肺炎影響,自2月起康文署轄下演出場地暫時關閉並重開無期,香港近95%的演出取消或推遲。在經歷了近半年的修例風波後,本已元氣大傷的本地演出市場沒想到又被突如其來的疫症蒙上更深陰影。在無法如常排練和演出的情況下,本地舞台藝術團體紛紛將目光投向網絡平台,藉由雲端將藝術推到觀眾身前。對於依賴觀眾聚集、現場體驗的表演藝術來說,打造雲端看藝術,是另闢蹊徑開鑿新天地,還是非常時期的無奈之舉?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自1月30日至2月29日,西九文化區已有70多場表演改期或取消。為了維繫與觀眾的紐帶,2月下旬一連數個周末,文化區管理局嘗試將「留白 Livehouse」的現場演出在facebook專頁及Instagram頻道以免費直播的方式向觀眾放送。管理局告訴記者,數周的網上直播錄得逾4,000觀看次數,這使得負責此次表演和直播的團隊感到非常鼓舞,「會繼續積極研究為其他表演安排網上直播的可行性。」籌備現場直播有其技術要求和資源配備,節目策劃、場地配合、網絡和技術等不同方面都需緊密配合,管理局表示準備直播期間,各團隊相互配合,進行定期檢討,所以每期的直播愈見流暢。但亦承認,現場演出和直播的確存在一定差別,「現場演出具其獨特魅力,而直播表演則讓更多人透過不同渠道接觸藝術。」

演出真空期 雲端來補充

直播需要更多的技術支持,亦要面對更多現場的不確定因素。香港芭蕾舞團則嘗試用錄播形式,藉由facebook平台推出全新拍攝的「港芭@家」節目,在未來數周逢周一、三、五下午3時,定時播放不同內容。除了逢周五可以重溫舞團精彩的演出片段外,舞團還專門錄製了一系列節目,用輕鬆有趣的方式向觀眾推廣芭蕾舞。其中包括由港芭藝術總監衛承天主持的清談節目「港芭講芭」,既有譚元元等芭蕾名伶聚首暢聊《天鵝湖》中的經典角色;又有演員現身說法,剖析「男芭蕾舞蹈員的生活」。而在「芭蕾廚房」中,港芭的舞蹈員將分享他們的私家食譜及烹飪秘訣;「芭蕾 101」則分享小知識,與觀眾破解關於芭蕾舞的迷思。除此之外,港芭也推出「網上芭蕾課」,讓觀眾只需一張椅子作為扶把,在家中也能進行簡單練習。港芭的市場推廣總監陳剛濤表示,這次製作一系列的網絡節目,是舞團針對現時演出真空期的一個嘗試,但未來哪怕疫情過去,也希望其可以變成舞團的痡`策劃,「我們很鼓勵大家看現場演出,但是在網上世界,仍然可以嘗試將芭蕾舞帶給觀眾。未來,可能不只是『芭蕾@家』,也可以『@』任何地方。」網絡分享可以與現場觀看體驗互為補充。

積極使用社交網絡平台來進行推廣,在疫情影響下的非常時期推出特別節目的,還有香港中樂團。在樂團的YouTube頻道上,特別推出「愛與中樂同行 HKCO?4U 」抗疫系列和「鼓聲隆隆同抗疫 給自強不息的香港人」系列視頻,前者讓樂團的各演奏家從二三月無奈取消的音樂會曲目中挑選喜愛的樂段,在家中以個人或小組的形式為觀眾演奏及示範;後者則送上澎湃的鼓樂演出片段,特別收入2003年非典後樂團所創辦的「香港鼓樂節」的珍貴花絮。香港中樂團行政總監錢敏華對記者說,當年,樂團與三千多名香港市民在維園齊奏一曲《雷霆萬鈞》,衝破非典陰霾,用鼓聲帶來振奮力量,「香港鼓樂節」也創下最多人一起演奏中國鼓的健力士世界紀錄。在疫症肆虐的當下,數個節目無奈取消,樂團希望和觀眾一起重溫這些珍貴的歷史片段,「鼓樂本就有振奮人心、與天對話的能量,現在也希望將正能量傳遞,讓大家可以振奮。」

線上始終只是「替代模式」

線上節目可以推陳出新,在劇場外拉近與觀眾的距離。但對於依賴live體驗的表演藝術來說,最精良的拍攝似乎都無法替代身處劇場之中的真切感受。

「打擊很大。」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行政總監黃國威說,疫情加上過去近半年的社會運動,給舞團帶來巨大壓力,這壓力不只來源於財政上,還來源於與觀眾接觸的減少。「比如平時我們做閤家歡的演出,通常都爆滿,但早前的《小龍三次方》入座率只有四五成,很失望。」黃國威表示,舞團的政府資助只佔運營成本的一半,非常依賴票房及市場操作。從去年到現在,收入時常陷入困難,「現在是用儲備來捱。」

這次疫情來得突然,場館停開,演出取消,舞團已算是反應迅速,馬上推出了網上點播和網上課堂。在網上平台vimeo.com上,觀眾可以以付費點播形式,花費約4美元,就可以觀看一套CCDC歷年經典作品,節目包括黎海寧的《Plaza X與異變街道》、桑吉加的《Re-Mark》、黃狄文的《小龍三次方》等,以及一系列舞蹈影像,上載的節目則保持持續更新中。

黃國威表示,舞團首先選擇了演出受到影響的作品上載,用收費觀看的模式,是希望藉此為製作補貼收入。「很多作品觀眾來不了浪費了,又或者暫時沒有重演機會,不如大家重溫片子。」至於收費標準,也是一直摸索嘗試來訂出。據他觀察,觀眾更偏向租看影片,經典作品如黎海寧的過往創作點擊率會高些,短片則鮮有人購買。舞團也推出線上舞蹈班,讓學員可以在家中學習瑜伽、芭蕾,或者帶茪p孩上親子舞蹈課。

在疫情期間,這些雲端藝術雖然可以填補某些演出取消的空白,與觀眾保持一定的聯繫,但黃國威對此並不樂觀。「始終和觀眾隔茪@層,藉由點播平台,我們有嘗試摸索觀眾的喜好,也尋找有效的運營模式;加上平時也通過社交網絡平台與觀眾保持接觸,但其實仍然和大家親身來參加活動、面對面的交流差很多。」他苦笑,「線上真的是無可奈何的選擇,取代不了一班人一起去享受現場演出的感覺。」點播觀看怎麼也沒有現場體驗的自由與鮮活,線上課程也難以實現老師與學員在課堂親身交流的細緻流程,對於建基於肢體交流的舞蹈學習更是如此。

黃國威認為,線上計劃是很好的試驗,但始終只能是「替代模式」。「出來聚集就是藝術想要做的事情。線上模式嘗試過後,其實我寧願它失敗的。」他無奈道,「不好意思,我真的有點灰。」

2003年非典散去,大家齊聚維園,震天鼓樂直擊雲空,如將陰霾劈開。今年各表演場地重開仍未有定數,演藝市場持續寒冬,什麼時候大家才能再聚首?只能暫時品嚐雲端藝術,當是望梅止渴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