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博 > 正文

擁抱科技的無限可能 但現場演出不可取代

2020-05-30

閻惠昌認為,網上平台的不斷拓展將成為中樂團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新的網絡技術,例如未來的5G或者6G都將會得到大幅度的運用。」然而,網上節目的日益豐富及製作的越發精細,會否影響觀眾對於現場節目的欣賞欲望呢?

「我們樂團是緊貼時代脈搏的,未來一定要和科技合作,讓更多的群眾知道中樂之美。」香港中樂團行政總監錢敏華說,「但人與人的溝通還是面對面更好,尤其是音樂。實體的演出,不僅是演奏家和觀眾的交流,觀眾與觀眾間也會有不同氣場。同一個團的演出,不同的觀眾會營造出不同的現場氣氛。透過網絡可以讓大家更容易接觸藝術,但最後的目標仍然是吸引他們來劇場。」錢敏華說,她自己對於網上演出與現場演出的利弊之爭毫不擔心,對她而言,網上平台可以吸引更多觀眾來了解藝術。了解越多,他們的要求會越高,會更懂得怎麼去挑選。「對藝術團體來說也是好,我們面對更成熟的觀眾,可以更好地去交流,去呈現更好的藝術。網上平台可以吸引更多平時沒有太多機會接觸藝術的朋友們,吸引他們更想來看現場演出。整個文化的氣氛,不論是舞蹈、戲劇、音樂,越多人喜歡越是好事情。」

「其實這個問題,20年前就有人提出了。」閻惠昌說,「我記得大約在2000年初,一個台灣的研討會上,有一個交響樂團的團長就提出:21世紀,傳統的交響樂團還會存在嗎?比如一個樂團的第一小提琴可能需要14把,第二小提琴需要10把或12把,光小提琴就那麼多,需要付出的資源很貴。但是21世紀電子技術那麼方便,通過電子震盪,只要通過一把小提琴就可以形成幾十把小提琴的效果,完全不需要這麼多人了。單一聲部的重複都可以通過現代科技來實現,那大型的交響樂團還需要存在嗎?他當時的結論是,交響樂團會面臨生存的困難 。現在20年過去了,交響樂團又有沒有消失呢?」閻惠昌認為,未來隨茯鴔猼熊o展,觀眾的線上選擇會更多,然而現場的觀賞體驗具有高度個人化的特色和選擇自由,難以被替代。「只有在音樂廳堙A我才是皇帝,我願意看指揮就盯茷揮,願意看笛子就看笛子,而不是導演決定了我的愛好。如今你不管科技如何發達,不管是VR還是AR,都是導演的視角,而不是一個音樂廳中,2,000個觀眾就可以有2,000多個不同的角度。同一秒,每個觀眾眼睛看的和耳朵聽的角度完全不同,這完全不能替代。我覺得科技會帶來新改變,但堅信現場不會被取代。作為樂團,我們在音樂廳堶悸犖t出質量一定要非常好,從細小的環節到最終的完成,這個質量、內容,才是保障你有沒有觀眾的最終元素。」

團員愛調侃,閻總監不僅是「Artistic Director」,還是「IT Director」。作為科技發燒友,閻惠昌對未來科技的運用完全不牴觸,「未來有5G,一秒可以完成那麼多的信息。拍攝也可能會多幾部機,而不是現在的9部機,可能一個專門拍指揮,一個專門拍琵琶,一個專門拍觀眾......當然,這不能完全復刻現場的體驗,但是會為線上演出效果帶來很大的改善,讓終端的使用者有更多的選擇,到時比起傳統的網絡技術,觀眾可以獲得更多的個人化的服務。」在樂團的新樂季中,也許會看到節目策劃與科技更深的結合,我們拭目以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